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六

「喵!不准丟貓!!」大門打開,所有刀劍還未看見「來人」時,審神喵已經大叫,令本來還沒發現的刀劍們都同往她的方向看,而且還陸續走過去。看到自家刀劍們「來勢洶洶」,審神喵急急拿起放在大門旁邊,前後各一的「今天休息不准丟」的木牌掛到身上,嗯,就像那些甚麼鬼人形,不,貓形活動廣告板一樣。


「哈哈哈……」沒全場大笑才有問題呢。


「喵,貓很怕被丟嘛……」無端端被群刀取笑的可憐貓咪無力地低頭,這下讓大家笑得更瘋。


「吶呢,那個笨蛋哥哥已經恐嚇過我們,所以這星期不會有人敢丟主人呢!這個會妨礙打扮的木牌可以不用戴着喲。」亂藤四郎笑着過去打算替審神喵掀起那個其實更像異見者、失德女性被逼掛着遊街的木板,但不到半秒被隨着貓咪進門的藥研藤四郎阻止:「讓她掛,等大家知道大將『又』休息。」


「我怎麼好像聽到藥研哥哥在一個奇怪的字上下了重音?」


「沒聽錯,是『又』。」藥研藤四郎的重音又出現,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所以有刀順勢解釋:「除非大將敢肯定不會有人忘記再談,不過嘛,既然大將挺喜歡這種打扮,就讓大將以這方法繼續安心安全地留在本丸休息和看表演。」


亂藤四郎當着哥哥面前翻白眼,再以同情的眼神望了一眼貓咪主人:「吶,我救不了主人呢,還想說既然大家都知道,主人這幾天回來後可以開開心心打扮得可可愛愛地看表演,感受一下熱鬧的氣氛耶。」


「喵……反正只不過在本丸,隨便就好。」審神喵進門前有想過要大家讚她是乖貓咪,會每天乖乖去上班,然後只休息半天回來看表演,現在回想似乎會造成更多的誤會,令她更易被丟。


「那個笨蛋哥哥……明明很怕嚇壞主人……」回想今早那個「笨蛋哥哥」對大家宣佈時神情多兇狠的亂藤四郎低聲嘀咕,可惜審神喵並未聽見。幸好有其他刀劍來「調停」:


「吶,若主人真的擔心,午飯時跟大家再說一次也可以呢。否則嘛,在本丸一般地方活動時繼續用木牌和主人最喜歡的車車,到大廣間看表演時可以跟平日相同的打扮,和以前主人工作日請假看表演那樣就可以喔。」


說出和平日沒甚麼分別的「意見」,但卻能讓大家都笑着點頭,這大概就是源清麿的溫和笑臉和聲音的力量。


「嗯,那麼嘛……」審神喵笑起來,說出不到一分鐘想說又放棄的話:「今天有乖乖上班的好貓咪現在去梳洗吃飯,休息一會後換好看的衣服去大廣間看表演喵!」

「的確是好主意呢。」

「應援棒和地方已經準備好?」想起昨天的情況,審神喵不禁擔心起來。

「當然啊,有水心子在場的表演,我一定會幫忙……呀!水心子很厲害呢,今天幫忙重新決定座位的擺放位置,相信大家可以更投入呢。」

「零食喵?」

「水心子有份出去選,肯定會很適合看表演吃。」

「飲品喵?」

「次郎太刀大人他們已準備基本材料,水心子有請他們試試做水果雜飲,相信可以在享受好喝的飲品的同時,不只不會對身體做成負擔,而且可以讓身體更健康呢!」


聽到有刀開啟「水心子全肯定」模式,貓咪相信他今天精神不錯,所以再三提醒他也要記得看直播前休息以養足精神應援後,就當一隻乖貓咪自己往房間走。


表演表演,無論看多少次都一樣會很期待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