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九O‧七五

「嘛,接下來換我主持……」加州清光的話未說完就被台下的吵鬧聲打斷。


「啊?打完了?」

「嘿,還以為你這小子會受重傷。」

「不會是偷偷到手入室,順便用了手伝之札吧?」

「藥研,麻煩再到手入室看看資源和手伝之札的存量喵。」

「領命。」


「喂!其他人就算了,為甚麼連大變態也欺負我?」前面還能忍耐的加州清光,終於忍不住開口反駁:「不再愛我了嗎?」


「清光……」恐怖的音調響起,加州清光立刻身體一抖,幸好下秒審神喵有叫停:「是,是,你是貓可愛的清光,快點開始比賽,貓要看BL,喵!」


「大變態說我可愛……嘛,我好像……等等!大變態是想看BL而不是救我嗎?」


「再喊貓做大變態,貓真的救不了清光呢喵。」貓咪攤爪,示意加州清光看看在他背後摩拳擦掌的壓切長谷部和巴形薙刀:「所以喵,清光要讓貓看BL,還是繼續抱怨呢喵?」


BL相合比賽的下一個項目,就是以這種莫名其妙的方式開場,加州清光宣布比賽方式:「咳咳,嘛,大家聽好啦……好,安靜安靜……比賽的方法很簡單,每一對CP選一個站在木板後面,然後依照到時交給你們的號碼牌的位置站好,在洞裡伸出手,一隻就好。每個洞口的高度不同,有需要可以借助後面早已準備好的踏腳墊、椅子幫忙。呀……對了對了,有一事很重要,伸出來的手不可以有任何裝飾,戒指、手鍊、衣袖等等通通no!這是鐵則,違規者……」


「清光不會打算折掉大家吧?」在台側協助參賽隊伍的大和守安定馬上吐槽,加州清光馬上反駁:「我只是製造氣氛,安定不懂不要亂說!」


「喵,所以違規會怎樣?」審神喵乘機插嘴,加州清光頓時洩氣:「就只是取消資格啦……是要讓大變態看到開心的比賽,怎可能傷害同伴耶?」


分組時間轉眼開始。


「吶呢,我相信浦島的偵察,拜託你喲(大心)!」加州清光需要當主持,就是因為上一個比賽的主持現在要下場玩遊戲。

「我……若是我……」

「放心放心,浦島的偵察一定足夠呢,要有點信心耶。」

「……是!」


「喂,你過去,這是命令。」

「我的長谷部主人,你真的打算出陣嗎?」

「少講廢話,要我信你的偵察,我寧願親自下場。」

「嘿,那就等看主人的表現。」

「少多嘴,快過去!」

「是(樂)。」


「清麿……真的沒關係嗎?不如棄權。」

「未戰先投降,不是水心子所願,請恕我不會答應呢……那個,站在木板後,看不到大家的視線,相信沒關係。」

「不要勉強,清麿。」

「嘛,你們兩個快點決定,否則我宣布你們失去比賽資格。」加州清光打斷天保組進入「循環播放模式」的對答:「相信對方一次吧,大家都在,會幫忙照顧源。」

「請水心子相信大家一次好嗎?」

「……好吧,我相信清麿。」


「我的御神刀大人,請不要用神通力作弊喔。」

「青江以為我是那種人?」

「不敢……只是擔心嘛……現已是晚上呢,我的御神刀大人好像是大太刀吧?」

「我一定會找出青江,請放心。」

「那我就期待一下。」


參加的隊伍比問答比賽多,不過因為比賽方式的關係,看上去沒問答比賽那樣佔空間。要躲在木板後的刀劍說說笑笑地很快去到他們要站的位置,經過簡單的準備(搬踏腳墊、椅子),不同膚色、尺寸的手從木板裡伸出。


台下忍不住大笑。


小小的手在高高的位置,又大又結實的手則幾近貼在地面,想想木板後的刀劍們如何遷就位置,很難不笑出聲。


「第一個參戰是浦島虎徹。」一如所料,晚間超高偵察的浦島很快找出亂藤四郎,得到大大,有「啵」一聲的一吻。


接下來的小夜左文字亦很快找出歌仙兼定。


嗯,要堀川國廣找出和泉守兼定當然是毫無難度。


可是……


「嘛,石切丸大人說六號是笑面先生……笑面先生,麻煩你用手示意是不是。」加州清光從大和守安定的眼神裡得知有刀猜錯,所以沒像之前般,先請負責猜的刀劍牽上「答案」的手,然後直接打開該號碼的「門」揭曉答案,而是要真正的「手」示意,很快看到在另一個號碼中有手握了一個拳頭,所以說出另一番「台詞」:「石切丸大人,請你到已握好拳頭準備出手的位置前,好好請他原諒,希望笑面先生願意出來。」


石切丸的整個人黯淡下來,乖巧地走到那個拳頭前低頭,讓對方敲一下。笑面青江笑着從「門」後步出:「我的御神刀大人眼睛不好呢……晚間的削弱情況看來太嚴重,但這個不是我可以原諒你的理由喔。」


「青江要怎樣懲罰也可以。」


「嗯……剛剛敲的一拳當『利息』,今晚餘下時間,麻煩我的御神刀大人換上西服當我的執事侍候我用餐,真正的懲罰之後再說。」


「明白。」


不過,比賽很快出現「阻滯」,水心子正秀在石切丸和笑面青江退到一旁後突然舉手:「不好意思,我要求退賽。」


「咦?」


「清麿似乎很不安,希望各位原諒我的失禮,准清麿先離開休息。」


「安定。」加州清光望向在木板側幫忙的大和守安定,對方比比嘴形說源清麿看起來未至於水心子正秀所說。加州清光想了想,然後望向水心子正秀:「我不方便要那邊打手勢作暗示,這會影響其他參賽者。」


「不好意思,但……」


「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現在立刻說出源的位置,我會放他出來,但不可以計算分數。」加州清光提醒:「只差兩、三個人便到你們,或者你可以選擇相信他。」


「六號是清麿,請讓他出來。」水心子正秀認真地回答:「開始時只是緊張,但剛剛起是被嚇倒,我擔心他。」


加州清光沒作聲,大和守安定默默過去打開六號,即剛剛石切丸猜錯的位置的門,後面確是源清麿,而他的臉色略為蒼白:「那個……抱歉……連累水心子失去資格。」


「沒事。」水心子正秀緊緊抱住對方:「那只是遊戲,清麿比較重要。」


台下響起一片掌聲。


「喵,貓說要計算就是要計算……再不,貓之後給你們安慰獎,喵!」

「大將,這好像不公平。」

「猜中不算不公平,而且,這比賽不是越遲猜越易猜中嗎?所以嘛……提早說出答案反而是更厲害喵!」有貓為了偏心開始亂找理由:「現在先不管這些,你們……啊,已猜中的其他人不如一起先回座位吃吃吃喵!你們在台上等,貓會吃得不安樂喵。」


貓咪的話引來大家大笑,氣氛也輕鬆下來,之後的「比賽」算是一切順利,而美食時間當然獲得一致好評,所以審神喵比預定早的時間說吃飽回去休息,讓他們享受「自由時間」。


偶爾也要有特別的宴會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