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五五‧六

姬鶴一文字用「儀式」去形容一文字則宗的「會面」,天保組最初以為只是比喻,但正式到一文字則宗的房間「回覆命令」時發現,一切並非誇飾。


山鳥毛和日光一文字在場是意料中事。


石切丸和笑面青江在場完全出乎他們意料。


「哈哈哈,可愛的小傢伙嚇一大跳吶,老爺爺的安排看來挺新鮮,對嘛?」一文字則宗大笑過後,請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坐到早已備好座位的書桌前,書桌放上茶杯,中間有一個空的銅盆,物品不多有明顯收拾過的狀態,但那個突兀的銅盆明顯和他們要做的事格格不入。


「監察官大人似乎在忙,大人吩咐的自白書已經備妥,請容我們放下後先告辭。」踏進房間後,源清麿因為房間內有「熟悉的人」而感混身不自在,笑面青江溫和的視線落在身上的一刻,更是條件反射地讓他釋出一絲反抗意識。一文字則宗笑着待源清麿冷靜,而察覺他氣息變化的大脇差則換了個勸止的神情,朝他們輕輕搖頭。


對受過傷害的人來說,這種程度的「安撫」沒有任何作用。


甚至會刺激他。


源清麿不理會一文字則宗的再三示意,不但不願坐到桌子前,而且退回近房門的位置,令本應往前走拉開椅子準備坐下的水心子正秀移回拉開的椅子,走到源清麿的前方擋在源清麿和其他人之間。


「可愛的小傢伙們,怎麼今天像全身長刺那樣耶,那樣太無愛呢。」一文字則宗明知故問,見兩刀沒反應之餘,氣勢比前一刻更盛,收回略為輕佻的笑聲,回以溫和的神情:「我家的姬醬沒告訴今天有一個儀式嗎?哇哈哈哈,不要怕得褪後,老爺爺不會吃小孩子喔……」


「御前。」山鳥毛低聲提醒正事要緊,一文字則宗會意回到主題:「源小子的自白書,老爺爺算是收到,就請兩個可愛的小傢伙過來陪老爺爺看。請放心呢,這東西是我要你寫,那當然只有我有資格看。老爺爺可是沒大方得將自己努力所得轉讓他人……會要你們過來自有意思。」


源清麿悄悄咬一下唇,大步走向座位拉開椅子坐下,水心子正秀慢了一拍反應,正要快步走過去卻聽到源清麿的話:「監察官大人既然只要求清麿繳交自白書,相信水心子已完成協助、監察我完成工作,以及護送我前來的任務,請監察官大人准水心子回去休息。」


「我有看到上面那份是水心子小子的證詞,源小子,你繼續過度保護他會降低我對他的評價,不論工作能力還是作為一個丈夫的能耐。」


「清麿,你答應過我有事要一起面對,請你遵守諾言。」


正式開始「面談」後,一切相對順利起來。一文字則宗承諾過般一個人靜心讀着兩人份的「自白」,而且盡力維持他平淡中帶着一絲玩味的表情,即使已無法藏住至水心子正秀都能察覺他的情緒變化。房間不消一會已寂靜得只剩下呼吸聲,直至一文子則宗看完所有內容。


「老爺爺已了解,解釋和之後的處理會由老爺爺親自指揮。」一文字則宗的眼神、語氣洩露出他的怒意,日光一文字立刻上前為他換過一杯熱茶,隱居老人呷上一口後,眉宇間的的怒火暫時壓下,再呷一口後,如面具般的輕佻笑意重新回到他的臉上:「要工作呢……事情老爺爺全記下,為保證不會違反諾言,有事要兩個小子幫忙完成。」


放下自白書後被移到一旁的銅盆重新移到桌子正中,下面墊了一塊隔熱板,山鳥毛上前放下打火機再退回原處,一文字則宗拿起封面在一角點火,然後放進銅盆裡:「源小子,水心子小子,我命令你們親手燒掉你們寫過的話。」


「逐張逐張地,看清楚裡面所寫後燒個清光。」


「甚麼?」兩刀一愣,與此同時,一直在旁邊坐着的石切丸和笑面青江站起來,一個手握御幣,一個召喚出本體,一副準備迎敵的模樣。


「哈哈哈,忘記解釋呢……」一文字則宗的笑聲喚回兩振打刀的注意力:「儀式,和過去切割,不再被它的力量繼續纏繞的儀式。」


藉着回憶、書寫喚起記憶、感覺,以及令因緣之線「顯現」,然後再親手淨化、送別,切斷能量、感情上的連繫。


過去的歷史依舊存在,但儀式希望讓他們理解過去僅為過去,歷史只是歷史,而非繼續糾纏的夢魘。


「請神刀和靈刀來是以防萬一,昨夜啊,大概你們還未知道外面搞出多大的陣仗呢。」一文字則宗沒有細說昨夜的情況,再度請他們輪流逐頁拿起他們的自白,確認裡面的內容後放進銅盆裡燒燬。


「就當把一切稟報上天……哈哈哈,雖然不一定理會呢,但不告知就一定不會有結果,對嘛?」


時間很漫長,日光一文字在兩刀開始燒自白書後出門準備天保組的點心、飲品,讓他們在情緒受困時可以休息片刻,亦可藉美味的食物稍為安撫情緒,到完成「儀式」已是午飯時間。


當中他們忍淚,至無法忍耐哭起來的次數,大家也無法細數。


「御前,請讓我送兩隻雛鳥回去後再和御前商議後面的事。」山鳥毛扶起水心子正秀,並耐心等待源清麿扶着桌子站起來。


「讓我來也可以呢,我是指送他們回去。」剛才奮力斬殺突然出現的各種怨念的笑面青江已收起殺氣,回復溫和柔順的表情:「源先生似乎需要他人攙扶。」


「沒事……」


「我可以扶清麿回去。」


「兩個小傢伙看來要學習接受他人幫忙呢。」一文字則宗直接請山鳥毛、笑面青江和石切丸合力送天保組回去並請日光一文字為在場的所有人和相信已起床的姬鶴一文字準備午餐,並說他需要時間整理思緒,午後自會向其他刀劍道出他的「報告」和指示。


「你們兩個小孩,今天留在房間休息,有任何需要儘管吩咐日光小子。」一文字則宗在他們出門前再三提醒:「請當這個要求為命令,一個影響我對你們評價的命令。」


「領命。」


事後天保組怎樣請日光一文字幫忙不是重點,一文字則宗則如承諾所言向本丸裡所有刀劍男士「宣佈」作為監察官的「指示」,以源清麿的指控早已在上面的人的調查範圍內,為保證證人和防止疑犯逃逸,只可以告知他們源清麿是重要證人,必須受到保護,要全部人為之前聽到的事保密,而且未得到上面授權不准追問,否則會視為騷擾證人。


算不上有告知他們內情,但足以讓他們暫時安靜和不再追問,也暫時制止大家過度私下討論。


完全制止他人多想是不可能,讓大家認為事情正在處理而減少多餘的關心大概是較好的做法。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