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一四

「那些傢伙,被攻擊活該。」接近平日的睡覺時間,山姥切長義仍在喃喃自語地「詛咒」被攻擊的時之政府,一如這幾天他所做般。

「嘿。」又一次聽了大半晚的山姥切國廣終於忍不住笑了聲,馬上惹對方怒心而視:「笑甚麼?」

「沒。」山姥切國廣搖搖頭,可是嘴角的笑意仍在出賣他的心情:「不過是感到很意外,沒想到會看到你連續詛咒上面的一天。」

「嘖。又不是第一次在背後說他們。」山姥切長義不在意撇撇嘴,心裡又再「詛咒」那個連累自己做了很多奇怪事的高層們一遍。

「好,不阻你。」山姥切國廣收拾自己那一邊的床舖,準備多看一會網上的資料後睡覺,沒注意到有對兇狠的眼神死死盯住自己。

山姥切長義很生氣,而且很氣自己竟然會生氣。原因嗎?不過是小事,和那些活該被打飛的政府高層們勉強有關。他們兩個因為上面的無聊舉動(即使到了現在,山姥切長義依然認為先前的「預告」是狼來了事件)而有機會「坦誠」地談過他們的關係,不但互送定情信物,而且以「試驗」為由,正式在房間裡「同居」。

簡單說,就是把兩人的床拼起來,像本丸不少伴侶、情侶所喜歡地同睡一床。

問題就出在這兒。

床是單人床X2組成,上面舖了一層特別買回來,象徵那是同一張床的薄床墊,但亦改變不了「這張床」並不是雙人床的事實。就如現在般,山姥切國廣繼續坐在原屬於他那邊的床上戳電話來看,怎樣看也不像兩個人正在睡同一張床。要說很在意,又不至於在意得非處理不可,要山姥切長義承認他在意現在這種和「說好」的不同,大概刀解他還更容易。只是,今天看着那個偽物君好像比平日自在,不當自己是一回事就心裡有氣而已。

山姥切長義心裡罵了幾句,心裡不爽想踢「旁邊」的傢伙一腳,等他試試摔下床的滋味。誰叫他躺那麼靠邊啊?摔下去只是剛好。

可是,要踹並不容易,畢竟床的闊度比想像中闊,而且那個偽物是背靠床頭坐在床上,山姥切長義試試位置,發現距離比較遠,惟有慢慢移過去,準備趁他沒防備時出腳!

然後被輕易捉住。

「好玩?」

「床放在一起卻只躺在一角,看來你不需要大床,到地下睡比較適合。」

戀人冰冷的語調並未惹惱山姥切國廣,反而挑起他的興緻,他挑挑眉輕笑:「是嗎?睡回自己的位置何時會變成一角?」

「我說是就是!」山姥切長義收回腳再踩過去,繼續被捉住:「放手……哇呀!」

山姥切長義被拉到「兩張床」的正中間,山姥切國廣扣對方在床上後,居高臨下地看着他輕笑。

「笑甚麼笑!」

「不喜歡在角落……」仿作放慢語速,語氣異常平淡:「一起在中間,相信合你心意。」

「笨蛋……」山姥切長義佯裝要踢他一腳,正當氣氛越來越甜蜜,某隻貓咪的尖叫聲又一次打破本丸的寧靜,並讓山姥切長義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幹,那個小子又沒看好她……唔……」

山姥切國廣放開山姥切長義的嘴:「請專心。」

「嘖。」

山姥切國廣顯然對對方傲嬌的反應不但沒反感,而且很喜歡,重新「固定」戀人的位置後,騰出一手捏住對方的下巴:「我的本歌大人,既然你不滿意平日的床舖使用方法,今晚我們來善用它吧。」

「那就請你這個偽物動作快一點,不要浪費時間。」

「呵,當然。」

P.S.:等他們第二天得知貓咪尖叫聲的原因後,山姥切長義有一種「詛咒」成功的錯覺。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