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五三‧四

「加州,你知道他的事?」

「喂!大哥在問你,快點說!」

「兼先生,請不要生氣呢,相信加州先生是有苦衷才不會說。」

「不准逼清光!是我不想清光告訴我以外的其他人。」

「安定……不用替我辯解呢。」

「所以說,加州是知情?要知道,知情不報在新選組裡是不容許,必須受到懲罰。還有你,大和守……」

「贗品,我早猜到大概,照你所說,是否我和加州大人同罪?」

「等……等等……蜂須賀……」

「不好意思呢,長曾禰先生,不如……我們先給機會加州先生解釋好嗎?」


長曾禰虎徹的房間,是夜非常「熱鬧」,快吵起來那種。幸好蜂須賀虎徹的「獻身誘敵」,否則加州清光無可避免要受到「制裁」,甚至有可能因為大和守安定的「庇護」而令兩刀同罪。


當然也得感謝堀川國廣的調停。


「詳細情況未得當事人和他伴侶許可,我不會說。」面對「局長大人」的咄咄相逼,加州清光依然嘴硬,不過因為蜂須賀虎徹曾提到源清麿本人曾暗示不希望「他的家人」知道,擔心他會一時衝動而招致大禍,並提醒源清麿當時言語間似有輕生之意,所以房間內再沒刀劍男士認真逼供。加州清光只用很平靜的聲線,證實源清麿在飯廳的言論他早已知道,而且知道得更多:「我只可以告訴大家,源今天所說的話已曾經不只一次向大家表白過,而且,實際情況遠遠比今天所說的可怕。」


「我希望大家不要追問他,今天雖然他沒說幾句,但相信已經令他的情緒、精神變得很壞。」


一段時間前源清麿幾乎消失的記憶浮上,房間一時間變得寂靜無聲,幾分鐘後,打破沉默的人是蜂須賀虎徹:「我認為此事不應過度聲張,也不應有過度反應,尤其對源大人。說出那些話對他來說要承受很大壓力,適量的關心可以,但過度會有少看對方的意思,會有辱名家出身的源大人的名聲,希望大家注意。」


「蜂須賀……剛剛……」


「重覆的話我不會再說。」蜂須賀虎徹站起準備離開,臨行前毫不客氣地朝長曾禰虎徹甩下一句:「喂,贗品。七夕快到,明天陪我出門去選節日問候禮物給你兄長。」


「以前也沒……唔……」堀川國廣以較高機動摀住長曾禰虎徹的嘴巴,代他答應之餘還說一定會提醒他準時梳洗整齊出門,蜂須賀虎徹聞言滿意地點點頭,緊繃的眉頭略為放鬆地轉身離開。


「兼先生,明天和長曾禰先生爭相過去會失禮,過兩天我們去準備中元……不,夏天的答謝禮給源先生吧。」


「啊喂,國廣……我不懂……」和泉守兼定一臉問號,下秒立刻因為堀川國廣的眼神而閉嘴。平日乖巧的脇差眼神瞬間變得冰冷而且帶有殺意,低聲問了句「兼先生是不想出門?」已叫和泉守兼定立刻拾掌低頭道歉,以換取對方消氣。一如打刀所料,堀川國廣臉上馬上露出笑容:「嗯,那過兩天拜託兼先生幫忙拿東西呢。」

「知道……」

「為甚麼聽起來好像有人不大願意?」

「呀!!!是!知道!!國廣要我做甚麼都可以!!!!!」

「乖。」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禁不住反白眼,一人一個推他們出門,順便說他們明天會找人陪天保組在小茶室那邊吃下午茶,要他們千萬不要打擾。


「明天我們去買蛋糕和曲奇,安定還有甚麼想吃?」


「雪糕!」


「嘛……會融啦!!喂喂喂,不要用這眼神!!明天我找冰袋去買!!安定要一起去選味道嗎?」


「當然啊,我才不相信清光的口味,上次你買的玫瑰口味好怪!!」


「……是,這次讓安定去選,我也擔心太新款的雪糕會中伏……平時和安定吃沒問題,但一起吃會失禮……啊喂,安定……你……」


「清光的意思是我吃很差的東西也沒關係嗎?」大和守安定拔刀,臉上勾起一抹可怕的笑意:「首落死!!!」


沖田組吵吵鬧鬧地衝出長曾禰虎徹的房間,大概一切要待明天再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天保組這次的假期,遠遠比他們所猜想的輕鬆、熱鬧。 嗯,沒錯,熱鬧。 原以為會像以前那樣,一文字則宗只會「贊助」他們兩刀出門。會有此安排,一方面是為了可以在外面休息,不用擔心本丸的事務,另一方面可以迴避審神喵的「監管」請「外人」為他們治療。即使源清麿有向主人稟報他的狀況,以及提及治療師的事,但不受本丸之主的「關心」和「注視」下的治療,某程度是必要。 理由很充份,對嘛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