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五四‧八

「喵……貓應該未換景趣……」傍晚時份,本丸大門收獲一隻目瞪口呆的大貓咪,她再三揉眼(下秒被藥研藤四郎阻止)、拍臉,似乎不相信眼前所見。藥研藤四郎為免有貓自摑至臉脥紅腫後換他被錯怪,所以讓她拍了兩下臉後捉住她雙爪制止,低聲回應:「呀,大將確是未換景趣呢。」


「喵?」看來有貓因為工作關係,腦袋仍然未上線,所以無法理解眼前的情況在「未更換景趣」下是代表甚麼意思。作為一個近侍,藥研藤四郎自然有責任告訴她大家的心情,不過,因為現世的瘟疫再「日常」也是瘟疫,這種在他們要「工作」的歷史線所未有的瘟疫,一定要嚴加防範……咳咳,簡單說……


「喵?!」

「喲,大將,先回去梳洗更衣,我再慢慢告訴妳吧。」


審神喵,退場(笑)。


「所以……大家都有份佈置和準備喵?」當一隻全身貓毛滴着水的貓咪爬出迷你浴室,藥研藤四郎伸手捉貓吹毛,一面吹一面告訴她情況:「呀,正是。有點意外,原本我找長谷部先生幫忙,打算他們弄不來下午會去處理,沒想到嘛……嘿,竟然大家都幫忙了。」


「或者,像大家所說,大家需要做一些事去分散注意力,以免胡思亂想。」藥研藤四郎苦笑,用力揉揉正在吹乾的貓頭,然後埋臉進去深深吸了一口:「不錯,剛洗完特別香。」


「變態,喵。」


「妳會笑就好,大將,很怕妳受昨天的公布影響。」


「……畢竟我們仍然安全,所以要比任何人更乖巧以免為本丸,或者本部的其他審神者惹麻煩。再說喵……既然那邊不想本部參與,摒除說話難聽的那些,不少還是說『自救』,沒發出向本部同僚求援的訊號,插手反怕被認為多事、炫耀自己很安全,暫時不要管呢喵。」


「明白。」藥研藤四郎接着交待本丸大致上的情況,亦告知她天保組今天未有出門,但「那小子」和大和守安定、還有虎徹家先後有過去拜訪,聽說他們兩刀情緒雖然有點低落,但源清麿的身體、精神狀況算是穩定,而且承諾今晚會和大家一起吃晚飯,相信不需要過於擔心。


「喵……有一事貓想和藥研商量……」審神喵要短刀附耳過去,話未說完藥研藤四郎已笑起來:「哈哈,慢慢說也不要緊呢大將,妳把話都混在一起喔……呵,沒事沒事,絕對沒問題。博多早已答應我們家出小判去買,不用擔心要怎樣說服他。」


「喵?所以?」


「現在去買,再請他們直接傳送過來,晚飯前我會送過去。」藥研藤四郎直接說出實行方式,順便催促審神喵實行,轉眼間,貓咪指定的東西就經過特快傳送通送送到他們面前:「我去送貨了,要一起嗎?」


「要,喵!」一貓一刀快步往天保組的房間走去,審神喵先在不遠處等,藥研藤四郎帶着「伴手禮」過去敲門,水心子正秀起初誤會門外的人的意思,說晚飯前一定會和源清麿出門,請他先回去向審神喵報告。


「不好意思,看來水心子先生有所誤會,我不是來請兩位出門,而是奉大將之命來送貨。」藥研藤四郎的話終得到水心子正秀回應,房門打開看到兩份份量不少的「禮物」,水心子正秀禁不住露出茫然的眼神,藥研藤四郎笑着回應:「是大將,還有我們家裡送給兩位的渡夏禮物,若兩位不嫌,今晚可以換上。」


「換上?」抱着沉甸甸的禮物的水心子正秀未及反應過來,藥研藤四郎已經轉身離開,背向他揮手走向審神喵。貓咪伸長(幾近不存在的)脖子,看到水心子正秀的表情不算太壞,總算稍為安心,很自然地用尾巴勾上短刀的手臂和他一起離開。


沒多久,本丸的群組收到審神喵的「命令」:


「今晚開始會換上上面送的七夕景趣,歡迎大家以適合夏日的打扮『出席』,掛上你們的七夕願望,喵。」


「很貴重的禮物呢,水心子。」剛看到訊息的天保組兩刀拆開兩份禮物,源清麿一愣,然後溫柔笑起來:「一起換上後去向主人道謝,水心子認為如何?」


「就照清麿的意思。」


經過一天的發洩,本丸裡的大部分刀劍男士情緒算是穩定下來,尤其當他們看到換上新景趣後的銀河,還有耀眼的星星,再加上七星劍提醒他們可以向星星許願後,「希望」再次在心底重現,大家都努力發揮今天練習的「成果」,以最優美的書法寫出他們的願望。


「來不及想,不熟悉寫字可以用這邊的範本喵。」審神喵揚揚爪裡「時之政府」為各本丸準備的一撕即掛的短冊本:「喵,貓爪殘,字體很恐怖,先掛一個喵。」


「願本丸永世長存。」


看到笹上的短冊,大家立刻會意審神喵的心思,陸續掛上他們的願望,希望這些願望可以得到上天的眷顧,即使看似不可能都可以成真。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