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二七

「水心子今天很厲害呢,若不是禮讓少主們,相信會大獲全勝。」端午晚上,源清麿一面在窗台整理一面笑着說:「能夠用水槍戰勝極短刀們,不愧是水心子。」


「那當然,我可是新新刀之祖!」水心子正秀一臉得意,不過很快洩氣苦笑:「是大家禮讓,不算是我的實力,這點我是有自知之明。至於少主們……說禮讓太過譽呢,清麿。」


「怎會耶,水心子是非常厲害,當時如果立刻進攻一定會取勝喔。」源清麿柔聲道出他的想法,眼裡都是因為想像到對方取勝後雀躍的表情後的笑意,然後再補充:「所以,我相信水心子是出於溫柔的心,才會不對兩位少主出手。」


「……不是……」水心子正秀別過臉,而且臉紅起來。因為臉部的熱度上升的關係,忍不住遞手上去輕抓:「縱然是每天和他們見面,但小孩子的稚氣模樣在那刻有一種威力讓我無法有任何動作。要說大概算是有失刀劍男士的身份,無法專注眼前任務。」


「唔唔……不是呢,這已是溫柔喔,水心子。」源清麿停下手上的動作回頭望向水心子正秀:「今天是為了祝福小孩子健康成長的日子,要說任務嘛,大概是令他們得到祝福才是最重要。水心子沒有打倒他們,可以讓他們得到神明的眷顧,亦是作為刀劍男士盡忠主上的表現呢。不愧是水心子,在短短一瞬間會有恰當的反應,實在很厲害。」


「清麿,話都被你說……對了,回來後清麿一直在窗台旁做甚麼?」水心子正秀邊問邊走近對方,很快發現窗台上多了一個小小的裝飾:「鯉魚旗?」


細小,木雕的鯉魚旗(所以不需要風)擺設放在窗邊,而從回來起一直背向他的源清麿正在摺紙盔,已有三頂不同尺寸的紙盔放在鯉魚旗旁,似乎剛剛有刀是打算把紙盔戴到鯉魚頭上卻失敗,所以重新設計擺放方式。


「是江雪大人所製,地藏大人相贈的擺設,手工很精細……對吧?」源清麿頓了頓,為他的正在做的事加上理由:「今早拿出來裝飾時忘記添加武士頭盔,看到大家模擬戰都有戴紙盔作裝飾、分組,所以希望可以趕在今天結束前至少應節呢,抱歉準備不足讓水心子見笑。」


「不,不會。」水心子正秀用力搖頭表示他並不介意,突然想起一事:「鯉魚旗……我記得是家裡有男孩子時懸掛,本丸今天會懸掛鯉魚旗是因為其中一位少主是男孩。江雪大人做此物……」


「相信不過是單純是一份心意。在古刀們面前,我們再努力表現成熟,年齡差距都比人類大。」源清麿毫不在意地輕笑:「就當是節日祝福。」


冀望可以健康快樂地成長,某程度算符合他們的情況。


「呀呀……」水心子正秀理解並同意,努力嘗試不太脫離主題下轉移話題,以免不小心令對方對內疚:「聽說那些鯉魚各自代表不同意思……呃……」


「最上那一條是水心子,然後是我,最小的一條抱歉呢,因為我是男人,所以大概不可能。」源清麿臉上掠過一絲苦澀,很快回復平日的神態:「雖然有聽說過刀劍男士會有奇蹟,但是嘛……既然經歷過那些事也沒那種結果,相信我不是會出現奇蹟的一個呢。或者說,幸好沒有出現那種事,否則相信沒機會回到水心子的身邊……」


「實在很抱歉!」水心子正秀突然朝源清麿鞠躬道歉,嚇得源清麿瞪大眼:「那個……為甚麼水心子要道歉?」


「我粗心大意的話令清麿想起以前……啊……我是指痛苦的事,當然要道歉!」水心子正秀未敢立刻抬頭,靜待對方的回應。


「……沒事呢……」源清麿伸出雙手輕輕扶起水心子正秀再捧住他的臉,溫柔地望上一會後勾起一個淡淡的笑容:「謝謝水心子的照顧,感覺已比以前好太多呢。最初被他們恐嚇說,讓水心子知道會被水心子嫌棄。相反,若水心子會生氣,則是代表水心子同樣要受到相同的懲罰,所以不敢說,也不敢奢望會得到水心子的諒解……」


「清麿……」


「跟水心子無關呢,我知道水心子非常溫柔,而且很有正義感,一定不會像他們所說那樣……只是,當勾起以前的事後,那些話,那些可怕的笑聲在腦裡揮之不去,而且深怕他們有一天會找上水心子……」


水心子正秀想打斷源清麿的話,但源清麿搖搖頭,難得「違抗」水心子正秀的意思繼續:「當我發現水心子沒有因為那些事放棄我,甚至願意和我分擔……一點,一點地,開始相信『不會有事』,後來看到大家會為我抱不平,沒發生以前我擔心大家會因此連同水心子一起排擠,或要求主人懲罰我們的事,甚至……以前無法想像呢,最擔心、害怕的人,就是承諾會出手處理那些人的人。嗯,偶爾仍會害怕呢,但,已經安心很多喔。一切,都是水心子的功勞呢,所以,水心子請不要為你的話而道歉。」


「說過不用退讓……呀,習慣了,不好意思。」水心子正秀甩甩頭,順道甩開影響兩人關係的壞習慣,深吸一口氣後張開雙手抱上源清麿,枕到對方的肩膀上:「清麿剛剛的話,令我相信清麿正在轉好,很高興。」


「咦?」即使心裡明白水心子正秀的話是他的「練習」的一部分,但源清麿仍因那誠懇、欣喜的語調而愣住,過了好幾秒才勉強吐出後半句:「……怎麼……水心子不用壓抑自己的想法呢,就算是說教也沒關係。」


「呀,想說教是有一點,但更多是高興,所以沒有壓抑。」練習如何釐清感受,排列出優先次序後,水心子正秀慢慢掌握如何處理混在一起,對他而言有點複雜的情緒、想法:「清麿能夠說出那些話,對我來說是感受到清麿情緒越來越健康,越來越懂得接受他人幫忙,是非常進步,做得好的證明,所以,很高興、感動,說教可以慢一點。相信清麿會慢慢進步,之後即使不說教也會有更自在的說話方式。」


「……謝謝。」


「不用客氣,因為我真的很高興。」水心子正秀抬頭,捧住源清麿的臉,動作輕柔,像是對待重要的寶物:「依清麿覺得舒服的速度慢慢來,沒關係,就算突然心情不好退回去也可以,我會等。」


「嗯。」


「要休息嗎?按摩後再休息,想要更多也可以。」


「每晚也麻煩水心子……啊……」


「算不上麻煩,那是我答應過清麿會做的事。如果清麿想回禮……教我摺紙盔好嗎?」


「紙盔?水心子今天不是戴着嗎?」


「那是亂君幫忙做,他們動作太快,我完全跟不上他們的示範速度,希望請清麿慢慢教我摺法。」


「如水心子……呃……」擔心會被「再次提醒」的源清麿驟然頓住。


「呀,的確是我的願望,清麿,照清麿的習慣回答當然沒問題。」水心子正秀放鬆表情回以一笑。


「嗯,如水心子所願。」


「那麼,我現在先為清麿按摩,明天清麿教我摺紙盔,就這樣說定好嗎?」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