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九‧五

壞貓咪會亂買不是第一天的事。

壞貓咪會連續亂買也不是第一天的事。


「哎呀哎呀……主人今天會逃得過嗎?」看着某短刀一面頭頂冒煙一面奸笑的樣子,亂藤四郎以一副等看戲的表情,問一條他早知道答案的問題。

「那……那個,我們要救主人嗎?」完全感受到近侍刀的「惡意」,浦島虎徹冒出一身冷汗,擔心地反問亂藤四郎,沒察覺對方這次不打算救貓。

「救不了呢,放棄吧。」亂藤四郎決定明言。

「吓?」

「好幾個包裹,雖然看起來份量不大,但是啊,我記得主人每次買以這種包裝方式運送的包裹時,快則當晚,遲則一、兩天就會看到主人或者藥研哥哥會有看起來不便宜的新首飾……這次呢……我數數……一、二、三,咦?狐狸去而復返?!四包耶,真的沒救了。」

「……沒集貨送來,主人這次是失策。」

「很可能沒集貨服務,或者……嗯嗯,根本是現世不同地方寄出,無法集貨呢。」亂藤四郎示意浦島虎徹望向另一邊:「剛剛狐狸回來補送包裹後,連加州先生都放棄救主人,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們,以免被小雲雀踢。」

「跟小雲雀有甚麼關係耶?」

「主人敢這樣買,相信她早有辦法呢。我們還是不要妨礙他們夫妻恩愛。」

「……哦。」浦島虎徹這一聲「哦」,可是隔了超過一分鐘才發出。


正如亂藤四郎的猜測,踏進大門的貓咪是以尾巴捲着藥研藤四郎的脖子,抬頭挺肚,咳,「胸」地大步進門。


「哈哈,散場散場,我們的貓咪今天似乎很會玩,不打擾他們。」

日本號的發言成為一眾刀劍退場的訊號,就連壓切長谷部也放棄救援那種。


反正昨天安然渡過,今天也不會有問題。


房間內,一隻頭毛滴着水,被短刀按着吹毛的貓咪努力拆拆拆。


然後,臉色一沉。


「喵……可惡的色差!!結果不是紫色呀喵!」有貓怒哮。

「喔?終於承認這次買東西被騙了嗎?」

「那是螢幕的色差,不是被騙呀喵!」審神喵秒回再補充:「而且,那本來是為藥研而買,是跟藥研的代表色,和貓當貓咪時毛色一樣顏色的石石!!現在只不過代表藥研今年沒周年紀念禮物,喵!」

「啊喂!!大將買錯了不要算到我頭上!」教訓對方亂買事小,今年沒禮物事大,藥研藤四郎計較不了這樣多,立刻往眼中的重點吐槽。


審神喵鼓起腮繼續拆拆拆:「喵……這款石一點也不漂亮……」

「又被騙嗎?」

「喵!!這堆超好看!!貓撿到便宜了!貓的生日石石!!」

「喂,不是說會留來做飾物給我嗎?」有刀機不可失地為他爭取今年的禮物。

「幾秒前說貓亂買的刀是誰喵?」

「只是大將聽錯。」

「喊大將不會有結緣周年禮物,喵。」

「夫人請爪下留情。」


審神喵耍玩短刀的能力似乎越來越出神入化。


「喵,脫手套,現在馬上立刻,喵!」

「吓?」

「喔,那算了。」

「是,遵命!」


一隻古舊的戒指配件被用力套進藥研藤四郎因為火傷而略為變形的手指:「喵……只算剛好,有可能要強行拉開……」


那戒指的可調大小,但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所以很「結實」,除非用工具強行拉鬆,否則不可能動它分毫。


或者叫短刀去做。


「不要拉斷啊喵。」

「這樣比要我直接戴難辦,反正戴得下,直接用就是。」極短的力量很強大,包括破壞力上,藥研藤四郎當然不希望快到手的禮物因為他亂用力而消失。


「好,那貓過幾天休息造戒指送給藥研。」審神喵指指新買的「石石」:「藥研的生日石加貓的生日石。」


「我的生日石?」


「換算很麻煩,而且歷史記錄似乎不只一個,所以強行換算會同時出現是新曆五月和六月的說法,還沒談曆法是否有差異等問題,所以貓直接買四月的回來了,像沙粒那些便是。」


「沙……很小……等等‧四月的話……不就是……」被迫學習過生日石知識的藥研藤四郎想起一事。


「對啊喵,是鑽石,沒有證書,質素連普通也不算的等級,便宜得貓買一堆也沒問題,所以可以用來做對戒。」


沒有像平日般吐槽亂買,或者要對方買一顆真正閃亮的珍品,藥研藤四郎聽到「對戒」後雙眼發亮,不過很快端正起臉掩飾反應。


「嘿,真有意思,謝謝大將!」

「喵?還大將?」

「是,謝夫人!」

「乖。」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