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五九‧五

「討論會?喵,可以啊。貓說過很多次你們有言論自由,至少在本丸裡是耶。」審神喵在表演直播翌日早上出門前回答眾刀,當時她還未知道會有甚麼後果:「當然,自由不包括誹謗、洩露機密等等那些本身就不對的事,而且……哇呀喵!」

「喲,上班啊,大將。」

丟貓出門日課完成。


准許討論會,跟准許「研究」是兩回事。


「喵呀!!亂,為甚麼化全白的妝??呀……清光也是???」

「吶呢,偶爾要試試新的元素呢。」

「喵,不要,又不是在表演……也不是藝伎表演呀喵!」

「哦……我們現在去洗……」


「呀……那是甚麼?」

「嘿,大將以前不是說想養敵短刀嗎?真的我們無法捉回來,學他們那樣做模型也可以。」

「不准用遡行軍的屍塊做模型呀喵!!」

「吓?這樣可沒真實感。」

「手工不行不要推諉材料呀喵!!找根軟管然後在上面加裝飾,或者認認真真用球體關節給貓做出來,否則快點去捉超級可愛的敵短短,喵!」

「怎麼多了個『超級可愛』呀?大將的口味越來越奇怪。」

「貓就是愛短刀口味,不信問藥研,喵!」

「噗……」

「喂!藥研竟然笑?你和大將一起欺負我嗎?」

「快去做球體關節敵短刀,我不想要在本丸劃一個地方做養殖場。」

「……是。」


「哇!主殿……哇哇哇!飛過去了!!」

「……藥研,貓准你今晚宰鶴丸去烤,貓要脆皮的。」

「應。」

「等等……呀……南海老師,我要怎樣盪回去?」

「喵,外加一個……喵,不用了。」

南海太郎朝尊直接往藥研藤四郎的方向飛去,剛好落在他前面。

「呵呵,主人工作辛苦了,近侍大人你好。」

之後的畫面太殘忍,請容許不詳細描述,總之,有刀不但和鶴丸國永「通力合作」,還想「慫恿」感興趣的短刀們(咳,他們沒惹模造刀靈們,但引誘了秋田藤四郎等粟田口家的刀)一起飛天,結果自然是他們自己飛天(物理被打),請各位為他們兩刀默哀半秒(無誤)。


「喵……貓不管了!」看到又有一堆奇怪的刀劍在做奇怪的事(請不要問),審神喵終於抱頭崩潰:「貓去洗白白、換皮皮,喵!」


回到房間梳洗乾淨,審神喵終於有機會問問題:「請問……他們發生甚麼事?」


「不要問我,今早我送大將出門,回來後努力趕文件……只知他們整天都是那個樣子。」藥研藤四郎無奈攤手:「我認為不要管就可以。」

「叫貓不要管的藥研,好像打人打最兇喵。」

「誰叫他教兄弟們玩那個甚麼……掛鋼絲?」藥研藤四郎抬起頭思索一會,仍然無法說出正確答案,逗得貓咪大笑:「喵,會說『吊威也』,或者吊鋼絲呢喵,藥研怎會說成掛??呃……」

「剛剛鶴丸大嫂可是掛在半空。」

「早知道不讓藥研拉他下來打……可惜喵。」

「甚麼可惜,他差點害到兄弟們呀。」

「不拉下來,今天他不就當一晚掛白鶴嗎?喜歡還可以在下面生火烤耶。」貓咪一臉可惜:「原本真的可以做脆皮烤鶴喵……」


「哈,大將,那要吃嗎?我可以去『準備』。」

「已經教訓過,一罪不可以兩罰喵。」

「就照大將意思留待下次,反正那個鶴丸大嫂大概還未玩夠。」

「那,拜託喵。」

「請放心交到我身上。」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