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一三

「喵喵喵喵喵?!!!!!!」仍然被禁足的審神喵,又叫讓全本丸震動的貓叫聲。


「嘛,那小子有沒有好好管住那隻大變態?」加州清光嘆口氣,無奈地望望被天花板震下來的灰塵所破壞的指甲:「我剛塗好啦,就算要大戰都要先打扮得可愛才可以提高士氣。」


初始打刀洗去失敗作,打算重來時想起應該先教訓一下沒管好貓咪的短刀,趁未塗指甲油前傳訊息給他:「喂,管管大變態好嗎?雖然生病比平日精神的事值得安心,但很吵呀!」


「喵喵?」紅色打刀立刻收到視像通話的要求,按開一看,果然是那隻很吵的貓咪。


「大變態,妳很吵呀~~~」


「清光不是應該先擔心貓為甚麼在叫嗎?竟然找藥研管貓,不怕他欺負貓喵?」


「諒那個小子不會在這時間虐貓呢。怎麼了,是不是有甚麼特別事讓妳叫出來?」


「似乎很快有新人呢。」


「喂喂,大變態。」加州清光以不相信的語氣回應:「妳只是感染瘟疫,不是有失憶症。前天上面那些笨蛋才說受襲,然後還中斷通訊,怎可能有新……咦咦咦?」


審神喵用自己的電話展示今天公佈的新人下巴照片。


至於貓咪為甚麼可以同時用兩部電話嘛,很簡單,有振短刀被晾到一旁,正無奈地看着搶走自己電話的「元兇」一貓用兩部電話和下面的刀劍聯絡。


「喂……等等……那他們受襲的事到底是真還是假?」透過電話的鏡頭,完全展現加州清光震驚的表情:「大變態,是不是有消息?」


「照片是狐狸那邊發出來,而且只是放在他們的通告欄。不肯定是不是自動排程發出呢喵。」鏡頭裡的貓咪甩一下尾:「既然清光自己找上門,一會兒貓傳那張照片給你,請你把它印出來貼到公告欄讓大家看,順便問問小烏丸大人的感想。」


「等等,電話裡的東西我不懂印出來耶。找其他人不好嗎?」


「可以請陸奧守幫忙啊喵……啊,南海老師就免了。」


「嘛……是,是我知道了。」加州清光扁嘴:「早知道不找那小子。喂,大變態,妳害我今早剛剛畫的指甲繪弄花了,身體沒事後要賠啊!」


「喂,不要以為我不在場。」電話的主人終於探頭過去:「當我面欺負大將,小心我下來打你。」


「你敢下來?嘿,小心傳播瘟……」


一貓一刀隔着螢幕欣賞某刀被打。「完事」後,大和守安定揪着加州清光的辮子,走到電話前向他們道歉。貓咪甩甩尾說沒關係,然後請他們記得找陸奧守吉行幫忙印出那張照片貼到通告欄。」


「麻煩你們留意大家的反應喵。」這幾天大家自動自覺去手合、做運動,也有刀劍投入研究防守、攻擊工具,那個入電的影響會否被新人消息取代暫時不得而知。


說起來,三日月宗近那天提過「白月」,下星期不但是新曆的新一個月的開始,也是舊曆新的一月開始,那代表無論月份、月相都是「新生」,現在看到上面不知為何能公告出來的照片,可能正正代表下個月會有大事發生。


新人和侵略者……看來會同時出現。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