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五五‧三

回憶並不容易。

尤其是要回憶痛苦的過去。


一文字則宗給了天保組一個很明顯的「提示」,希望源清麿整理他的過去,再借他人之手「清理」。那個「以監察官」的身份不是以階級去威逼他們,而是希望可以幫他一把。加上,頭腦冷靜下來後,源清麿知道現時不適合胡亂說出太多相關的事,一旦引起恐慌,或者傳了出去輕則傷及自身和水心子正秀的安危,重則怕有人為了湮滅證據,會以各種方式催毀本丸。


現在不是「對抗」的時候,要學懂服從,就像當初的時候。


「清麿,請不要勉強……」兩刀花了近半天冷靜、沉澱思緒,山鳥毛親自送來他們準備的豐富午飯、點心,姬鶴一文字則不只一次過去為他們泡茶,以及以他的角度去解釋這兩天源清麿噩夢的情況。表面上看來好像和「任務」無關,但有助源清麿整理他的想法,慢慢地逐筆逐劃地寫出當日的事。過程比想像中漫長,源清麿一再因為情緒低落、崩潰而需要休息。水心子正秀多次請源清麿停下,但全被他拒絕,惟有充當人型坐墊,讓源清麿坐在他懷中,不時可以呼吸帶有他氣味的空氣。


即使這個動作會勾起源清麿的不快記憶。


「……沒關係呢,要想起那些事、感覺才可以寫下去……」每筆每劃都充滿淚水和痛楚,兩刀時而啜泣,時而痛哭,不時緊抱彼此,因為過去的種種互相向對方道歉,直到深夜才能勉強完成一文字則宗交待的「自白書」。


連同水心子正秀的份。


縱然聽到外面嘈雜,那天他們甚麼也不想管,放任他們的心落入回憶和悲傷、憤怒,以至內疚等種種情緒之中,即使累極而睡亦只代表往「下一個挑戰」進發。


門外嘈吵不是沒原因。正如一文字則宗的預計,源清麿回憶、整理思緒「招來」各種「怨念」。那些「怨念」相信大多是源清麿本人的情緒具現化的結果,亦有部分是和源清麿因緣極深,因他心念變化而顯現的意念,可以算是往事的投射,或者是刻印在源清麿內心、靈識深處,那些同為受害者留在世上僅餘的思念。


因此呢,他們的房間外都是誦經聲,也有淨化的咒文,亦有安撫等等的祝願,當然也少不了殺戮的聲音。地藏行平原打算只找江雪左文字協助,意外地整個左文字家都出現,而且,數珠丸恆次像是知道甚麼般在集合時間突然在天保組房間外出現,並帶上山伏國廣。晚上是短刀,尤其是極短的世界,愛染國俊在「儀式」開始不久出現,主動幫忙「安慰」各種悲哀、內疚、憤怒等等思念;接下來,源氏兄弟亦出現,把一些較「頑固」的執念斬斷。


嗯,可想而知非常吵,山伏國廣那些「咔咔咔」的笑聲,最後吵得一直在屋頂上「看守」的鬼丸國綱難以忍受,直接下來踹飛不聽勸的受害者們的殘餘能量。


「你們要勸我不制止,但麻煩儘快解決,否則裡面的人會崩潰。」

「嘿,知道。」

「哎呀,這點小事不用提醒呢。」

「感謝諸位相助。」


時間,是天保組剛睡下不久。


換到姬鶴一文字主場的時間,源清麿剛開始如這幾天般無法被喚回神志,在夢裡再度經歷以前的可怕時光。幸好,今天猫丸的姬鶴一文字到訪時已為水心子正秀作了準備,贈予他們可以放鬆入睡,而且有引導夢境力量的香囊,所以這晚水心子正秀在源清麿剛出現狀況的一刻已撞開連接兩人夢境的「門」,打趴準備侵犯他的「人類主管們」。


「清麿,醒醒,快點醒來控制你的夢!」


「水心子……不要……不要過來,快點走……我沒事。沒錯,我沒事……不要讓他們發現你!」夢裡的源清麿被恐懼所控制,正當水心子正秀非常焦急,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姬鶴一文字們合力往源清麿的夢灌注他們的力量,並請水心子正秀再次喚醒源清麿。


「清麿,快醒醒,你已經逃出去了,我們現在已經在一起……」

「我會在你身邊守護你!」


「我……抱歉……麻煩大家……」夢中的源清麿勉強回復一點意識。


「助你脫險是御前的意思,是我們的任務,請不要說是麻煩。」


「……是。」


「既已清醒,請在明天的儀式前學習掌握自身的力量。」


「……明白。」


「走吧,清麿。」水心子正秀拍拍意識未完全清醒的源清麿:「這次我會陪清麿到最後,包括夢醒後。」


「……謝謝。」


「上吧!」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