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一九‧五

「好,是時候宣佈懲……喵?為甚麼綁成這樣子?」欣賞表演後,審神喵終於走去道場,原以為吩咐龜甲貞宗綁好三日月宗近會得出一振以很SM的方式綁得好看的太刀,沒料到……


會是一球。


形容詞沒用錯,三日月宗近被綁成一個球體,只露出頭部……好吧,要說形容詞有錯也可以,因為球體沒頭部。


「主子說要三日月大人無法逃走,整個人綁起來就沒機會呢。」龜甲貞宗開心地解釋他的走繩方法,雖然在沒用繩以外的物件也能綁成球形是神乎其技,但對貓咪來說是阻礙。


「貓想打他一頓呀喵!防護罩這樣厚,貓打下去也沒用!」


「哈哈哈。」


「你還笑?貓來敲……這樣高,貓敲不到三日月的頭呀喵!」話音剛落,只見藥研藤四郎上前一腳踹倒那個巨球,讓他的臉着地:「喲,大將,請便。」


啪啪啪!貓掌貓尾一起用力拍,可惜對「受害刀」來說那點力度連敵人的百份之一也不到,加上一面打,球體一面動,所以傷害是0。


「啊喂,大將平日打我好像比較用力,現在教訓其他人反而留爪嗎?」


「哈哈哈。」三日月宗近繼續笑。


「打下去會轉來轉去,很難用力呀喵!」審神喵收回爪喘氣:「沒氣,喵!貓不管,找人弄開這堆繩,然後大家隨便圍毆!」


「小姑娘很生氣呢,哈哈哈,失禮失禮。」


這句話再次點起審神喵的怒火,既然打沒用,貓咪就爪尾並用地指住那顆在地上轉來轉去的頭:「當然生氣,一聲不響跑出門當誘餌,然後強行把我們塞入你的神域,再跟大家說要折在外面?大家為了你可以早點回來,一直努力出陣,博多一面哭,也不忘一面準備救你用的小判!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後面似乎太生氣,完全變成貓語,無法說人話。


「大變態生氣得沒錯啦。」加州清光踹了球體部分一腳,本體在三日月宗近頭邊用來捅了一下,再蹲下和他說:「你這老頭,竟然在我特意來找你時說要折在外面,是看不起我嗎?有話好好說,否則我第一個揍你。」


「貓是第一個……雖然沒受傷可以不算喵。」審神喵用尾巴指指自己,抗議她的初始刀忘記計算她。


「嘛~~~大變態是貓咪,貓咪是用『一隻』,不是『一個』啦。」


「哦。」


「喂喂……大將,妳這樣容易就接受嗎?」藥研藤四郎瞪大眼:「而且,我是近侍,不是應該我先出手嗎?」


「藥研也想出手?沒關係喵,你和清光一個左邊一個右邊一起打就可以喵。」


「喂,大變態,說好我第一個呢?」


「你們自己談妥,貓不管。」審神喵用力甩一下尾,用尾巴指住旁邊那「球」刀:「如果你們有辦法不拆出來也可以揍他儘管上,否則先拆出來……喵?」


一個身影掠過,冷冽的刀光一閃,三日月宗近身上的繩悉數被砍開:「我先打!你這個壞人,還我小判!」


「嘛,被搶先呢。」


「嘿……是他的話,的確有第一個打下去的資格。當哥哥讓一下弟弟沒關係。」藥研藤四郎聳聳肩,然後攤開雙手:「不過,大將說可以圍毆,所以嘛……」


加州清光快步上前,但因為藥研藤四郎機動較高的關係,所以兩個同打加入圍毆,其他刀劍愣了愣後陸續加入,裡面還包括今劍。


「太過份!大家也很擔心呀!嗚……」接着就是因為看到今劍哭而擠進去的岩融(有部分刀劍怕被波及而後退),場面異常混亂。


「大家隨便打,喵,手入室隨便用,本丸有的是資源和手傳之札,不用客氣,只要不折刀,三日月隨便大家打,喵!」審神喵甩甩尾就轉身走:「貓很睏,回去休息,明天宣佈其他懲罰,馬當番、罰沒茶喝沒點心,罰停薪肯定是基本,喵!」


對三日月宗近來說,漫長的一夜開始。


不用同情他,大家請盡情打(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