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二五

幸好演出那種內容的是政府的宣傳音樂劇,否則沒人敢想像當晚粟田口刀派的氣氛。


一期一振修行後沒有回復燒毀前的記憶,甚至和自身的「歷史」有一種莫名的疏離感的事,即使之後大家很有默契地沒有重提,但也算是埋在粟田口刀派的「弟弟們」心裡的一根刺,一旦被「撩撥」便會感到不適。可是,偏偏那個故事卻令他們另有想法。


「一期哥哥失憶……會不會和故事說的事有關?」

「若是這樣,我們的一期哥哥到底是誰?還是有更多一期哥哥?」

「一期哥哥只會有一個啦,故事的事看看就好,很可能裡面的事不過是敵人搞出來,多想就會中計!」

「對不起……嗚……」

「吶呢!厚哥哥,你是要嚇哭我們的五虎退嗎?」

「我……我沒這個意思!總之,我們不也是這樣嗎?吉光大人製造我們的時候,相信也……」

「夠了!」

「嘛……我過來看看你們怎樣,又要準備圍毆厚嗎?」

「藥研,救我!」


聽到來龍去脈的藥研藤四郎本想加入厚藤四郎的陣營,但看到一眾兄弟已在摩拳擦掌準備開打的氣勢,立刻說「表演的內容有可能夾雜虛構劇情吸引觀眾注意和付錢」的話,要他們改談其他,給了亂藤四郎機會找到機會帶頭讚美他們的「一期哥哥」,說以前他的表演可以更精彩甚麼甚麼(對不起呢,別人家的一期一振大人),成功轉移話題。至少,暫時粟田口房間裡現在是一片讚美一期一振的聲音,算是拯救了房間裡的氣氛。


對,因為表演後,一期一振似乎亦開始自我懷疑。


「只有我們的一期哥哥我們才會承認是我們的哥哥呢!」

「嗯!就算是其他本丸的同體也不算!」

「沒錯,我們的一期哥就只有一個!」

「吶呢,而且是超會唱歌跳舞呢!」

「……我們的一期哥哥……最好的……抱歉,想不到要說甚麼……」

「好!為了證明我們的一期哥哥很強,我們不如辦一個大大的祭典好嗎?」

「吶,笨蛋厚哥哥,那種叫演唱會,stage!不懂不要亂說好嘛?」

「嘿嘿……兄弟們,那就一起上吧!兄弟,一起唱歌嗎?」

「嗯。」


鬱悶的氣氛因為有趣的話題消散,在弟弟們簇擁,加上鶴丸國永的慫恿下,未完全回復狀態的一期一振答應大家一起準備演唱會的請求。


「喵,一期……哥哥還好嗎?」看到藥研藤四郎回到房間,審神喵立刻緊張地問道,故事的內容多少嚇她一跳,尤其是冷靜下來後細想,加上看到其他審神者們以極短的超高機動將貼出來的考據,貓咪被她的推測等嚇了一跳,立即放看完表演後一直坐立不安,又要佯裝不在意的短刀「回家」一看。


「呀,還好,兄弟們打算辦演唱會,要一期兄和他們一起表演。」


「那就好……喵?喵喵喵?」說出口後才理解到對方的話,審神喵很快呆住。


「就當是大家支持一期兄的方式就好。」藥研藤四郎說出實話。


「好吧,那就請他們加油,時間由他們安排喵。」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