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九七‧五

審神者在現世的公司裡,一面偷偷地嚼着零食,一面看「時之政府」公布的新刀劍男士的消息。


喵,大型翻車現場呢,大概呀喵。


某「喵」心裡想着一堆有的沒的的無聊事,暗暗驚嘆他們的「政府」出手之高,難得令一堆審神者同事們幾近全軍覆沒,嗯,就在猜新人是誰的事上而已。不過,也真的很罕有。


一直以來,審神者們中有不少精通歷史、刀劍之間的關係等等的人物,所以基本上每次「時之政府」公布新人的「下巴照(大家戲稱)」時,大多數沒幾小時內,甚至一秒猜中下一位顯現的新人會是甚麼刀劍男士,像這一次直至公布前一刻仍在猜,而且未有共識的情況在近年來極為罕見。


現在還一大堆猜錯,真的萬中無一。


呀,刀帳號還未到10,000(不計極化和部分特化),又何來萬中無一?


審神者一面在心裡吐自己的槽,一面繼續嚼着零食繼續當現世的薪水小偷去找新人的資料。


等等……


今天的貓咪,又是一隻拖着近侍衝回本丸,丟下散步任務不理的貓咪。


「大件事,大件事呀喵!」才剛打開門,貓咪就大叫大喊:「快找安定來呀……不,新選組全找來呀喵!大件事呀喵!呀!那個隱居的不用叫,喵!」


「先去梳洗!」藥研藤四郎一如既往地捉貓回房間,到可以和新選組一聚時已是一小時後,接近晚飯時間。


「嘛……有甚麼事這樣急要現在說?」加州清光以不以為然的語氣問:「吃飯後慢慢說不好嗎?」


「大事,是很大件事喵!」


「是不是敵襲?」長曾禰虎徹立刻緊張起來,但和泉守兼定的話立刻讓他「冷靜」下來:「嘿,如果是敵襲,主人大概已吵得本丸翻轉耶。」


「兼先生!」話雖然很合理,但沒禮貌,所以下秒受到堀川國廣的教訓,待大家重新集中注意力後,審神喵說出這次新人的身份:「是孫六兼元,喵。」


「啊……那個不就是……」堀川國廣愣了愣,望向和泉守兼定,而長曾禰虎徹則默默點頭,惟加州清光反問:「是特定還是集合體?兩者差別很大呢。」


「好像是……集合體喵。」審神喵道出她召集他們到書房的理由:「那個……審神者論壇有傳言說他有性騷擾安定的前科……」


「還沒顯現怎可能……」反射般的吐槽話還沒說完,加州清光立刻怪叫:「甚麼?他竟敢做那種事?!安定,快說!還是刀的時候,他對你做過甚麼?」


「吓?」現在換大和守安定怪叫:「有嗎?他只是說很奇怪……呃……」


和當刀的時候不同,嚐過情愛,也受過審神喵各種奇怪的「教育」後,大和守安定現在才發現當年對方的話其實很有問題。


「可惡……如果他敢顯現,我一定折了他!」不用等伴侶說出口,加州清光已氣得想殺人:「不……就讓他沒機會顯現就是!」


「喵,等等……貓要召喚他呀……最多召喚出來後你們怎樣打也可以喵!」可惜,看到不只一刀一副要攔人的樣子,審神喵在限時鍛刀召喚未開始前,已「預感」這次將會資源大破。


善哉善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