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九二

呼~~~~


「吶呢,藥研哥哥不會心痛嗎?每天這樣丟。」望向貓咪主人已飛遠遠的方向,亂藤四郎以沒太多感情的語調問:「昨天藥研哥哥不是有和主人好好過了一晚嗎?」


「跟你無關。」藥研藤四郎的語氣冷淡,但似乎夾雜了一些不快。亂藤四郎當然能夠聽出來,所以嘗試旁敲側擊,希望今天可以協助主人,或者那個笨蛋哥哥有一個美好的十五夜:「吶,主人有吃蛋糕嗎?有我幫忙精心挑選的蛋糕,有符合主人的口味嘛?」


「……還問,差點沒吃。」


「咦?」亂藤四郎瞪大眼,聽到藥研藤四郎的解釋後直接翻白眼:「吶呢,藥研哥哥沒暗示過嗎?以前藥研哥哥買蛋糕或者點心回來打算請主人吃,會請大家跟主人暗示耶。」


「以前是那個燭台切先生自作主張,我沒要他說。」藥研藤四郎嘖了一聲,也是這個原因,今年除了讓亂藤四郎收蛋糕外,也請他把蛋糕藏到他房間的雪櫃內,待審神喵回來洗澡時轉交給他藏好(順便,審神喵的房間也有迷你雪櫃),以杜絕有人「預告」的機會。


「……以主人一直以為藥研哥哥是沒情趣的笨蛋的個性,一定是認定今年不會收到蛋糕,所以看到小豆先生特製一大堆蛋糕的時候……吶……連說也不說一下的藥研哥哥果然是笨蛋呢。」


「跟你無關。」


「吶,真是冷酷無情的笨蛋哥哥呢~~~~~」亂藤四郎故意拖長音節,轉身假裝不再理會:「明知道主人這星期『遠征』兩天還要她去上班,又不懂情趣,昨晚沒把握好機會……還有呢,今天看來也是甚麼也沒準備,只顧準備十五夜的宴會呢。不過嘛,算了呢,就算主人今天回來會生氣,或者太累心情不好,沒月見的心情也跟我無關,不管了~~~~」


不重要的一點,現在浦島虎徹在一角暗暗叫好,因為某近侍刀已笨得他也受不了。


浦島虎徹敢斷言,他的大哥比近侍會哄蜂須賀哥哥。


「有方法麻煩快點說。」藥研藤四郎亦不會聽不出弟弟的弦外之音,所以很快作出回應。


「『請』呢?家裡好像有教過藥研哥哥禮貌耶。」亂藤四郎好整以暇地以招牌般的可愛笑容回應:「而且,我不懂藥研哥哥指的『方法』是甚麼呢。」


現在,不知多少振粟田口的短刀從另一邊探出頭偷看,順便「召喚」更多兄弟去偷看。


身為極短當然不會不知道現正被圍觀,所以藥研藤四郎要不被兄弟們圍毆,就只剩一個合他們心意的選項。


「拜託,告訴我有甚麼辦法可以讓大將高高興興,而且可以放鬆身心……呀,記得要和BL無關……」


亂藤四郎搖搖頭,手一揮就要兄弟們上場,藥研藤四郎沒逃過被圍毆的命運。


「吶呢,雖然我沒打算破壞主人和藥研哥哥的默契呢,可是啊,明說出來是絕、對、不、行、呢。」


方法連特訓,在圍毆結束會送上。


現在請稍為忍耐吧(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