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二‧五

簡單說,經過一番連小刀靈看到也翻白眼的小鬼式吵吵鬧鬧後,藥研藤四郎總算拿到他的那瓶帶着一絲藥香和木香,感覺很中性香水。那些甚麼「不准偷用」、「東西是貓買當然可以用」的奇妙對話,就當作沒聽到吧。


「喵,貓去送貨,藥研要跟上來保護貓嗎?」

「在本丸裡不用保護。」

「是嗎?好啊喵。」審神喵搖搖爪裡其中一盒香水(這次部分香水配有不錯的木盒),意有所指地說:「貓送香水給清光光,大概可以讓他陪貓過去一文字家呢喵。就算到時那個獨居的一文字則宗在場,清光光絕~~~~~~~~絕對有辦法替貓對付他呢喵。」

「我去。」


不去絕對會成為被說壞話的對象。


藥研藤四郎不用一秒就知道他只有一個「選項」。


到加州清光房間那邊比想像中順利,有新香水的初始刀是非常容易說話:


「嘛,大變態終於記得我嗎?」

「喵,清光,貓准你再說一次。」

「謝謝主人!主人真的很愛可愛的我呢!」


當然,半秒後這振亂說話的刀怎樣幾乎被他伴侶首落就不用多說,不過,審神喵的話倒是「制止」嚴重暴力事件發生。


「等等,大變態……你打算送香水油給其他男人?不……我的意思是,去那老頭隨時會出現的地方?」加州清光顧不上吃醋,一想到她會去的地方,立刻想到他一點也不喜歡的一文字則宗。

「主人,請准我與妳同行。」手裡仍拿着出鞘的本體指向加州清光的大和守安定立刻緊張地開口。

「沒事呢喵,有藥研在嘛,你們慢慢試新香噴噴喵。」


一文字刀派的房間,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走上一段路後,一貓一刀總算到達他們的房間外。


「藥研,你先在外面等吧。」

「請准我陪同大將進去。」

「藥研現在一副要殺人的眼神,會讓其他人以為去踢館喵。」

「吓?」


「是誰?」日光一文字的聲音不是普通的嚴肅,甚至有一絲寒意在裡面,但下秒聽到門外的是審神喵後,語氣不但客氣不少,而且聽得出他是以「飛撲」的方向衝去開門,並馬上恭敬地行禮:「實在非常抱歉,未知主人前來有失遠迎。請問主人有何要事?要勞煩主人親自前來,是我等失禮。」

「你嚇壞主人了,日光。」

「姬,你未跟主人打招呼!」

「說過很多次不要喊我做公主!!」


「哈,讓小鳥見笑。」山鳥毛沒制止他們日常不過的爭執,走上前彎腰笑着問審神喵前來的原因:「喵,貓買了好東西後發現真的不合自己喵。如果山鳥毛不介意貓偷偷試了一滴,可以請山鳥毛收下嗎喵?」


「呀,小鳥送禮物過來,我等又怎會嫌棄?」山鳥毛彎腰靠近審神喵時,已隱約發現今天的小鳥和平日不同,再加上她剛才說了「一滴」,立刻猜到她爪裡的木盒放的是甚麼東西:「讓我猜猜……是最近小鳥送給某幾位刀劍男士的香水?」


「Bingo!」審神喵想拍爪,但想起爪裡的東西惟有暫時忍耐:「很聰明,不愧是山鳥毛喵!」


「小鳥的小小變化,作為守護小鳥的人當然會發現。」看到審神喵遞上木盒,山鳥毛本想輕拍貓頭的手改為接過禮物,得到准許後打開欣賞:「很濃烈的味道,小鳥會挑選這類香水叫我意外。」


「那時是有註明是味道很強烈、特別,有建議初學者先用其他香氣,待確定自己喜歡那種木頭的味道再買呢。」審神喵終於可以自由地搖爪甩尾:「可是,它形容是用木頭最中心的部分提煉的味道,害貓很想知道是怎樣喵。」


「貓咪的好奇心果然特別旺盛。」拿着主人送的東西,不當面試用,在山鳥毛眼中是一種失禮,所以他很快打開瓶蓋,把沾香水的棒取出,一面將「塞子」換為滾珠頭,一面將香水棒上的香水沾到手腕上再輕輕用另一手腕抹勻。


「果然很適合山鳥毛喵!」


「謝謝小鳥,我會非常珍惜妳的心意。」山鳥毛多少意外這香味很適合他,臉上的笑容多了欣賞的成份:「就請小鳥期待我們的回禮。」


「喵?貓只是送來貓用過一點,自己不適合的東西……回禮……太客氣呢喵。」


「收了禮物一定要回禮,何況是主人眼光獨到下的心意。」山鳥毛輕笑,拿起手裡的木盒:「我很喜歡,單是這一點已值得回謝。」


「……是!」


P.S.:事後一文字則宗收到消息後如何跟貓咪較勁,之後怎樣被藥研藤四郎趕走的事就不必多提(點頭點頭)。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댓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