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O四

「今天是約會,清麿不打算換一套休閒點的衣服嗎?」看到對方穿上戰鬥服,全套那種,特意換上便服,只是加上腰帶和刀套方便攜帶本體的水心子正秀笑着問道。


「如水心子……」源清麿說出和平日相若的話,不過剛開口就被打斷。水心子正秀努力維持笑容和輕鬆的語調說:「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如果清麿認為穿上戰鬥服會令心情較平靜、輕鬆,我們可以現在出門。」


源清麿低頭沉默片刻,然後靜靜地回頭重新換上一套便服。


「清麿很好看,我很喜歡。」水心子正秀朝源清麿遞上手,兩人出門前確認有沒有帶齊一文字刀派送給他們的東西,包括一文字則宗以「命令」的形式要他們收下的已預繳房租(含晚飯和早餐)的溫泉旅館的兌換卡。


「裡面還有一點可以在裡面買東西、服務的面額,哈哈哈,就當是老爺爺對小傢伙的愛意。」一文字則宗的笑容、態度令源清麿出現輕微的抗拒,從而令水心子正秀展現出敵意。看到兩刀的反應,監察官大人仰頭大笑好一會兒,然後臉帶難以解讀的笑意解釋說那算是之前答應他們結婚賀禮的「一部分」,除非嫌棄老爺爺的品味不適合他們這種年輕人,否則請他們儘管安心使用。


難以推託下,跟旅館確認資料後,他們今天約會的行程的「終點站」就有了定案。


「哇,很久沒出來走……我沒有甚麼意思,只是,呃……嗯,只是感覺今天的空氣很清新。」水心子正秀說出前半句後,意識到他的話有暗示是因為要照顧對方而無法出門,所以有意改變說法,但偏偏做得太明顯。看到源清麿笑着搖頭,水心子正秀為失禮的話道歉。


「沒關係呢,水心子只是說出實情,不必為說實話,還有真正的感受道歉喔。至少,這種沒關係,因為我也很久沒出門,所以覺得特別開心呢。」源清麿回以淡淡的笑容:「新年、情人節過後,街上人潮少了很多,而且最近因為得水心子的悉心照顧,所以相信之後我們多點出門可以。」


「我會期待。」水心子正秀簡單接話後,一時間想不到之後要說甚麼,源清麿靜靜牽上剛剛因為對方驚嚇而不自覺鬆開的手,待水心子正秀握緊後笑問今天的行程。


「啊!對,我已查過那邊有好吃的飯堂,如果想吃洋食,旁邊的那個叫……Pas?是,Pasta甚麼的店聽說都很受歡迎,清麿想先去吃哪種?之後我們可以去室內遊樂中心比賽……啊,如果怕太多人,可以去逛街,或者提早到旅館!」


「嘻,一切照水心子的……好,好,之後的活動待吃飯後再想好嗎?我很好奇水心子挑選了甚麼餐廳讓我試。」


「是!」


因為看到洋食店裡除了意粉、薄餅外,還有精緻的甜品,水心子正秀雙眼即時閃閃亮亮,自然連去和式飯堂的門外看餐牌也省了,直接進去吃午餐。新鮮、職人手製的意粉和薄餅實在別具一番風味,加上拍照效果一流,味道更是頂級,在小豆長光的製作之上。


「好吃!」

「不愧是水心子呢,非常厲害的推薦!」

「啊……清麿先不要動,我想替清麿拍張照……」

「咦?」

「清麿的表情很可愛。」


從其他刀劍身上「學習」到的為食物、對方拍照,還有合照的技巧,在這餐飯裡得到靈活運用,以前不敢放手去做的小事,現在成為他們甜蜜的互動,亦為他們保留珍貴的時光。


美味時間後,就是玩樂時間,今天因為是工作日,所以室內遊樂中心比他們想像中清靜,嗯,店員比客人多那種,所以可以放心玩,不用擔心會招來過多他人的目光。


「很好的建議呢,這個時間帶我來這兒玩,水心子真的很厲害。」

「呀呀,只是巧合,我很意外工作日會這樣安靜……」

「今天是主人批准的休假日,請水心子不要擔心本丸呢。」

「嗯。」


投籃比賽當然有,趁着無人,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第一次嘗試賽車,之後忍不住重玩幾次,終於理解豐前江喜歡駕駛電單車的理由。


迎風飛馳(雖然在室內)的快感,實在太暢快!


「很爽快!清麿,剛剛是我贏了!」

「水心子很厲害!」


玩了一段時間後,水心子正秀建議先去旅館放下行李,休息一會再決定之後的活動,或者直接泡溫泉吃晚飯。源清麿意料之內立刻答應,不過兩人出門前看到在機器裡的布偶後,又「拖延」上一會。


「很可愛……」

「真的真的很可愛呢。」

「好,等我夾出來給清麿……呃……」看了眼價錢和玩法,水心子正秀有點洩氣:「這個是賭博的意思嗎?沒成功不會有收獲,成功就是以小博大……」

「我會說那是考驗一個人的眼光和決斷力的方式呢……」源清麿不讓水心子正秀因為「信念」而放棄,所以很快丟進一個未用完的代幣進去:「雖然移動的次數不限,但有限時,而且一旦決定夾取就不能重來……可惜呢,差一點。」


夾子在布偶的旁邊擦過,燃起水心子正秀挑戰的心:「我來,我要讓這機器知道新新刀之祖的厲害!」


嗯,不要問挑戰了多少次,總之那布偶終於成功他們的戰利品。


「抱歉……一時沒控制住……」想想超出的預算,水心子正秀為他的衝動道歉,而源清麿一如既往地笑了笑,不大在意地點頭:「確是超出一點呢,但水心子似乎學到很好的偵察技巧,而且我在旁邊沒制止也是有責任喔。」


「這事和清麿無關……咳,清麿說得對,我相信這個訓練對培養觀察力和決斷力很有幫助。」


是時候出發去旅館,他們當時還未知道那會是多大的驚嚇。


嗯,遠遠超過鶴丸國永送上的那種。


「清麿……我們沒去錯地方嗎?」眼前可以用宏偉形容的建築,無法想像到是旅館。


「地址是對呢,所以……」

「那個監察官大人……我們是否要退回?」

「現在才退很失禮,而且我們大概算是已用了服務,所以太遲呢。」

「那不管了,懷疑對我們作出那種承諾的監察官大人,或者連累他名聲受損同樣有損新新刀的名義。我相信我們不會有問題,對吧?清麿。」

「有水心子在,我非常放心呢。」

「好,走吧。」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