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六O

可能因為提早「許願」的關係,到了七夕當晚大家反而沒那樣熱衷許願。


呀呀,也有可能和這座巨型裝置有關。


「喵……貓可以吐槽嗎?」剛下班踏進本丸的審神喵呆望着前方問道。

「喲,若大將有辦法請隨便。」

「是少看貓嗎?貓就……」

「……」

「……」

「……」

「怎麼了,大將?」

「……貓去洗白白,腦袋未清醒無法吐槽喵。」

「哈哈,到時候想到再說呢……哇,突襲得不錯,可惜失敗呢,大將。」

「貓一定會想到怎樣吐槽,喵!」


會想到才奇怪,提到七夕,會想到甚麼?正常大概會想到棚姬、織姬和彥星,或者想到笹和短冊。不過呢,猫丸今年早早把短冊的「興緻」大致上「使用」完畢,而且,對他們來說,更重要是一年一度(大概)的流水冷麵大餐的日子。


沒錯,又升級!吃流水冷麵,當然不可以每次用同一部流水冷麵機,這可是太少看本丸的發明家(?)的工藝師(?)們,也少看某兩振的鬼主意多多的腦袋。一年只是吃一、兩次,總之一隻手的手指可以數出來的次數,完全不夠他們實行他們的各種奇思妙想……


咳,一句簡單形容,流水冷麵機已進化至雙層、多行款式。


「喵……到底這座還可以叫流水冷麵機嗎?已經像一座小屋耶喵。」審神喵終於找到合適的吐槽用字:「兩層可以用,喵;一層自動煮麵,喵,他們怎樣說服燭台切他們的喵?然後,一層,至少一層是機械動力裝置……到處到是齒輪、奇怪的管喵……」


「呵呵,看來主人很感興趣,請問要坐上來試嗎?」南海太郎朝尊笑着邀請,半秒就被藥研藤四郎欄下:「我不知你們如何清潔整座機,大將一會兒肚痛你可是沒本事負責。」


「哎呀,那不一定是機器的關係耶,我有叫忠廣仔細清……忠廣,怎麼戳我?嗯……難道我和其他人說話惹你妒忌?可以詳細告訴我你的感受、想法……噢,不用拉我的衣服呢。甚麼?看那邊?」


「聽南海大人的意思,似乎暗示我和同伴們準備的配菜和調的麵汁有問題。」燭台切光忠全身上下透出殺氣,和臉上完美的笑容形成嚴重的反差,令恐怖度增加好幾倍,南海太郎朝尊頓時不敢作聲,動作生硬地轉身「呵呵呵」了幾聲後,正式被肥前忠廣拖走。


至於燭台切光忠就自然趁此機會以優雅的姿態向審神喵保證會為她和小刀靈們準備特製的冷麵,並保證會增加魚的份量。


「喵!謝謝燭台切,拜託呢喵!」

「啊喂,大將……不是應由我去拿……」

「貓好像聽到藥研剛剛質疑那機械的衛生呢喵。雖然貓相信大家啦,但貓的藥研反對,那貓只能當一隻乖貓,吃燭台切親自準備和奉上的麵嘛。貓應該沒說錯,對嗎?」

「……是。」短刀很後悔挖坑自己跳。


審神喵他們保證可以慢慢享用美食(某短刀心情不在計算內),其他人?


嗯,看他們的造化(?)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