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五四‧四

壓切長谷部接下藥研藤四郎「指示」,或者說主動扛下他的工作後,在去當跑腿和處理文件前,打算先解決昨晚留下的問題,也是他們兩刀昨晚最擔心之處。


軍心。


無論是上面的隱誨,但又「公開」的消息,還是源清麿昨晚丟出的震撼彈,全部都會引致軍心不穩。昨夜主上沒留下太多安撫的說話,反而提出刺激大家情緒的建議,今早又如常地被丟出門(連早飯也不吃打包帶走那種),只會令大家的情緒不斷累積,總有機會爆發,到時可能會軍心大亂。


「大家聽着,今天我會代理近侍的工作。」要大家安心,壓切長谷部認為要先確立他今天的身份,所以趁早飯後大家未離開飯廳時宣佈,可惜作了一個不大好的補充:「若在今天有何問題、需要可以找我……等等!你們……哇呀!!」


一大堆和昨夜相關的問題通通往壓切長谷部丟過去,甚至有刀一面不安地發問,一面安心地說「幸好不是原本的近侍大人,否則一定不敢問」那類感想,呃,當然包括「很好呢,就算問錯也不怕手合了」那種明顯是基於戰力差距,以至刀種歧視(?)的發言。


「喂!我准你們問問題,不是……不准堆過來!」


不好意思,壓切長谷部被埋了一次又一次,總之場面一片混亂。最後,壓切長谷部要日本號藉身高優勢才能將他從仗着一副小孩子臉蛋撲到他身上再壓倒的短刀堆裡拉他出來。


呀!壓切長谷部有強調裡面有真心擔憂的短刀,在長船派刀劍的「和譪可親的笑容」下作了這個保證。


有些事不去挑動可能會較好,即使只是暫時被掩埋,也比挑出來又無法處理影響較少,即使只是暫時。


「所以……抱歉逼得長谷部大人太緊,但……我很努力變強,也會被遺棄,甚至消失嗎?」謙信景光問了這道問題後,壓切長谷部立刻感受到他身邊令他灼痛的視線和可怕的威壓,終於明白有些事不能過於「盛大地」宣告。


「哈哈哈,沒事喔,我們在本部暫時不會有事。」日本號大笑幾聲為壓切長谷部解圍,而且朝謙信景光送上壓切長谷部禁不住妒忌的安心笑容:「至於幫忙嘛……雖然不一定有效,但試試也可以。我們的貓咪主人說過今晚開始提早七夕許願,或者相信一下天上的神明,為大家許願也是好方法。」


「是!我……我一定會努力!」日本號的回答不只暫時安撫了謙信景光,連同同樣不安的「大人」多少也起了安慰的作用,加上小豆長光順勢問謙信景光會否希望練習書法,以便可以以端正的字體去感動神明,將話題轉移至練習上,而像歌仙兼定等文系,或是熟悉相關儀式的刀劍,則主動接下壓切長谷部和日本號未去出門購買「必需品」的工作,而且主動為今晚的事找同伴協助,減少因「無所事事」而生的焦躁、胡思亂想的機會。


「看來工作大部分都被分走呢,我們走吧,長谷部。」日本號拍拍還在狀況外的壓切長谷部,得到一聲「去哪」的反問,笑着回答:「幫今早那個小鬼處理辦公室裡的所有文件……嘿,他家那邊到現在仍繼續傳來毆打和慘叫聲,大概還要點時間。你不是答應過那小鬼會扛起他全部工作嘛?靠你唷。」


「我命令你過去幫忙。」


「早知道呢,我可愛的長谷部主人。」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