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八七‧六

「請問兄者剛才……」

「不過是偶遇,並無其他意思呢,弟弟在妒忌?」

「不敢。」

「還是說弟弟擔心我被欺負?」

「我相信兄者的實力,不敢有一絲懷疑。」


髭切雖然表情、眼神無改,但內心只覺無奈,心裡閃過一瞬要讓那位美人見識一下不通情趣可以到甚麼程度,從而察覺他身邊的一振已比很多人厲害,不過轉瞬打消那個念頭。源氏的名聲、尊嚴不值得因為那點不甘而被破壞。


不過,取「對手」的長處去學習是知己知彼下的計謀,絕對是好事。


香水嗎?從那個純真直率的小鬼的反應看來,背後的意思只有一個。


「弟弟,請問可以有一個請求嗎?」髭切很快忘記半分鐘前的不快,朝膝丸勾起一抹甜美的笑容,很快聽到對方如往常般幾近可以用「忠誠」去形容的回應,好的,髭切承認弟弟的語調、眼神中那份無法隱藏的慾望和熱切,但滲雜的情感太多,不易感受到他的真正心情。


「噯,我想要『膝丸』香水可以嘛?弟弟有辦法給我嗎?」髭切平靜的語氣,全然不像說出對弟弟的名字。膝丸先是因為聽到他的名字而有一剎那感動,但很快因為那句「弟弟」而清醒,以為哥哥把「膝丸」當成某種事物的形容詞,眼神多了幾分悲憤:「兄者,我是膝丸!」


「啊?弟弟剛剛在說甚麼?」髭切很滿意弟弟因為名字的事而暴露多點對他的依賴、渴望的眼神,被逼急的弟弟會比較直率地展現那份可以說是禁忌的感情,怎樣看也不會厭。髭切壓向膝丸,指尖從膝丸的頸項滑向胸口,嘴裡還是之前的那句:「我想要『膝丸』香水,可以嘛?」


「兄……兄者……請問你……在說甚麼……」膝丸怎樣也想不到髭切會用行動告知答案,內番服的拉鏈被拉下,衣領被扯開,溫熱、柔軟的唇貼上他的頸項,而耳畔再次響起相同的話:「想要『膝丸』香水。」


「弟弟很香,願意交一切給我嗎?」髭切毫不客氣表明對膝丸的獨佔慾,聲線低沉且帶有壓迫感:「我不容許聽到不滿意的答案。」


「弟弟不會要我親自動手取吧?」


「兄者想要當然可以。」理解過來後,膝丸的眼神同樣充滿佔有慾,變得明亮而且自負,主動脫去兩人的上衣:「這樣就會滿足?」


「若是要哥哥幫脫褲子,我會一輩子喊弟弟做小鬼。」


「這種粗勞的事當然不會勞煩兄者。」慾望完全被點燃,膝丸眼裡只剩下他的兄者和接下來要做的事:「請兄者慢慢享受,香水要多少也可以。」


「就算要內外都染滿都可以。」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