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五四‧六

「唔……嗯……」

「睡醒了?清麿。」


「……嗯?嗯……天亮……抱歉,我又……水心子?」腦袋仍然是迷迷糊糊的源清麿察覺天色明亮立刻彈坐起來,對上水心子正秀疲累又通紅的眼的一刻不禁呆住:「很抱歉,我……」


「清麿沒做錯,無需道歉……」聲音帶着鼻音,但水心子正秀沒讓源清麿看清他的表情,伸手將對方拉入懷裡:「醒來了呢,很好。早……清麿。」


「昨晚好像妨礙了水心子休息,很抱歉……」在水心子正秀懷裡待了一會,腦袋逐漸清醒後,源清麿慢慢猜想到對方眼神疲累,而且滿佈紅絲的理由:「感謝水心子陪伴,抱歉因為貪睡而耽誤水心子今天的早飯和訓練時間。」


「是我自願陪清麿,沒睡好和清麿無關,不需要道歉。」水心子正秀深吸一口氣,不希望跟剛睜眼的妻子吵架,冷靜片刻後老實說出沒睡好的原因:「昨晚清麿一直做惡夢,我很努力很進夢境去幫忙,可惜偏偏無法入睡。無法遵守承諾在夢境裡保護清麿,要說應該由我來道歉。」


「……那只是夢境呢,水心子怎麼要道歉耶。」源清麿柔聲安撫,反倒是換他再次道歉:「果然是我吵醒水心子,很抱歉呢。」


「就是說……」水心子正秀甩甩頭,不想就算不吵架也落入互相道歉的循環,繼續闡述他無法入睡的原因:「睡不着不是清麿吵醒,而是很怕閉上眼後,若無法在夢裡救出清麿,再張開眼時會失去清麿。」


「心不斷亂跳,很害怕……清麿昨晚說出那些話一定很辛苦,所以夢裡會重現以前的事。」水心子正秀努力道出從昨夜聽到的夢話所拼湊出的情況:「聽到清麿有說過要放棄……我……」


水心子正秀終忍不住埋臉到源清麿的肩膀上:「所以,不用道歉,幸好現在清麿還在,所以甚麼事都不再要緊!」


「抱歉……」習慣令源清麿又一次道歉,不過水心子正秀再沒糾正,只是緊緊抱着對方在源清麿的肩膀、臉又蹭又吻,感受到丈夫的恐懼,源清麿遞上手回抱,思索一段時間才記得回以一句:「……我回來了,水心子。」


「清麿……歡迎回來……」

「嗯。」

「我愛你,清麿。」

「……嗯……我也是……」

「所以,只要清麿願意留在我身邊……我不會再生氣,也不會再發清麿脾氣。昨晚……對不起。」

「水心子不用道歉呢……昨晚是我行事過火,被……」

「清麿。」

「……嗯。」

「要再休息一會嗎?」

「……可以請水心子多抱住我一會兒嗎?」

「當然,清麿要抱多久也可以。」


兩刀的休息時間比預期久,一直在門外「觀察」的刀劍男士們看着那留在門外已有近三小時的早飯不由得擔心。其中一振機靈地向其他刀劍示意拿去更換,另一振則以訊息回覆他的想法,他們飛快合作,趕及在水心子正秀開門拿早飯時完成準備,然後其中一組靜靜褪後,留一絲空間予以防人數過多反而令源清麿因為情緒和能量無法負荷而陷入危險。


「嘛,早飯可是遲到不候,所以……」看到房門打開,已在門外等了一段時間的加州清光朝水心子正秀和房間內的源清麿展示閃亮的笑容,揚揚手裡的巨型藤籃:「準備了早午餐,已經和燭台切先生交待了呢,請問願意和我和安定一起吃嘛?」


「清光還請鶯丸先生泡了紅茶,是大包平先生今早從山上取回來的泉水呢。」大和守安定從加州清光的背後探頭,搖搖手裡的巨型保溫瓶:「保證好喝喔,希望源先生願意試試其他人為兩位準備的食物和飲品。」


「清麿,怎樣看?」


「嗯,可以……很抱歉……呃……」


「朋友不需要道歉。」

「要道歉嘛,應該是我們為突然造訪道歉呢。」


「那個……謝謝。」想到「最佳答案」後,源清麿突然感到心情開始放鬆,而沖田組則因為對方終於懂得接受他人的好意而一同笑起來。


「來吧,再說會餓壞呢,快點吃特製的早午餐吧!」


「啊……是,請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