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六一‧六

「哈哈,今天真的嚇倒我,主殿竟然會問那種問題。」回到房間後,鶴丸國永拍掌大笑,大喊今天非常滿足,順勢搭上一期一振的肩膀:「只是主殿嘛,說錯一件事。有時候嘛,沒引到人類追求不是吸引力的問題,只是有沒有打算去做呢。嘻,要做的話,我可絕不會比年輕人差啊!」


「由你這個為了吸引他人注意去打聽消息的傢伙,好像沒資格評論。鶴總是混進目標人物之中時會各種假裝跌倒、被撞、餓昏……」一期一振一件一件地數鶴丸國永的「喬裝行動」,還有對方故意保留他那一頭白「毛」,就算沒喬裝也樂於被人們「誤會」為老人,「享受」額外的關照,以至會較容易原諒他那些「偶發」的驚嚇。


「喂喂喂……」鶴丸國永越聽越尷尬,臉頰不知不覺間紅透,頭頂甚至開始冒出水蒸汽,連忙揮手制止一期一振繼續「數落」他:「一期會這樣惦記會嚇倒我,拜託,夠了呀!明明遠征時一期說過那樣比較方便耶!」


「鶴好像誤會了一件事。」一期一振的眼神雖然沒有太大波瀾,但上下打量鶴丸國永時散發的氣息足讓鶴丸國永嚇個半死:「一、一……一期,你很恐怖……嚇倒我呀……」


「哦,那實在非常遺憾,失禮了。」一期一振平靜的眼神和謙遜的用詞,偏偏有種莫名的可怖感,鶴丸國永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嚇得渾身發抖:「一期……喂……拜託,不要再嚇我……說清楚好嘛……」


「主殿提過讓人情迷意亂的事。」一期一振不徐不疾地覆述審神喵當時的話,並加入他的想法:「聽鶴剛剛的話,我不得不懷疑鶴有意嘗試引誘他人。」


鶴丸國永頓覺身邊的氣溫驟降,「垂死掙扎」地自我辯護:「一期,我們遠征時絕大部分時間都守着儘量不與人類接觸的規定耶。」


「我記得。」一期一振輕笑,望了一眼鶴丸國永:「而每次故意引人注意似乎都是你,鶴。幸好每次都佯裝老人,否則以鶴迷人的臉蛋,相信會令每個時代的女士們淪陷。」


「喂!不應是我先吃醋嗎?」鶴丸國永聽到這句立刻反駁:「一期不只一次出面幫我解圍時,不分男女迷倒很多人!」


「我每次都有推卻呢。」


「說家裡有妻子等着回去……我明明在一期身邊。」鶴丸國永誇張地扁起嘴,直白地盯住一期一振看,可惜下秒被一期一振「化解」招數:「我明天去請主殿安排我倆遠征,到時請鶴打扮為女性,以我的妻子身份混入人群之中調查。」


「欸?!」


「拜託鶴了。」


「我不要!!一期求你放過我!這事太……太太太刺激!!」


「是鶴的要求,現在說不已太遲。」


「……我……我一定會讓小藥研幫忙拒絕!」


「呵,到時就請鶴讓我看看你的能耐。」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