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九

「喵喵喵……」審神喵從現世下班回本丸後,在藥研藤四郎開口前一尾巴塞住他的嘴巴,然後拖着他離場。


「哎呀,主人今天很奇怪呢。」亂藤四郎側着頭思索:「出外工作後第二天沒請假,明知道那個笨蛋哥哥會質問她今天收貨的事,但又拖着他走……唏,不管了,反正最後只有主人欺負藥研哥哥,藥研哥哥如果敢欺負主人最後還是會因為主人的命令而輸掉呢。」


雖然主控組早就埋伏在大門附近(呀,因為今天有刀收貨時又奸笑得很好可怕),但看到他們的貓咪主君大模大樣,胸有成竹的樣子 + 亂藤四郎的「推論」,所以全部徹退,頂多留意一下電話,看看有沒有命令傳給他們。


某隻貓咪趾高氣揚(?)地用尾巴拖着她的護身刀回房間,很有主人氣勢地丟下一句:「貓的東西先不准碰,貓白白後再找藥研。」


砰!


有刀在迷你浴室的門關上後才「醒覺」今天他的貓咪大將很怪。


更怪的在後頭,不過那時候也是解答時間。有隻貓咪匆匆忙忙洗完澡,滴着水走出來要拆箱,藥研藤四郎只好捉住她,按住她的頭來吹毛。只見審神喵快速用爪(下秒爪被裡塞進一把小柄)拆開紙箱,飛快把放在紙箱面的東西搬出來,然後在裡面挖出數小盒東西後,開心地站起來轉圈圈。


「喂!我還在幫大將吹毛!!」藥研藤四郎差點失手捲了她的頭毛進風筒。啊,對了,她又沒理會裡面的BL本本。


「命令……啊……貓先拍照!!」審神喵立刻拿出電話拍拍拍,下秒就發號司令:「喵,命令!!拿……拿一套到粟田口送給一期和那隻鶴。先說好,一定不夠分,他們打起來貓不會管。」


「吓?」看到內容物的藥研藤四郎愣住。那個只有手掌大的紙盒裡只有六顆小小的乾菓子,一套有兩盒,不可能平分,要切開分也因為尺寸問題非常困難。這次任務……可以用打遡行軍取代嗎?


「藥研的表情好像不想呀喵。」審神喵沒回頭看,但也猜中短刀的想法:「一套留給我們自己吃,然後喵……有鶴那盒貓一會兒拿去伊達組那邊,看看那隻最後一定沒有份吃的鶴會不會被他們投餵……」


「收起妳的BL腦,還有,那盒我會拿過去!」


「讓藥研拿一定不會送過去喵。」審神喵用非常肯定的語氣回覆,氣得短刀別過臉,冷冷回一句:「那大將自己拿,剩下的一盒給誰?」


「還沒……喵?亂,怎麼來了?」感覺到外面的氣息,審神喵在望向房門的同時,看到亂藤四郎朝她揮手:「吶呢,我那個笨蛋藥研哥哥欺負完主人沒喔?」


「啊喂!說得我一定會欺負大將那樣。」


「因為是一定呢,藥研哥哥今天代主人收包裹時的表情好可怕……」亂藤四郎努力模仿藥研藤四郎今天收貨時的表情,審神喵大笑一會後突然想起最後一盒的菓子的「處置方式」:「喵,亂,叫浦島來……」


她告訴亂藤四郎乾菓子的事,並說他可以不用搶,因為可以和浦島虎徹分剩下的一盒,沒想到亂藤四郎搖搖頭:「搶回來的點心比較好吃呢,如果主人沒想到分配方法,我有個建議……」


當天晚上,在粟田口家「混戰」,再變成切迷你乾菓子大賽之際,本丸有六振刀劍陸續收到要到審神喵房間的訊息。他們輪流緊張地衝去貓咪的房間,再以櫻吹雪的狀態離開。


「喵,突擊抽獎的方式很好玩呢喵。」根據亂藤四郎的方法,先剔除粟田口刀派和伊達組,然後用電腦抽籤出可以獲得「主上的心意」的幸運兒,再以私下通知的方式請他們輪流去領取,故意不在群組說是避免有刀被攔途截劫。


「偶爾這樣玩也不錯呢喵。」看到大家高高興興地拿走那極迷你的特別菓子的模樣,貓咪心生偶爾做一點有趣的事讓大家高興也無妨的想法。


「大將如果買東西給其他人,記得我和孩子們一定要有一份。」看穿貓咪想法的短刀立刻「提醒」。


「藥研吃醋?」


「這是大將給我的特權。」


「是,吃醋怪。」


P.S.:當一期一振和鶴丸國永知道那些乾菓子,是他們的寫在神社供奉周年紀念時的特別點心,有點可惜他們把點心都讓出去,所以沒吃上。

P.S.2:早知道會發生這事的審神喵,把早已預留給他們,一顆草莓造型和一顆白鶴造型的乾菓子交給他們。這一次,他們決定偷偷在房間裡吃掉,不讓弟弟們知道。

P.S.3:後來他們才知道,伊達組也留了一顆櫻花款和白鶴款給他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