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六九

京極正宗正式的歡迎宴在一星期後舉行,而且附有「特別環節」。


「可以嘛,可以嘛?很想玩呀!」事情起因嘛,當然是審神喵購入的直播,在初日那天已一堆短刀說很想玩裡面的集體遊戲,若不是有貓亂買更多直播和要去上班,相信早就在本丸玩了。結果,不只一刀就以「讓新人熟悉本丸的刀劍」為由,直接搬到歡迎宴會那天舉行。


「京極,不要緊,我們在同一組,有需要可以喊我和日向的名字。」要記住一個超過一百振刀劍的名字絕不容易,當知道要玩那遊戲後,京極正宗比任何一振新人更努力去記住每個同伴的名字,看到弟弟一副壓力巨大的模樣,石田正宗禁不住提醒可以合作取勝,但有刀堅持要靠自己實力爭取成績,不想予人任何口實。


「相信大家有各自的策略,即使已熟悉本丸裡的所有同伴。」日向正宗加入遊說:「個人實力很重要,但我相信智力的比試亦很重要,而且同樣會成為大家評論正宗實力的一環。」


京極正宗想了片刻後點頭同意,正宗三刀立刻討論戰略。石田正宗最初建議只喊他們的名字的計策很快被發現破綻,會令他們成為優先被攻擊的目標。


「首先記住同組成員的名字和樣貌。」

「……優先叫音節較少的人,主人說過一定要喊全名,像表演般不會算暱稱、簡稱,要儘快擺脫追擊就要喊另一個人的名字,那自然越快叫完越好。


記得大家決定規則和表演相同,當鬼的人可以隨意去捉其他人,被追擊的人要「逃脫」除了逃跑至對方放棄=改捉其他人,就只有喊在場的任何一人的名字。


很簡單的規則,但在表演看到很容易出現只會慘叫,來不及喊全名的情況,所以他們立刻拿出分組名單,然後配上名字較短,發音較容易的刀劍的照片要京極正宗先記住。


「謝謝。」


「可是,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日向正宗一面把餘下的名字和照片配對,一面提醒那個比試仍有要注意的地方:「京極……很大機會被針對,我們要留在他身邊做掩護,還是站遠一點方便攻擊其他人較適合?」


「站在京極身邊似乎不錯……」石田正宗說了一半後露出遲疑的表情:「不對,那個表演看到一不留神,會在伸出手的時間誤傷友軍。」


「我和石田之兄長擔心相同的事,但同樣怕京極被圍攻。」日向正宗點頭,然後兩刀同望向京極正宗:「你希望我們怎樣做?」


「咦?問我嗎?」京極正宗大吃一驚。


「大家以新人認識本丸為理由,要主人批准玩那個遊戲,所以,你會是他們的目標。」石田正宗丟一個非常合理,而且全本丸都知道的理由,京極正宗惟有點頭同意,但一時間他沒有主意……突然,靈感在他的腦海中閃過,可愛的短刀立刻理解「沒有策略」可以是一個好計策:「那個,我認為順時勢而為就可以呢,我相信石田兄長和日向,也信任我們的默契,這樣才可以出奇不意呢。」


「好!那就這樣辦!」


「嗯!我會努力!」


「為了正宗的名字,我會加油!」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