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六四

「表演,又看表演呀喵!!」

「最近的表演也有點多吧,大將。」

「等等,主人又沒上班?」

「喵!貓有掛牌!」審神喵拿起掛在胸前的木板拍拍,再轉到背後讓大家看仔細:「後面也有,喵!」

「真的嗎?」不只一雙狐疑的目光向審神喵投去,貓咪尖叫着澄清她沒說謊。


也不能怪大家呢,明明剛看了很BL的表演,之後再看那表演的大千秋,沒幾天「又」說看表演?


「是那次歌舞伎本丸的大千秋……喵,大家呢?」審神喵話未說完已發現眼前無刀,朝煙霧正消失的方向喊:「喵!貓早幾天有告訴過燭台切,所以先準備場地也可以喵!」


「我們也要幫忙準備食物!」不知是哪振刀說了,反正原因除了希望早點準備妥當外,還可以有開心的試味時間,審神喵就隨便他們,自己一隻貓咪去找回她的「不准丟車車」後,繼續在本丸趴趴走去通知其他刀劍,順便看看能不能討點零食。


原因嘛,當然是有貓太晚起床,又一次沒早飯吃,肚子正餓着。至於那振笨蛋近侍,正在當一振「好」刀刀努力處理公文,若被他發現一定被拖去工作,所以審神喵只能躲過他的偵察去找東西填肚肚。


會成功才奇怪,可憐的貓咪沒多久就被近侍刀拖走,「幸好」有隻壞貓一口氣買了兩場,所以,捉了貓也不代表有機會叫貓去工作,因為表演的時間轉眼就開始。


「會飛!真的會飛!!可以試嗎?」劇情雖然和第一次看相同,但,大千秋就是大千秋,謝幕等級完全是另一回事。秋田藤四郎指着畫面興奮地又叫又跳,連一期一振亦沒辦法立刻叫住。不過,很難怪他呢,因為坐在另一邊的愛染國俊同樣很興奮:「祭典!這是祭典等級的謝幕!原來實際是飛得很高!上次鶴丸先生的飛行也太矮了!」


「呀……我上次被打得很慘,拜託兩位小小的大人不要再提好嗎?」鶴丸國永沒附和他們的話,足以證明上次的「懲罰」非常有效。


「非常值得研究……可以開發高速,類似飛行的道具……」

「老師!」

「呵呵,忠廣不會想制止吧?在空中給敵人突襲,怎樣看都是非常實用的戰術。」

「沒錯!用兵要出奇制勝!」

「喵……厚,貓問你一個問題,若已可以在敵人陣地上佈上這堆東西而不被發現,還要這種奇襲嗎?」

「……大將,不要說出來嘛,我是想試玩啦!」

「看來得再教訓某些人一次……」

「小藥研,我不敢了!不要呀!救命!」

「藥研,相信鶴不敢再胡來,再有下次我會親自教訓他。」

「這下更恐怖,要嚇死我嗎?一期。」

「鶴,你說呢?」


審神喵冷靜地看着粟田口那邊快要發生「內亂」的畫面,呷了一口好喝的果汁,反正家事不用理,而且他們「只不過」在爭論是否可以試玩吊鋼絲而已,又不是甚麼大事。


而且,下秒被「大事」打斷。


「慶祝演出成功的蛋糕……下次再有表演大概可以考慮。」小豆長光的話吸引一心在玩上的短刀們的注意力,沒幾秒就聽到亂藤四郎大喊:「是印上照片的蛋糕!小豆先生會做嗎?」


「相片?」群組下秒傳來訊息音,大廣間立刻聽到此起彼落的驚嘆聲和各種奇想:「原來真的可以把畫像印在蛋糕上……若變成畫/我的照片/XXX的照片,一定很風雅/有趣……」


「喵,那是很特別的印圖機,要做就問博多……」審神喵無視某短刀被圍攻的慘況,甩甩尾巴拉起藥研藤四郎就走,短刀忍不住提醒:「孩子們……」


「讓他們留下喵,藥研不希望有人代我們逼迫博多嗎?」


「咦?」


「印着孩子們照片的蛋糕這種事……」藥研藤四郎聞言立刻朝兩個孩子打眼色,兩振機靈的模造刀立刻圍過去協助大家「逼害」博多藤四郎。


不知最後誰會勝出(樂)。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