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三‧五

「還好嗎?」送走街上偶遇的「同伴們」後,山姥切國廣簡單收拾地方,見未婚夫一副不想理人的模樣,仍不怕死去跟他說話。

「能有甚麼事?」

「大家的身份都揭出來,對你有危險。」山姥切國廣感到擔心:「惹到粟田口家不是好事。」

「很久沒喊你做偽物所以變笨了?」山姥切長義挑釁地笑:「要我叫回你做偽物沒關係,但不要輕視我的能力。你說的事我怎可能不知道,當時的情況你有看到,不可能不出手。若然引起他人注意,順着線索找到本丸會更麻煩。」

「長義原來很溫柔。」

「甚麼原來……想我扣你的評分嗎?」山姥切長義反罵後發現問題,立刻氣急敗壞地改口:「說甚麼我很溫柔?你哪隻眼看到我溫柔?」

「很可愛。」山姥切國廣愉快地戳戳山姥切長義的臉:「而且很有趣。」

「有趣甚麼呀,笨蛋!我……我明天不准你拿我的本體!」

「我記得今天出門時長義有說,因為不想引人注意,所以要換回來。」山姥切國廣挑挑眉:「難道我記錯?」

「是你記錯!」

「哦,隨便長義怎樣說。」山姥切國廣倚牆站在山姥切長義身旁:「他們的事要怎處理?」

「能有辦法處理我早已處理……你有辦法就快說。」

「沒。」

「沒辦法就不要亂問問題。」山姥切長義故意明顯地白對方一眼,沒幾秒眼神就溫和下來:「喂,偽、物,只會問我,你自己又如何?」

「欸?」

「源那邊就算了,今天起有和我們不完全是同一陣線的刀劍知道你是我的陣營,你不會擔心嗎?」

「擔心甚麼?」

「被當成本丸的叛徒。」山姥切長義很想直接罵對方笨,但今天沒心情戳他來玩:「源說得很清楚,毀滅本丸都是『我們』的工作。那句發言和叛徒無異。」

「源先生好像只說他和水心子是先行部隊。」

「你認為大家到時會把我們分成不同『部分』嗎?」山姥切長義嗤笑。

「所以,那又如何?」在山姥切長義罵之前,山姥切國廣說出他的想法:「看近侍大人最近對源先生,還有你的態度,相信主人早知情。主人不打算處理,我們不如裝傻。」

「咦?」山姥切長義一愣:「裝傻?」

「不行嗎?」山姥切國廣反問:「他們不問,當然不說不過問他們的事。我以為長義會詐作不知,謀定而後動。」

「我……我沒說過打算做甚麼!不過是關心你一句,竟然被你當笑話看,看來我是白擔心。」

「長義剛剛說擔心我?」

「沒、有!」山姥切長義臉紅至頭頂冒煙:「我一定會扣你評級,偽……唔……」

山姥切國廣放開口:「請問,評分補回來沒?」

「……我去洗澡!」本歌大人快步走去浴室,臨進去前猛然回頭罵道:「笨蛋偽物!」然後立刻鑽進浴室關上門。

山姥切國廣偷笑,知道今晚將會很精彩。雖然以前已感到那個挺侮辱的稱呼藏有親暱的想法,但早陣子對方親口承認那是求愛的暗號,現在每次聽到反而會有點高興。

事實亦如山姥切國廣所料,是夜山姥切長義特別熱情、主動,罕有地主動要求想試騎乘式,緋紅的臉配上恣意的神態非常誘人,完事後亦願意依偎在懷裡接受自己的擁抱,甚至會以不耐煩,但很可愛的語氣要求幫他按摩後背和腰。

「優,不過今天是我動,所以不算。」

「哦。」見對方打算轉身,山姥切國廣停止按摩,悄悄讓開一點位置方便對方翻身,意外地,山姥切長義轉為面向他後坐起來,直接壓住他的後腦吻過去:「小小獎勵倒是可以給。」

有獎勵自然有回禮,兩刀深吻幾遍才正式分開。

「長義很擔心?」

「我甚麼也沒說!」山姥切長義秒回後苦笑:「都被你看出來。」

「嘿。」

「不知道明天我們回去後,消息會洩露多少出去。」本歌大人抓抓頭髮,方才艷麗的神態頓時消失無蹤,換回平日冷靜自持的臉容:「粟田口家那幾個不像有能力守住秘密的個性。」

「長義的意思好像不是說他們故意洩密。」

「嗯。」

「要相信主人能處理、壓下消息。」山姥切國廣輕聲安撫,反被對方白了一眼:「沒聽過騎虎難下?他們家還有五隻大老虎。」

「能聽到長義說冷笑話,實在難得。」

「認真一點!」山姥切長義氣得打了山姥切國廣一搥:「想想回去後被趕出門要怎辦比較實際。」

「過慮會有反效果。」山姥切國廣淡淡回應:「他們要處理咒術的事已夠忙。」

「……好提不提,提咒術……」山姥切長義搖搖頭:「竟然把咒術用在他們的『職員』身上方便控制,手段實在卑鄙。」

「幸好長義沒被詛咒。」

「他們用『職級』、『工作表現評估』已夠操縱我這類刀劍。」山姥切長義冷笑:「看來源知道不少事,若然我們沒被刀解、碎刀,或者丟出門,日後要找機會向他請教。」

「水心子先生沒聽過的事,他會和我們說?」

「那傢伙的過度保護慾不改,很大機會所有人知道,那一位也不會知道。」山姥切長義想了片刻:「明天回去前和我去買東西,你負責拿。裝不知情的樣子,也要有當一個識大體的社會人士的態度,買點吃的回去讓他們少說話。」

「物理方式要他們閉嘴?」

「不准亂用詞語。」山姥切長義拉過山姥切國廣,又一次吻過去:「有些事只能對我做,對其他人即使是開玩笑我也不會容許。」

「下次不敢。」

「是『不會有下次』。」山姥切長義修正山姥切國廣的話:「再說一次。」

「是,不會有下次。」

「不錯,值得嘉獎。」山姥切長義遞上手繞上山姥切國廣的頸:「再來一次?趁還有家可歸之時。」

「樂意之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