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一七

「繼續,繼續呀喵!」審神喵一面咳,一面叫大家出陣,呃,是隔着螢幕,用平板電腦指揮之餘,再加一個視像鏡頭和畫面,方便兩邊的貓和刀可以直接對話:「把他們殺得只會趴在地上,咳咳咳……」

「主人,請妳保重身體,注意休息。」巴形薙刀難得機動比壓切長谷部快,呀,這也難怪,因為連續出陣的關係,壓切長谷部現在累趴在地上,要由日本號拖到旁邊休息。

「喵。」螢幕裡的審神喵眉頭一皺,提出一個看起來很不合理的要求:「好啊,貓睡覺。剛剛看到巴形在支援很會打,所以不只貓可以休息,所有現在第一部隊的成員也可以休息,巴形,你單騎出陣。」

巴形薙刀愣住,遲遲未有回應,反而機動極高的博多藤四郎慘叫:「不要呀~~~我的小判!!!嗚哇~~~」

拿鏡頭的陸奧守吉行馬上轉鏡頭過去,只見博多藤四郎一面分小判一面哭:「嗚哇~~~三日月大人快點回來呀~~~我不要小判花光~~~」

「喵,博多在做甚麼?」

「每900個小判為一組,為大將準備小判。」

「做得很好,喵,博多,麻煩再多做一些,拜託了~~」審神喵的命令讓短刀哭得更淒厲,御手杵不忍心過去拍拍他的頭,讓他伏到胸前嚎哭。

「請問是否主命?」

「巴形很少質疑貓呢~~」審神喵咳了幾聲,嚇得巴形薙刀連忙道歉,因為在咳嗽,爪爪只能掩嘴的關係,貓咪甩甩尾示意沒關係,待喘過氣後開口:「去試試看,難道巴形不信貓的判斷嗎?」

「領命。」巴形薙刀提本體出陣,眾刀見證令人驚訝的結果。雖然會受傷,未至會得到完美的S勝,但巴形薙刀的確可以以一敵「?」,獨佔所有經驗值。

「喵,果然沒看錯刀呢。巴形,你自己掌握節奏,累了回來休息,心情不爽去函館找遡行軍玩玩,要小判嗎?」貓尾巴一指畫面角落仍在啜泣的小鬼:「找他。」

博多藤四郎又一次大哭,不過他有乖乖地推了幾份小判給巴形薙刀:「巴形先生……吸……嗚……很強,所以……批准……」

既然事情已得到解決,藥研藤四郎就關上鏡頭和視像通話,捉貓咪回床上休息。不過嘛,會聽話的貓咪就不是短刀認識的貓咪,審神喵在床上左滾右滾幾遍後爬起來,直直盯住短刀看。

「有話快說,然後睡覺。」

「這兒真的是三日月的神域嗎?」

「看來是。」

「如果要測試……」貓咪眨眨眼睛:「藥研打開你的神域,看看會否刺激到他?」

「不建議。」藥研藤四郎合上剛打開的醫書:「若然此處是受三日月大人保護,貿然打破後又無力築起足以匹敵的結界,對本丸只會百害無一利。再說……」

「喵?」

「一旦不小心破壞對方神域,有可能令施展神域的人受嚴重傷害。大將如果想三日月大人回來解釋,請另想辦法。」

「嘖。」

「注意言詞,大將。」藥研藤四郎用書輕敲貓頭:「小心三日月大人聽到。」

「藥研說他會聽到?」

「當然。神域的事,打開神域的人可以觀察到,會否觀察就看看他的心情。」

審神喵的眼珠骨碌骨碌地打轉,很快露出一個奸笑:「喵,藥研,開全員軍議,時間嗎?周末吧,今天貓要休息。」

「咦?」

「全員,是全員喵。」審神喵愉快地甩尾:「談反擊的事,還有,談那個離本丸出走的老爺爺的事。三日月不是很大機會正聽着嗎?就讓他聽,其他刀劍問也這樣回答。」

近侍刀本想拒絕,但轉念一想這個確是好方法:「是。請大將現在好好休息,一切包在我身上。」

「萬事拜託呢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