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三‧五

「還好嗎?」送走街上偶遇的「同伴們」後,山姥切國廣簡單收拾地方,見未婚夫一副不想理人的模樣,仍不怕死去跟他說話。


「能有甚麼事?」


「大家的身份都揭出來,對你有危險。」山姥切國廣感到擔心:「惹到粟田口家不是好事。」


「很久沒喊你做偽物所以變笨了?」山姥切長義挑釁地笑:「要我叫回你做偽物沒關係,但不要輕視我的能力。你說的事我怎可能不知道,當時的情況你有看到,不可能不出手。若然引起他人注意,順着線索找到本丸會更麻煩。」


「長義原來很溫柔。」


「甚麼原來……想我扣你的評分嗎?」山姥切長義反罵後發現問題,立刻氣急敗壞地改口:「說甚麼我很溫柔?你哪隻眼看到我溫柔?」


「很可愛。」山姥切國廣愉快地戳戳山姥切長義的臉:「而且很有趣。」


「有趣甚麼呀,笨蛋!我……我明天不准你拿我的本體!」


「我記得今天出門時長義有說,因為不想引人注意,所以要換回來。」山姥切國廣挑挑眉:「難道我記錯?」


「是你記錯!」


「哦,隨便長義怎樣說。」山姥切國廣倚牆站在山姥切長義身旁:「他們的事要怎處理?」


「能有辦法處理我早已處理……你有辦法就快說。」


「沒。」


「沒辦法就不要亂問問題。」山姥切長義故意明顯地白對方一眼,沒幾秒眼神就溫和下來:「喂,偽、物,只會問我,你自己又如何?」


「欸?」


「源那邊就算了,今天起有和我們不完全是同一陣線的刀劍知道你是我的陣營,你不會擔心嗎?」


「擔心甚麼?」


「被當成本丸的叛徒。」山姥切長義很想直接罵對方笨,但今天沒心情戳他來玩:「源說得很清楚,毀滅本丸都是『我們』的工作。那句發言和叛徒無異。」


「源先生好像只說他和水心子是先行部隊。」


「你認為大家到時會把我們分成不同『部分』嗎?」山姥切長義嗤笑。


「所以,那又如何?」在山姥切長義罵之前,山姥切國廣說出他的想法:「看近侍大人最近對源先生,還有你的態度,相信主人早知情。主人不打算處理,我們不如裝傻。」


「咦?」山姥切長義一愣:「裝傻?」


「不行嗎?」山姥切國廣反問:「他們不問,當然不說不過問他們的事。我以為長義會詐作不知,謀定而後動。」


「我……我沒說過打算做甚麼!不過是關心你一句,竟然被你當笑話看,看來我是白擔心。」


「長義剛剛說擔心我?」


「沒、有!」山姥切長義臉紅至頭頂冒煙:「我一定會扣你評級,偽……唔……」


山姥切國廣放開口:「請問,評分補回來沒?」


「……我去洗澡!」本歌大人快步走去浴室,臨進去前猛然回頭罵道:「笨蛋偽物!」然後立刻鑽進浴室關上門。


山姥切國廣偷笑,知道今晚將會很精彩。雖然以前已感到那個挺侮辱的稱呼藏有親暱的想法,但早陣子對方親口承認那是求愛的暗號,現在每次聽到反而會有點高興。


事實亦如山姥切國廣所料,是夜山姥切長義特別熱情、主動,罕有地主動要求想試騎乘式,緋紅的臉配上恣意的神態非常誘人,完事後亦願意依偎在懷裡接受自己的擁抱,甚至會以不耐煩,但很可愛的語氣要求幫他按摩後背和腰。


「優,不過今天是我動,所以不算。」


「哦。」見對方打算轉身,山姥切國廣停止按摩,悄悄讓開一點位置方便對方翻身,意外地,山姥切長義轉為面向他後坐起來,直接壓住他的後腦吻過去:「小小獎勵倒是可以給。」


有獎勵自然有回禮,兩刀深吻幾遍才正式分開。


「長義很擔心?」


「我甚麼也沒說!」山姥切長義秒回後苦笑:「都被你看出來。」


「嘿。」


「不知道明天我們回去後,消息會洩露多少出去。」本歌大人抓抓頭髮,方才艷麗的神態頓時消失無蹤,換回平日冷靜自持的臉容:「粟田口家那幾個不像有能力守住秘密的個性。」


「長義的意思好像不是說他們故意洩密。」


「嗯。」


「要相信主人能處理、壓下消息。」山姥切國廣輕聲安撫,反被對方白了一眼:「沒聽過騎虎難下?他們家還有五隻大老虎。」


「能聽到長義說冷笑話,實在難得。」


「認真一點!」山姥切長義氣得打了山姥切國廣一搥:「想想回去後被趕出門要怎辦比較實際。」


「過慮會有反效果。」山姥切國廣淡淡回應:「他們要處理咒術的事已夠忙。」


「……好提不提,提咒術……」山姥切長義搖搖頭:「竟然把咒術用在他們的『職員』身上方便控制,手段實在卑鄙。」


「幸好長義沒被詛咒。」


「他們用『職級』、『工作表現評估』已夠操縱我這類刀劍。」山姥切長義冷笑:「看來源知道不少事,若然我們沒被刀解、碎刀,或者丟出門,日後要找機會向他請教。」


「水心子先生沒聽過的事,他會和我們說?」


「那傢伙的過度保護慾不改,很大機會所有人知道,那一位也不會知道。」山姥切長義想了片刻:「明天回去前和我去買東西,你負責拿。裝不知情的樣子,也要有當一個識大體的社會人士的態度,買點吃的回去讓他們少說話。」


「物理方式要他們閉嘴?」


「不准亂用詞語。」山姥切長義拉過山姥切國廣,又一次吻過去:「有些事只能對我做,對其他人即使是開玩笑我也不會容許。」


「下次不敢。」


「是『不會有下次』。」山姥切長義修正山姥切國廣的話:「再說一次。」


「是,不會有下次。」


「不錯,值得嘉獎。」山姥切長義遞上手繞上山姥切國廣的頸:「再來一次?趁還有家可歸之時。」


「樂意之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