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五二‧三

正經起來的審神喵,多少會嚇不少刀劍一跳,尤其在現在的氣氛,所以最初的「問題」較為「正常」:


「裡面的本丸會怎樣?」

「刀劍男士呢?」

「暫時不肯定,因為之前沒有類似個案。」


「等等,他們不是和我們一樣剛開始夏日連隊戰嗎?」

「大部分已拿到實休,但實休剛到本丸就被宣佈會本丸解體。」


「不是剛開設正體中文分部嗎?」

「上星期第一批就任的審神者剛過一周年,本應仍在慶祝的餘韻中。」


「真的不能搬過到本部?」

「暫時的消息是這樣。」

「竟然浪費戰力,上面那些傢伙是認真?」

「長義,你可以直接向上面反映,要揍他們算上貓一拳。」


「哈哈哈,有形之物終有日歸於無形。」

「三日月閉嘴!」


三日月宗近的話直接戳至已在流淚的刀劍大哭,即使說刀劍男士和人類不同,早已以刀劍的身份見證不少分離,但有了人身後,真正嚐過親情、友情,甚至愛情時,「分離」又如此地接近時自然容易感到身受。


場面有點失控,藥研藤四郎有試過叫停,但在大哭的刀劍中包括弟弟時,他也無法忍心喝令大家忍住。審神喵嘆口氣,用尾巴指指桌面:「覺得不舒服、難受的話,幫忙拿碗筷去洗,順便洗個臉然後去休息喵,想幫忙,或者要照顧同伴、家人的都可以過去,請隨意。」


一陣嘈雜後,飯廳內已少了近半刀劍。


「亂,你和大家一起去洗碗。」藥研藤四郎低聲「提醒」,但亂藤四郎搖搖頭,不大高興地回應:「吶,保護太過呢,藥研哥哥。」


「亂君……」源清麿卻言又止,心思細膩又高偵察的極短自然會發現。亂藤四郎笑着搖頭,緩緩走到源清麿前方輕聲問:「可以讓亂陪伴在側嗎?」


「請清麿自行決定。」察覺投到身上的視線,水心子低聲「回應」:「無論清麿打算說,或者回去休息也是,我答應過會尊重清麿的決定。」


源清麿請亂藤四郎坐在另一邊,不過沒立即開口說出他的「想法」,反而是請大家先說,絕大部分刀劍男士在意是浪費戰力,同情將被驅逐的審神者和他們麾下的刀劍男士們,也有人提問那些刀劍男士會面對的情況:


強制刀解回歸本靈?

被封印?

因為靈力逐漸消牦而變回刀劍?

流落在外,像政府宣傳過的其中一個遊戲般,懷抱着一絲和審神者相見的希冀,成為時之政府的秘密戰力?

因為想改變這段「歷史」而變成遡行軍?


種種很合乎常理的推測。


一文字則宗冷笑了幾聲,語氣惹人厭地說了句:「不愧是可愛的小傢伙,想法仍然單純可愛呢……很想教育一下……」


「大將,我認為妳先回去較好。」意識到之後的話題會「非常有問題」,藥研藤四郎低聲提醒,審神喵點點頭後站起:「貓相信留在這兒不方便你們詳談……」


「主上?!」壓切長谷部有意制止,但被一文字則宗打斷:「實在難以推定是否有愛的決定……哈哈,雖說隱居的老爺爺不擔心被事後算帳,但違反人世道德的事,主人還是少聽為妙,以免日後惹禍上身呢。」


「則宗,貓離席不等於你可以放肆,你在做的事不要以為貓完全不知道……藥研,後面的事拜託了。」


「是。」


「臨回去前,貓希望提醒各位一句:珍惜現在手上所有。我們暫時身處的區域仍未被納入要被革除的地方,但未來很難預料。就貓所知,那兩個區域的審神者不少打算先以和睦的方式向時之政府表達想法,代他們衝動行事只會令他們處境難堪……」


「所以喵,請先珍惜身邊人,有甚麼事一直想做,甚麼話想說也請早點下定決心呢喵。各位晚安,如果擔心今晚難以入眠,可以請藥研晚點為大家預備安睡用香草茶茶葉,或是安神的香薰。」


「理解,請主上(下刪)安心休息。」


審神喵離開,代表透露真實的時間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