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二九‧七五

「報告監察官大人,我們完成任務歸來。」因為「命令」在身,所以天保組兩刀在回到本丸後沒有立即找一文字則宗,而是像每次出門般,先去分發伴手禮,再帶同禮物(和之前一樣是魚乾)去向審神喵報告回到本丸的事,然後回房間收拾行李,最後才帶同最後一份禮物到一文字則宗的房間。水心子正秀以端正的禮儀向對方行禮,再從源清麿的手上接過禮物送出:「感謝監察官大人的照顧,這兒是我和清麿的小小心意,只是一些粗品,還望監察官大人笑納。」


「太一本正經的話不適合可愛的小鬼。」一文字則宗接過禮物的下秒開始調侃他們:「不是玩得很高興嗎?剛回來就板起臉,我會合理懷疑那兒未有好好招呼。」


「哇!不是!管家桑很好!監察官……呀……則宗大人請不要懷疑他……清麿,快點幫忙做證……怎麼在笑?清麿!」


「嘻,則宗大人只是在開玩笑呢。」源清麿掩嘴輕笑,見水心子正秀不服氣地扁嘴瞪住他後壓下笑意,柔聲向一文字則宗道:「則宗大人想必已看過水心子和我上傳的照片,還有初步報告。若有任何見解或需要修改、補充之處,還請則宗大人指教。」


「才剛說完不要一副公事口吻,現在換源小子嗎?罷了罷了,一堆政府出身的小傢伙對着老爺爺都是這副無聊的樣子,偶爾當個小鬼讓老爺爺好好疼愛一下又有多難?拜託有時候要用愛去體貼我這個老爺爺。」


「請則宗大人不要拿這種事向清麿開玩笑!」水心子正秀瞬間變臉,很快被源清麿制止:「則宗大人那些不過是老人的晦氣話,就請水心子不要太在意呢。剛剛水心子非常帥,為了我去頂撞則宗大人,很高興喔。」


水心子正秀的臉立時紅透,正想請源清麿放過他卻被一文字則宗打斷:「源小子,老爺爺猜你最想『請教』應是其他事,老實點。」


「吶,既然則宗大人知道,相信不用明言。」源清麿輕笑,眼神狡黠而不失溫和:「如果有不適合我們任何一人不適合聽之處,冀請則宗大人另約時間再談。」


「……清麿,聽起來的意思是你不想我聽。」水心子正秀很快聽出裡面的意思。


「咦?有那回事嗎?」


「源小子,精神稍為好點就開始胡來的作風,老爺爺不喜歡。明明被大家深愛着,卻選擇封閉自身……嘿,一時忍不住又在訓話,嘛,反正已在說也沒差,如果源小子比較吃階級的一套,我可以以長官的身份和你說,否則就請你視為愛惜你的老爺爺的忠告:事情請一起分擔,不只和你那位小傢伙,還有其他愛惜你的人,山鳥毛這幾天為佈局、散播消息的事未有安心休息過。」


「讓大家受到牽連的事,實在非常抱歉……」


「又來了又來了呢,這叫其他人怎樣接近你?」一文字則宗搖頭:「不是說請教初步報告和照片的事?先改好我再透露詳情。老爺爺的失憶症相信未嚴重得忘記自己交待你們去那兒做甚麼,不是說蜜月旅行嗎?怎可能合照都沒一張?內容也太正經,雖然有介紹房間設計、活動,也有和那個叫……呀,對了對了,管家桑的事,可是,一句你們充滿愛的交流從沒提到,怎叫人有興趣看?報告重新寫過。照片你們敢說沒拍過合照,我現在立刻打電話過去再預訂兩天一夜要你們立刻出發!」


「我們有拍!有拍!」水心子正秀立刻回覆:「清麿……不,我認為報告應該維持恰當的格式……呃……」


「水心子很厲害,想到不錯的理由,可是,不是水心子的意思是很難詳細解釋耶,尤其是要說服則宗大人的時候。」「元兇」源清麿苦笑後點頭:「上傳的照片種類、報告的格式和內容是我的意思。請則宗大人稍等,其他照片我們備份在其他地方,晚點整理、修改報告後再拜訪則宗大人。」


到晚上他們交出「及格」的報告後,一文字則宗如向源清麿承諾般道出他們最近的行動。


「早前姬醬們入夢的主要對象,是藉殘留在源身上的能量所牽引的人物,再以夢境作線索,追查所有相關的人。當然,裡面也有用一點手段……這點不方便告知,怕陷相關的人員進危險。」一文字則宗隨後表示一開始有不錯的效果,在夢境被交換「身份」,「切身感受」受害者們的痛苦的人們部分很快發瘋、疑神疑鬼,最後精神崩潰下自盡,或是遭遇各種意外身亡:「無法完全統計,但至死了數十人……不過,情況逐漸膠着。」


「難道都已找出來了?」水心子正秀忍不住反問,雖然死了一堆人的事令他感震驚,但「膠着」也可能意味已所有「壞人」已受懲罰。


「那個方法要有作用,一定要那些人仍有一絲道德感,懂得內疚,相信天理循環,或者說良心未泯。可是,剩下的人嘛……除了一些特殊狀況外,都是沒有道德感,不懂內疚,也無法同理他人的傢伙。」一文字則宗搖搖頭,合起手上的紙扇:「日光找到部分影片……裡面有不少受害人,犯事的傢伙全部沒有露臉,又遮蔽了靈力和身體明顯特徵無法追查,但是他們忘了一事。」


見兩刀身體緊繃,一文字則宗暫時止住話,待他們接受到「資料已洩漏,但妥善得到他們保護」的事實,情緒逐漸平復再繼續:「每個人的動作、喜好、說話語調等等都是他們的『指紋』,獨一無二,而且只要找到其他資料,或者有人願意作證就可以比對。」


遊廓是一個理想的找尋線索的地方,經過裡面的刀劍男士們的確認,他們找到相關客人,藉「旅館專屬優惠」引誘他們出現和找遊廓的刀劍男士作交易。


「拍下他們出入的照片、影片,交易前後的對話、狀況……呀,重要的片段當然有請他們幫忙偷拍,但暫時只作備用。」一文字則宗的笑容異常奸詐:「現在山鳥毛等人在不同論壇裡以不同身份放風說『聽聞政府人員召妓對象是刀劍男士』,先是引起注意、討論,沒人相信不要緊,之後逐步放出資料,尤其是和影片比對下的聲音資料。」


「等等,你打算公開清麿和其他人……」


「不要緊,若是能治他們罪,至少避免以後有受害者,我可以接受。」源清麿比一文字則宗預期快接受「安排」,而且有他本人的想法在內:「我亦不希望水心子……還有我日後有機會被他們要脅,或者,搶先公開有利佔先機,必要時較易控制言論。」


「清麿?!」


「哈哈哈,言之尚早呢!不過,老爺爺喜歡爽快的小子。一切要待時間發酵,操之過急只會壞事,也會連累幫忙的人,你們就在旁等待消息。」一文字則宗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我命令你們等待,不准插手。」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