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二四‧五

直播的時間很快開始,一切都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正劇的內容如何嚇壞粟田口家晚點再說,因為嘛,當晚本丸大廣間受到可怕的「破壞」。


對,大家沒看錯,是破壞。


櫻暴雪險些埋掉整個大廣間。


「元兇」是誰不用多說,看到主上拿着代表他的顏色的應援棒,一面為表演中的同體打氣,一面讚美裡面的同體,因為語氣是直接包括所有的「壓切長谷部」,所以嘛,櫻暴雪是必然的事。


當然還包括以下對話:

「主上喜歡欣賞屬下唱歌?」

「喵,如果長谷部願意表演,貓一定會為長谷部應援呀喵!」


在這種情況下,不「雪」上加「花」才有問題。順便一提,日本號全程在看戲大笑狀態,不過因為壓切長谷部只顧飄花沒去制止,所以很難得地他可以一直放聲大笑,至於其他刀劍嘛,都很自覺地退到「災情」較輕微的位置繼續欣賞,嗯,同樣地沒刀劍制止,最多是陸奧守吉行覺得有趣,而博多藤四郎嗅出賺錢的氣息所以拍下片段以作「紀念」。


最後能夠「緩和」破壞速度和程度(大概是由預計全個大廣間塞爆櫻花,下降至淹蓋至沒超過審神喵圓肚肚的高度)的方法,是出自籠手切江。


「站上stage上,受到大家的愛戴是非常amazing的事呢。不過,只要是成熟的表演者,一定以最好的show回應。為了stage可以繼續,就算再激動,再高興,都要忍耐以免影響表現。」籠手切江邊說邊雙手放到胸前:「只要記住那刻,把大家的心意永遠銘刻在心底,未來以更精彩的show,更好的自己去答謝他們就是對大家最好的報答。」


壓切長谷部深受感動,爆發的櫻吹雪先是減弱逾半,然後再慢慢停下,壓切長谷部在櫻吹雪停歇的一刻,以最標準的動作向審神喵行了一個按胸禮:「請主上容我一點時間去作萬全準備,以為主上獻技。」


「哈哈,可愛的長谷部太一本正經,小心過度正經會變成沉悶的演……嘿,是故意丟歪嗎?完全偏離目標。」


「差點丟到我的徒弟身上啦!」為御手杵接住「攻擊」(嗯,是應援棒)的博多藤四郎抗議:「你們兩夫夫要調情不要傷到旁人!要丟就先通知我拍來賣!」


「喵!贊成!貓要拍下BL日後看!」雖然疑似是「主命」,但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即使努力再演也沒有先前讓人驚艷的效果,惟有暫時放棄。


不過,相信不會影響到壓切長谷部爭取審神喵親自打氣、讚賞的決心。


順便說說,那天飄着櫻花的刀劍不只壓切長谷部一振,只是在某刀強大的櫻暴雪下,正常飄花量的櫻吹雪完全不被計入「災害範圍」內。啊……是說某振被回過神的弟弟們讚美的太刀,還有難得聽到「他的仿作」讚美和專心一致地為他打氣的某打刀。不公開名字較好呢,要顧全大家的面子嘛(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