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O

京極正宗認為他不在意另一份賠禮。


嗯,他深信這樣,而且亦不認為「那個矮小的小鬼(沒用「矮子」一詞)」會信守承諾送上賠禮。


至少,不會轉眼送來。


京極正宗就是如此深深相信着。


因此,他很開心地應了天保組的出門的邀約,現在正愉快地打扮(雖然衣服是亂藤四郎友情相「借」),準備過一會到天保組的房間會合。


咔~~


大門拉開,一束艷麗的紅玫瑰在京極正宗面前出現,因為花束不是普通的大的關係,京極正宗只能以身高去猜前面的人是誰:「嗚……不會是那個小小的傢伙吧?怎麼站在門外?!是打算伏襲嗎?」


「不!我沒那個意思!!」沒吐槽有人連名字也沒喊,愛染國俊馬上將手上的花往前塞,差點打中京極正宗的臉,對此一無所知的愛染國俊低着頭閉上眼,吸一口氣快速說出準備好的話:「是!上次的事對不起!我真心覺得京極很漂亮,那天藉故親近京極是我太魯莽!對不起!請京極不要生氣……還有,我願意請京極出去玩作賠罪!」


「……你幾乎打到我。」冷冷的聲音從花束背後傳來,愛染國俊嚇得額上冒汗,又急急道歉。


「是希望用約會做道歉?」京極正宗覺得頭很痛。聽起來,愛染國俊不是那個意思,但拿着一大束紅玫瑰來道歉,然後說請他出門玩作賠罪,怎樣想都像是現世說的「約會」。正如他所想,愛染國俊「似乎」(因為花束依然妨礙着雙方的視線)用力搖頭,重申說那只是出於希望介紹好玩、有趣,而且可以像祭典一樣,讓兩個人可以開心去玩的地方作為賠禮的一部分。


「現在?」京極正宗覺得頭越來越痛,尤其是他的聲音已引來石田正宗,他好像很滿意愛染國俊手上的花束,說他很有心思,並已往房間要日向正宗找花瓶。


「嗯,當然!賠罪的事不能拖延呢!還有啊!那個是期間限定活動,錯過實在太可惜!」這次總算看到愛染國俊用力點頭,因為花束已被石田正宗以「太重」為由接過。


「可是……」直接拒絕好像很失禮,而且對方充滿誠意。京極正宗承認他不是很生愛染國俊的氣,從剛顯現開始,一直得到他的照顧和提點,這小鬼說話、想法過度直率、孩子氣的個性他可是很清楚,甚至那句「很漂亮」的讚美,他每次想起都會覺得高興。


不希望對方因為拒絕而誤會,令以後的關係越來越差。


「京極,那個……可以嗎?」見京極正宗沒有回覆,愛染國俊擔心地問是否不小心「又」惹他不高興:「如果京極不喜歡,可以不去。」


「不是不喜歡,只是……」


「我好像讓京極為難呢,對不起!」愛染國俊再次道歉,令京極正宗更難拒絕。


「吶,請問京極君準備好了嗎?」溫柔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兩振短刀同轉頭去看,看到溫柔地笑着的源清麿。源清麿佯裝沒聽到剛才的對話,望向另一邊的玫瑰花束:「很美的玫瑰呢……不過,今天我們去吃飯的地方,水心子已經先幫忙訂位。若然京極君臨時有約不方便過去,那邊會很麻煩耶……那個……」源清麿望向愛染國俊,彎腰讓身高差沒那樣明顯地向他問:「我們和京極君已約好今天出門,請問國俊君可以改天再約京極君嗎?」


「呃……呃……當然可以!源大人先約,當然是源大人先!」愛染國俊馬上點頭,本來想立刻向京極正宗道別離開,但被源清麿打斷了話:「唔……記得我和京極是提早約定呢,因為要安排餐廳和確定去看的地方的人潮和開放時間,亦方便京極君準備。嘻,京極君今天有細心打扮,實在非常感謝你重視跟水心子和我的約會呢。」


「那是應該的。」京極正宗點頭。


「花束那邊要先放好嗎?漂亮的花先找花瓶放好,保持新鮮很重要,我們再稍等一會兒沒關係。」


「我和日向會弄,京極,你儘管出門吧。」


「是!拜託呢,石田哥哥、日向。」


「快去玩吧!」


「嗯!」


京極正宗終於放心出門,而愛染國俊今天學懂約別人要提早,而且約會必須細心準備(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