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三

「欸?有個笨蛋哥哥用香水呢。」偵察高,又對這類打扮的事特別靈敏的亂藤四郎,僅僅在和藥研藤四郎擦身而過的一瞬,發現對方今天不同之處,毫不客氣地叫住對方。


「與你無關。」


「吶呢,主人送好東西給你要感恩呢。」有短刀偷笑,發現他那個笨蛋哥哥有變化的還有表情,在偷笑好嘛。藥研藤四郎未知已被對方察覺他的表情在不知不覺間有所改變,仍在努力「飾演」一個冷靜自持的好近侍形象,說要趕着到辦公室工作。亂藤四郎「哦」了一聲,下一句令他的笨蛋哥哥露出「真面目」:「聽說喔,昨天主人同樣送了香水給其他人呢……」


「與我無關!」


「很兇的藥研哥哥……很可怕……」亂藤四郎故意拍拍胸口喊好怕,一旁看着他們的浦島虎徹一臉無奈,相比他那兩個哥哥不時的吵架,這種奇妙的鬥嘴同樣讓他感頭痛。


「這點小事也怕,要我請大將丟你單騎出陣或遠征嗎?」拆CP,尤其拆弟弟CP的事,藥研藤四郎非常樂意去做。


「你敢說,主人也不會呢。」亂藤四郎深知他現時幾近長期休假的原因,是和他們的等級已很極高,而本丸則非常需要培育其他戰力,是連遠征也一丁點經驗值也不想浪費的時間,所以有恃無恐地「追擊」:「加州先生那瓶完全是意料之內,但山鳥毛先生的那款實在叫大家意外呢。先說好喲,山鳥毛先生對身上的香水味隻字不提,但是耶,大家一聞就能猜出來呢。」


「……嘖,那只是大將買了才發現不合用的東西。」


「嘻嘻,我好像聽到滿滿的醋意耶。」


「亂,不要再逗近侍大人好嗎?很怕真的會變成吵架喔。」


「不會,不會呢,我們的藥研哥哥……吶呢,浦島,你剛剛又叫錯呢!要叫笨、蛋、藥、研、哥、哥,跟我說一次~~~」


「……藥研哥哥。」


「欠了兩個字呢,再來(笑)。」


藥研藤四郎偷偷翻了個白眼,並打算趁這個機會「逃走」,可是,要逃過極短+極脇的偵察是不可能。嗯,雖然某極脇沒打算欺負近侍刀,但他對他的另一半是極度「忠誠」,所以嘛……他在藥研藤四郎準備踏出一步時叫住他,而另一振極短馬上封鎖他的行動。


之後「審問」的事……嗯,不方便外傳,總之就是:


「所以,藥研哥哥其實沒真正收到主人為你選的香水?」


「主人買回來後可以自己選不是更好嗎?」


「不是喔,浦島,要記住這是心意問題呢!如果浦島說付錢要我自己選禮物,而不用心替我選……嘻,後果你應該知道耶。」


有脇差以極短的機動露出一身冷汗,臉色變白的「機動」也是。嗯,看來他明白了。


「不過,山鳥毛先生那瓶的確是主人一個亂買買回來,不算甚麼……呃,但我們看來真的不像,那香水實在太適合他呢,不說還以為特意為他找回來耶。」亂藤四郎見他的笨蛋哥哥悄悄別過頭鼓起腮,會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吶,好吧……偶爾要換過來,幫藥研哥哥訓練主人呢。」


「不要胡來。」


「沒事沒事,我保證我會有好好指導主人的方法呢。」亂藤四郎做了一個wink:「敬請期待喲(大心)。」


似乎,一場「陰謀」正在成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