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四‧五

笑面青江拿着他的新香水回到房間,房間裡是早在裡面等候他「回家」的石切丸。


「啊呀,似乎有成果呢。」石切丸瞇起眼,張開雙手迎接對方。笑面青江一愣,然後忍不住笑出聲:「噯呀,難得的熱情呢,是在邀請我嗎?」


「除了青江外,請問青江認為我還可以邀請誰?」石切丸難得很會撩刀,待笑面青江走近後主動抱住,語調雖然仍然很溫柔,但聽出他很認真:「你的心情很壞,青江。」


「沒事。」


「你知道無法在我面前說謊。」石切丸輕輕捊動笑面青江的馬尾直到他不滿地叫停,不過不代表對方會老實。笑面青江無奈地笑笑,強調在背後說別人是一種失禮。


「了解。」石切丸知道笑面青江沒有說謊,也沒有說謊的理由,所以亦沒有強迫,繼續抱着笑面青江超過一分鐘後才後知後覺地察覺若不是笑面青江本人有關,問題可能更大:「……青江……有事的那位不會是……」


答案未出口被笑面青江的指尖制止。


笑面青江搖搖頭,努力展開笑臉柔聲道:「不是太嚴重……嗯,我承認不是容易『重新開始』的事。那個人受的傷太深,讓他在原應成長、學習的時間封鎖絕大部分自身的一切,現在要再一次開始學習絕非易事。請放心呢,本丸已經接納他們,他有慢慢學習的時間。」


像是有說,但好像又沒說甚麼。石切丸雖然不是很明白笑面青江指的是甚麼,但從內容看來,似乎暫時不用過於擔憂。在石切丸專心思索的時候,冷不防笑面青江趴在他身上用力嗅吸,嚇得石切丸腦海裡正在想的事全部飛走:「青江?」


「很誘人的氣味呢,我是說我的御神刀大人就算沒用香水,身上總是帶有檀木的香氣。」笑面青江的眼神和剛進門時截然不同,充滿誘惑和危險,而且帶着佻皮的笑意:「總不能每次被比下去。」


「那不過是焚香留下的味道,沒有和青江比較的意思……」石切丸認真地解釋,可惜瞬間被對方以唇封住嘴巴。笑面青江放過石切丸後,在他耳邊留下一句:「請期待呢。今天發現,有着心愛,或僅是感興趣的事物已是難能可貴的事……」


以石切丸的機動,要從笑面青江的舉動和說話中回過神所需的時間,足以予笑面青江足夠時間仔細梳洗和準備驚喜。


比石切丸的身體稍涼,但仍算溫熱的重量再次壓到石切丸的大腿上,大太刀未及叫喚對方就被突然出現的香氣迷住:淡淡的古雅花香下,有足以迷惑人心,木質味的甜香,不是可愛甜美的味道,而是古典,但藏着無盡誘惑的香氣。


「不可以被我的御神刀大人比下去呢……對嘛?」在審神喵的房間時,毫不客氣地逐瓶地一再試聞、分類,最後挑選最合適,並註明有催情「藥效」的香油,配以他們兩個都愛喝,酒精濃度雖高但卻容易入口的酒製作而成的香水。


順便說,這款酒他沒有借出去,借給其他「人」用的酒是另一款帶過去的備用品,因為他很希望至少在某些細節裡去證明這款香水是他,或是他們的專屬。


並且是再呆笨,鈍感程度可以用石頭比擬的某御神刀大人亦能認出的味道。


「喜歡嗎?」笑面青江從石切丸的表情知道對方的情慾已被他挑動,所以故意以氣音在他的耳邊道:「要做嗎?」


全然被熟悉的香氣和誘人的氣味混合而成的味道迷住下,石切丸沒有推卻的理由。


「來吧……染上我的味道吧。」


既然發現比他人「幸福」,那自然要盡情享受。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