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一O

「喵……咳咳……」有貓一面努力安排出陣,一面咳咳咳。

「大將,還好嗎?」藥研藤四郎記得這隻貓昨晚睡得不沉,總是翻來覆去(好幾次差點撞他下床),雖然昨晚沒怎樣咳嗽,但仍會感到關心:「不如檢查一下?」

「喵,不用嘛。」審神喵右爪按平板電腦安排出陣,左爪在文件上蓋爪印,前面還在播放早幾天直播的表演。嗯,很忙碌,已超過一心二用:「這幾天天氣轉變,每年必備的氣管敏感呢喵~~」

氣管敏感不會令聲音變低。

在聽着某隻貓咪一心三用地指揮出陣,蓋爪印又不忘跟着錄影哼歌,藥研藤四郎只覺得情況不是這樣簡單。

短刀從辦公桌下的抽屜拿出一份檢驗套裝,趁貓咪完全沉醉於哼歌,右左爪都停下時飛快撲倒她,騎在她身上:「喲,大將,我認為檢查一下較好呢,大將。」

被壓住又怎可能有正常的檢驗結果?報廢了兩組後,藥研藤四郎決定暫時「釋放」貓咪,待她(以及自己)歇歇,晚點再試。

「喂!我說休息不下不是叫妳收爪看劇呀!」

「喵~~休息當然是不工作~~」

某喵就是欠教訓,不過,天理循環……咳,總之嘛。

「立刻回房間!」發現審神喵體內極大可能已有病毒,藥研藤四郎立刻用口罩封住(?)貓咪的嘴巴,再扛她回房間休息。短刀的指尖飛快地在電話屏幕上躍動,傳遞各種「命令」,吩咐各刀分組清潔、從手入室旁邊的藥櫃拿需要的藥材、更改膳食安排(簡單和燭台切說營養等要求)、安排幫忙拿食物、物資,換洗衣服的人手和保護措施……雖然很多很瑣碎,但之前幾次因為和現世確診者緊密接觸而已有的默契和規條,令基本情況宣佈沒多久,已不少刀劍男士自動自覺按先前的情況去維持本丸的運作。

「喵……要告訴現世的上司呢~~」審神喵看起來一點也不緊張,甚至,嗯?有點高興:「反正貓現在除咳咳外沒事,可以安心放病假沒人捉貓去加班,或者做奇怪的事~~」

「啊喂,請有點自覺好嗎?妳現在是病人。」短刀用手探探貓咪的額頭:「似乎回復原狀較好……」

「不用啦,沒發燒~~」審神喵甩尾:「貓皮不熱。」

呀,的確不熱。短刀想想反正煮藥要時間,她又精神翼翼得一副準備隨時去搞事的樣子,就由她繼續當貓咪,以免回復原形時因為要和上面的結界「對抗」消耗體力,而且會因「時間限制」的關係,有可能在吃藥前又要再弄,白白浪費更多體力。

沒想到,這給審神喵可乘之機。

「我現在去弄藥,妳留在房間不要亂跑。」發現大家就算藥櫃上有字都一再拿錯藥材,藥研藤四郎決定請人拿一整套保護衣來套上身,親自下樓找藥:「不、要、亂、跑,知道嗎?」

「喵。」有貓懶得說人話,短刀當時以為她只是裝萌,沒想到當他回到房間後會發現「失貓」。

「喵喵喵喵喵~~~」有「背叛者」的幫忙,找貓絕對沒難度,藥研藤四郎很快從同僚們的通知下,在遊戲室捉拿正在打遊戲機,臉上貼着雙重口罩的貓咪。發現她的時候,她正開心地玩着那個另一個本丸的遊戲,嘴裡好像嚷着可以趁「病假」玩完全部劇情。藥研藤四郎忍住心裡的不滿,用「恰當的」力度拎起整隻貓咪,讓她發出慘叫。

「既然大將精力十足,我不如請長谷部他們把文件拿上來等妳『解決』。」

「嗚喵~~~不要~~~貓是病貓!不要工作,喵!」說這話的審神喵,爪裡仍死死抱住手掣不放。

「……拿到房間去!」藥研藤四郎額角青筋浮現,勉強維持理智連貓帶遊戲機帶回房間。

兩個小刀靈遠遠望着「爸爸媽媽」,同為「媽媽」的躲懶行為搖頭。

之後,遊戲室不得不作大清洗+消毒。

藥研藤四郎最後沒讓刀劍們拿文件上房間,不是想放過審神喵,而是不希望文件在遞交前的消毒步驟會毀掉努力的成果。

審神喵似乎如願地開始過她那個打機看重播的「病假時光」……才不是呢!既然有空打機,那就有空遙控安排、指揮出陣。

「喵~~~貓要休息~~」

「不、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