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六一‧二

「看來藥研哥哥今晚會不好過呢。」

「亂,為甚麼這樣說?」

「浦島不會認為主人會放過他吧?那個笨蛋哥哥真的太笨,如果留主人在外面,主人不會追問他呢。現在他帶主人回房間,主人可以追問的對象就只有他一個,沒得到滿意的答案前,我不認為主人會放過他。」

「可是,我比較相信近侍大人有辦法耶。」

「喂,說過很多次要說『藥研哥哥』。」

「呃……是,我相信藥研先生。」

「笨蛋藥研哥哥!」

「怎麼好像變長了耶?」

「浦島不說我會繼續加長呢,絕對會喔。」

「……藥研哥哥大概有辦法應付主人,我相信啦。」


因為不可能知道結果,所以他們兩刀很快結束「笨蛋哥哥」的話題,回到最原本的問題上。浦島虎徹小心翼翼地開口:「那個……請問……可以問嗎?」


「嗯?」


「主人說的事,表演看到的事……那個,可以問亂有沒有遇過?」


「哈哈哈哈哈……」亂藤四郎笑了近一分鐘才停下,笑完一邊用指尖刷淚一邊戳他的脇差:「浦島為甚麼問個問題都畏首畏尾呢?我不會生氣耶,主人不是已問過嗎?浦島想知很正常喲。」


「因為……問題好像有點失禮……工作時發生的事,只要……」嘴巴轉眼被指尖按下,浦島虎徹不解地望向亂藤四郎,輕易看透對方要問的事的短刀又一次笑起來,這次的笑容特別可愛:「吶呢,沒關係呢。要說嘛……我和浦島一起出陣、遠征的次數沒少呢,浦島應該發現大家只當我是小孩子看吧?」


「說起來也是……哇!我不是說亂像小孩子!!沒這個意思!對不起呀!」


「浦島,再下去我會以為自己是壞人呢。」亂藤四郎扁扃嘴:「要說也應該我先吃醋,浦島遠征時可是吸引很多可愛的女孩子的目光呢,示愛的點心可是收不少耶。」


「咦?有嗎?」


「嘻,不、告、訴、你(大心)。」亂藤四郎做了一個鬼臉,朝浦島虎徹吐吐舌頭後故意背轉身「抱怨」:「浦島根本沒發現你多受歡迎,我當然不會提醒呢!」


「亂不想說也沒關係!」浦島虎徹笑着從後環抱亂藤四郎,頭枕到他頭上亂蹭:「因為我只喜歡亂一個!」


「嘻嘻,浦島真的太會哄我呢……幸好是這樣喔,否則再多可愛的女孩子也會被浦島拐走耶。」


「怎可能?」浦島虎徹大笑,這次亂藤四郎不再回答,腦裡只憶起不只一次地,在遠征時收到在打聽消息時認識的女性們以「慰勞武士大人」為名送上的點心,或者一些大叔、老先生們送來,說是家裡女兒做的點心,希望讓那個沒察覺他多吸引的「笨蛋」品嚐的事。


一大堆人看上他耶,不過,浦島虎徹全部當成「善良的人類們很會照顧年輕人」而已。


「吶,浦島。」


「嗯,怎麼了?」


「唔唔~~~」亂藤四郎搖搖頭,定睛看着浦島虎徹,過了片刻再笑着道:「浦島果然很吸引呢。」


「……呃……亂……」被「突襲」的脇差的臉極速紅透,亂藤四郎進行二連擊,直接將對方打敗:「吶,這個浦島是我的,實在是我最大的幸運呢。」


有脇差昏倒,大概不用救(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