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九四‧五

「清麿,今晚有煙火大會,我們一起去!」水心子正秀高速拉開門進房,臉上掛着興奮、期待的笑容,可是當他看到妻子眼珠微微收縮,閃過錯愕的眼神後,不由得收起笑容,神色也不自覺地變得黯淡。源清麿自然沒錯過對方的表神、思緒變化,努力勾起和平日沒兩樣的笑容:「吶,煙火大會,好像很有趣呢。」


「清麿,不用在我面前假笑。」水心子正秀慢慢走到源清麿身旁,按住要站起來的人的肩膀,放輕語調柔聲說:「清麿這幾天想休息是可以,我會陪在清麿身邊。」


「但……水心子剛剛的反應好像是很想去呢……」


「玩樂的事非必要。」水心子正秀回以最「正宗」的答案:「我們是刀劍男士,理應奮力自強,守護歷史,追尋刀劍男士的真義。」


「我知道呢,水心子一直非常努力實踐這個理念,可是偏偏被我拖累而停步……」


「我沒這個意思!」水心子正秀的語氣又急又快,但和平日生氣時的反應不同,裏面夾雜着明顯的不安和擔心:「我……我只是不想清麿勉強自己。」


「嗯,明白呢,所以為甚麼會突然舉行煙火大會?今晚不仍是適合月見的日子嗎?把煙火打上天空和月色爭艷,好像有點……不適宜耶。」源清麿沒用上歌仙兼定常用的「不風雅」,除了不想掃丈夫的興致外,也怕此事是貓咪主人的要求,那就會變成在背後說主人閒話,有失作為刀劍的忠誠之道。當他聽到水心子正秀的解釋,臉上的表情放鬆不少:「對呢,主人這星期真的很忙,直至現在還在休息,想必非常疲累,為她打氣是應有之義呢。我們去幫忙,你說好嘛,水心子?」


「咦?」水心子正秀被妻子反應突變嚇一跳:「不要緊嗎?」


「主人得知我們的『任務』後,仍然願意展示她的善意,我們必須隨意回應才合乎作為刀劍男士的禮儀,這是水心子一直教導我呢。」源清麿溫和地笑道:「吶,而且水心子也想看煙火,可以同時實現大家的願望是一件好事。」


「……我……我沒說我想看……」


「難道水心子不願意和我一起看?」源清麿轉換語調、眼神和表情,立刻讓水心子正秀「就範」:「呀,我承認就是,但請清麿不要過度勉強。」


「幫忙沒關係呢……只是,真的能趕上?」在政府任職,多少知道現世有關煙火的知識,源清麿無法想像如何在短時間內決定一個安全的場地和準備煙火。


「聽說小狐丸大人說他們有辦法。」水心子正秀回以亂藤四郎傳達的話:「他們刀派的刀派裡有喜愛煙火的人。」


「嗯,果然很會寵愛他們的人的刀派……要說嘛……我們亦備受他們照顧。」


「我不認為完全是。」仍介懷當日三日月宗近在他們身上安上「結黨營私」的罪名,有意逼貓咪主人刀解他們的水心子正秀,難以認同源清麿的話。


「沒有永遠的敵人……同伴也是,可是呢,本丸裡的同伴嘛,可能會讓我相信會有永遠的同伴……水心子,你覺得呢?」源清麿換了個說法引導水心子正秀,因為理由太充份也不好反駁,水心子正秀只能承認對方的話。源清麿趁機拉回話題:「去幫忙吧。」


「……好,但清麿覺得累一定要說。」


「嗯,如水心子所願。」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