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四

「呵呵……嘿……」

「哈。」

「嘿嘿嘿……」


審神喵一面為她的尾巴梳毛,一面望着某振短刀在傻笑,心忖不過是弄了一瓶很普通的香水而已,怎麼高興得像個傻瓜一樣。


呀,能做出這瓶香水,是因為笑面青江拿出合用的酒,否則大概和平日一樣,只是用油去調。


「喵,藥研……笑夠了嗎?」當這種笑聲斷斷續續超過半小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出聲制止:「很恐怖。」


「難得有隻好貓咪大將送我東西,高興是正常不過的事。」有刀一本正經答完這句後又偷笑,審神喵開始覺得她是否平日待刀太差,所以今天一送一丁點東西就令他神經失常。在她想開口說第二句「測試」前,藥研藤四郎回復正常的語氣「審問」:「是亂教妳?」


「喵喵喵?」審神喵一臉茫然,要說嘛,亂藤四郎確是有份提議,但和「教」完全扯不上關係。況且,今天聚會中發生不少事,遠遠比這瓶東西的由來重要。


可能貓咪的反應太「驚訝」,藥研藤四郎直接視為默認,語氣略帶不忿地說「沒說過要他幫忙」,挑起審神喵的好奇心:「幫忙甚麼?這瓶東西是貓做,他們有幫忙的部分大概就只有青江拿酒過來給貓做酒精基底喵。」


「咦?不是亂要妳做來送我嗎?」


審神喵頭頂有了一個問號,好奇心完全被挑起:「亂只是建議貓試試做給你,因為貓說自己香水太多來不及用,要他們自己玩就好。他們還說如果只打劫貓的香香們,而貓坐在旁邊沒一起做,會令他們覺得不好意思……」


「他們會不好意思?」藥研藤四郎失笑。


貓咪現在才記起他們「搶劫」她的做首飾的平價配件時,好像沒問過她會不會一起做……嗯,好的,最後她有自動自覺一起做,所以沒問好像是正常。


「……大概……只有源會不好意思吧?」想起源清麿,審神喵頓時失去調侃藥研藤四郎的心情,默默坐回一旁。藥研藤四郎察覺貓咪的異常,立刻追問原因,聽到她簡述源清麿的想法、情緒後,先前抱怨「多管閒事的弟弟」的想法消失大半,走過去揉揉貓頭:「雖然很多人希望支持他們,但他們身邊卻偏偏欠缺可以肆無忌憚地去關心,甚至插手去拉他們一把的人。」


「不是沒有喵,但只管大事……甚至,可能他們會覺得厭煩那種。」一文字家,尤其是一文字則宗現在對天保組的取態她多少猜到,但,這種不是今天的情況下能用上的關心。


「看來有機會被兄弟們,尤其是那個弟弟打擾一下,有時候都是好事。」藥研藤四郎放好屬於他的專屬香水,要說嘛,香氣他不大懂,但想像一下某隻貓咪為他努力的樣子已叫他心滿意足。


「多點回去?如何?」


「……呀,盡量吧,我會努力試試。」藥研藤四郎點點頭,突然又笑出聲:「那可能要辛苦厚。」


「喵?」


「我最近每次回去,他都正被兄弟們圍毆,我多點回去,可能他會被多打幾次。」


「貓認為和藥研無關,只是有刀經常被打,所以藥研才會任何時間回去都看到他被打喵。」


「看來大將不打算為他說句好話。」


「因為貓可以肯定,只要是他們出手,被打的那個一定是活該喵。」審神喵大笑:「貓很公平,包括藥研都是喵!」


「喂!」


一貓一刀放聲大笑,至於那瓶香水嘛……


以藥研藤四郎的性格,會成為收藏品的機率,絕對高過成為日常用品(喂)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