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一八

出席會議的刀劍不少,但出乎審神喵意料,大家擔心、在意的重點是在奇怪的地方。

首先當然要重罰鶴丸國永,他依然沒放過愚人節,即使「通情達理」地沒挖地,沒使用煙霧彈,沒有用炸藥,也沒有其他陷阱,但也不代表他棄驚嚇。直接一點說,他假扮白化版三日月宗近(純粹因為不懂戴假髮),「幸好」因為打扮比較粗製濫造的關係,所以沒刀受騙,但仍然惹來大家不滿。

「暫時不用擔心要全員出陣,一期,將鶴丸在監牢那個鐵籠裡,要怎樣綁,多加幾個鳥籠隨便你,惟一記得綁好他的雙手,不要讓他有機會召喚本體去破門。」

「謹遵主命。」

「等等,主殿,沒人受騙應該可以放過我耶。」

「利用大家的擔憂去作惡,不可稱為驚嚇,而是很惡劣和傷害、侮辱其他人的事。」審神喵隔着螢幕下令:「一期,帶他走,喵!」

就算審神喵不「喵」一聲加強語氣,一期一振已在扳手腕準備拖他離場,因為「受害」(沒被騙倒,但被勾起對三日月宗近失蹤的不安)刀有他的弟弟(不只一個),所以貓咪的「命令」對他來說是「報仇」的好機會。

畢竟大敵當前,沒得到批准不便做有損戰力的事。

大致上,大家都相信三日月宗近是為了保護本丸才使用神域(全部人似乎已認定是神域),所以「引誘」三日月宗近現身的討論重點是為了他做過甚麼事。

「聽說有本丸發現三日月大人會回本丸吃飯,我每次做飯都有準備三日月大人的一份,寫上名字放在廚房的桌上,過一段時間會發現飯菜消失。」

「難道三日月大人回來吃?」

「今天的早飯是厚哥哥偷吃啦!」

「亂!我只是不想浪費,那時候飯菜都已經冷掉!」

「我做了甜品,除了放到廚房,也有試過放在三日月先生平日喜歡侳的位置。」

「喂,包丁,這次是你偷吃掉嗎?」

「厚哥哥,不要因為自己被人點出來就找我發洩!」

「那到底有沒有?」

「……只有一次啦,真的!不信去問古今!」

刀群裡舉起一隻雪白的手:「今天下午那份是我吃的。」

「竟然是鶯丸先生?很意外!」

「我特意泡上他喜歡的茶,另外準備一隻杯等他來。只可惜,等到茶涼也看不到三日月大人……惟有自己配茶吃掉……」鶯丸露出可惜的表情,突然眨眨眼,指向大包平:「我有分給大包平吃。」

「鶯,你是要拖我進去嗎?」

「很吵……耳朵痛……」鶯丸鼓起腮:「那,大包平有沒有吃?」

紅髮太刀乖乖低頭:「對不起,我有份吃。哼,明知道鶯在等他又不出現,那我幫忙吃一下只是等鶯不會那樣難受……那傢伙不值得令鶯擔心。」

其他小事陸續被爆出,近侍刀突然叫停大家說話:「我們這邊先斷線,你們可以繼續。」

「為甚……嘿,主人又流鼻血啦!近侍大人,主人就麻煩你照顧唷!」

「BL最高……」在中斷視像對話的一刻,審神喵留給大家的是這句話。嘛,無他,因為他們說的事總帶上BL,對腐喵來說是美好的腦補素材。

聽說今天會有另一輪襲擊,大家抒發情緒後,下午要好好加油喔。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