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七‧五

「邀請」的定義很廣,嗯。

行使適量「武力」可能也算(喂)。

「吶呢~~~源先生~~~我找到一個有趣的食譜,請小豆先生做了一些試作品,不如一起試吃嘛。」

「若叫上水心子……」

「不要阻我們男人聊天。」趁亂藤四郎拉人時出現的山姥切長義搭上水心子正秀的肩膀,水心子正秀警覺地想退後,但被另一邊出現的山姥切國廣擋下。山姥切長義沉聲道:「談談男人的話題。」

水心子正秀的頭頂滿是問號,但主題對他來說算吸引,所以可以輕易看出他多少動搖。

「嘛,不是說有可愛的甜品嗎?」加州清光突然出現,然後綻放一個可愛又不失美艷的笑容:「客人是這位?很久沒辦女子會耶,人多更好呢~~」

「的確。」門外傳來笑面青江的聲音,還有倚在門外,隱約透過障子門所顯現的身影:「值得一嘗的味道,我是指美味的茶和香甜的甜品。據說有緩和情緒的作用,可以回復一下被一些笨木頭氣壞的心情。請放心喔,我們會為水心子先生留下一份。嘻,順便提醒,食物和茶已準備好,不過去會變難吃呢。」

「嘛,才不要吃難吃的東西!」加州清光乘機扁嘴配合,鼓起腮嘖了聲,手很自然伸向源清麿想拉他出門……

源清麿眼神丕變,反手想捉住加州清光的手,發現對方縮回的一刻立時轉身起腳往加州清光踢去。

猛然的反擊讓大家嚇一跳,幸好亂藤四郎一直在源清麿身旁及時拉開他,在外面的笑面青江亦立刻反應過來為加州清光擋格,下一瞬間則是浦島虎徹不知從哪兒跳出來備戰,水心子正秀轉眼擋在源清麿前面,並召喚出本體準備隨時拔刀。

時間不到五秒。

「抱歉,是我反應過敏。」第一個反應過來結束尷尬氣氛的是引發事件的源清麿,他埋臉到水心子正秀的背上悶聲道。

「嘛……道歉應……」加州清光的話因笑面青江揚手而被打斷,大脇差和山姥切長義同時開口:「PTSD。」

笑面青江補充一句:「不用道歉,加州先生,請你先退出去,或者幫忙到小茶室去通知小豆先生和次郎大人我們會晚一點到。」

「咦?」

「你會刺激到源先生。」笑面青江很快作出其他決定:「兩位山姥切,還有浦島君,你們先到門外……亂君,你一個可以嗎?我相信水心子先生在源先生身邊時會相對安全。」

「可以呢。」亂藤四郎點頭後,笑面青江往旁邊移幾步,離開源清麿一旦抬頭時可能的視線範圍。

「不好意思,一分鐘……請等我一分鐘。」水心子正秀轉動手腕,他的戰鬥服披風在半空顯現,直接蓋到源清麿身上,然後低聲開口:「五分鐘,如果清麿心情未回復,我可以代清麿過去拒絕他們的邀請。」

「亂君,我認為請你親口告訴大家為甚麼今天我們找他較好。」

「吶……源先生,今天來的人都感到你,還有水心子先生這幾天很奇怪呢。」亂藤四郎示意笑面青江退後一點,之後輕聲道:「那天被嚇倒了嗎?」

「不……」

隱約聽到內容的笑面青江搖搖頭,示意亂藤四郎讓他說:「雖然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但在你們回來前一天起,主人和粟田口家似乎有事瞞着我們,你們回來後的情況和他們相若,如果當中有關連,那除了被嚇倒外,還有一個可能。」

「誘發PTSD不一定是純粹的驚嚇,也可能是勾起一些足以令身體不得不直接有攻擊反應的事……」

感到背後捉住自己的手收緊,水心子正秀沉聲開口:「請慎言,不要妄論清麿的事。」

笑面青江很快換上溫柔的笑容:「可以肯定你們不是吵架……答應幫亂君是因為以為你們又吵架,原本希望用輕鬆的方式看看有沒有辦法讓你們和好……可是剛才那種明顯是PTSD的反應。源先生不用和大家解釋,除非認為需要大家幫忙。」

「……嗯,剛才的事對不起。」

「我記得說過不用道歉,本丸裡大部分同伴多少有不同不好的記憶和過去,你不過是剛巧被刺激到,過錯並不在你。『初始刀大人』沒得到你同意就對你有所動作,是他失禮在前,即使你傷到他,也不改他要為你的反應負責。」笑面青江望向亂藤四郎:「拜託亂君陪伴他們去茶室,我相信他們很需要休息一會回復心情。我要左擁右抱呢,我的意思是,帶那些男人過去,好讓源先生可以慢慢適應。」

笑面清光如他所言,左手一個,右手一個,然後示意山姥切長義往小茶室的方向安靜離開。

「源先生,請問回復精神了嗎?」等待一會後,亂藤四郎走到水心子正秀背後輕聲問,水心子正秀有意制止,但可愛的短刀笑着請對方不用擔心:「源先生攻擊加州先生的時候,我拉開他也沒受到攻擊,相信他當時要攻擊的對象是水心子先生以外,讓他感到受威脅的男性呢。」

「咦?但亂大人……呃……亂君都是男人。」被亂藤四郎銳利的視線緊盯,因為剛才的事不自覺用上敬稱的水心子正秀乖乖改回稱謂,獲得短刀笑聲作「獎勵」:「嘻,那時候源先生大概和不少人一樣,第一個反應以為我是女孩子,或者沒有想起我有性別呢……我是主人的乾女兒不是說假喲,有時候兄弟也忍不住當我是女孩子,或者沒想起我也是男人呢。水心子先生,借源先生的手給我一會可以嗎?」

「呃……嗯。」往後瞄到未婚伴侶朝亂藤四郎伸出手,水心子正秀點點頭,待對方和短刀牽手後,慢慢轉身為對方整理披風:「回到房間前不可以脫下。」

「謝謝水心子。」再次抬起頭的源清麿,表情、神態和平日無異。亂藤四郎搖搖頭,拍拍身邊的水心子正秀的肩膀並把源清麿的手「還給」他,逐漸理解他因源清麿的情緒而承受的壓力。

小茶室裡,原本分別在茶室空間和酒吧空間各自舉行的「聚會」改為拉開中間的屏風,讓兩張桌子的人都可以大致上彼此互相看到。座位編排方面,笑面青江為源清麿留一個近門口,但並不是背對門口的位置,而且讓他坐到只會看到坐在另一張桌的水心子正秀的方向,其他「男性」則只會以側面,或背向他。至於剛剛差點受襲的加州清光已被請回房間,連同美味的甜品和好喝的飲品一起「送走」,而且臨走前被再三「提醒」不能對任何人,包括主人和大和守安定提起剛才的事。

另外,笑面青江趁着他們來到前的時間,飛快回到房間換上較中性的寬大上衣、過膝襪,令自己不會令人第一時間「認出」他是一名男性,而小茶室裡負責準備食物、飲品的刀劍男士就只剩換上輕裝之餘,刻意把帶束得較高,以女性浴衣打結的方式打扮的次郎太刀。據事後浦島虎徹的描述,是笑面青江的主意,說希望把「臭男人」丟到一旁喝他們的,而他們則有一個看起來像現世那種純女性的女子會的聚會。

察覺並非他們的關係出現問題後,男子組和「女子會」的聊天重點已不可能是打探他們最近以奇異的方式「鬥氣」、「吵架」的原因,但因為剛才的事太突然,所以話題沒有任何重點,男子組那邊甚至安靜得過份。

聚會草草收場,尤幸正如他們最初說般,預備美味的甜品和好喝和茶.飲品,加上細心的次郎太刀在看到進門的源清麿隱隱藏有灰暗的氣息,為他另外準備清香甘甜的洋甘菊配水果茶(感謝某貓咪只買不喝的個性),兩位「主角」的情緒總算比進門前平靜。

「最近似乎狀況連連呢……」送走大部分刀劍後,次郎太刀感嘆道:「可以告訴人家發生甚麼事嗎?」

「我亦希望可以為你剖白真情……可惜無法做到。」笑面青江後面的話不是平日的另類註解:「我只是臨時被邀請,心情和次郎大人相同,但相信現在並非探討的好時機。」

「嘻,人家不會咄咄相逼啦。嗨,那說說你為甚麼擅長這種精緻的打結方式也可以吧?」次郎太郎故意背向笑面青江,展示對方的作品:「即使用神通力換上輕裝,要改動『設計』一定要自己動手呢。」

「不過是和我的御神刀大人偶爾的小情趣,女鬼小姐挺擅長呢,而且很熱心幫忙和教導。」無法回答問題一,惟有在問題二上出賣丈夫,笑面青江對次郎太刀拋媚眼:「不要跟他提起喔。」

「是,是~~~嘻~~沒問題!」再三感謝次郎太刀幫忙,笑面青江藉詞要回去「安撫」被「遺棄」的御神刀先行離開,直到回到房間才敢露出擔憂的表情,之前那一幕在腦海裡重現。

在那個人身上那一閃即逝的恐懼、飽受傷害的眼神,實在叫他難忘,反應是攻擊而不是逃跑或者凍結,難以猜忖是多次受害下不得不自救的結果,還是本性使然,無論那一項,還有誘發原因、引起創傷的「原始」事件,全部都讓他在意。

可是那些事全部不是他能碰觸的範圍,只能祈求他的那一位可以找到辦法分擔那些痛苦。

「哎呀……看來被捲進麻煩事裡呢,可惜不知可以怎樣幫上忙。」笑面青江臉色一黯:「雖然仍難以相信他,但溫柔的人不值得困在可怕的傷痛裡。」

「嘿,偏偏這種事,可不能跟我的御神刀說呢,惟有連他也隱瞞。」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