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三八‧五

「呵呵,終於都收拾好呢。」

「請恕我提老師一句,只有『我』一個收拾。」

「是,麻煩忠廣呢。」

「我比較希望老師能夠汲取教訓。」


兩刀說着說着,話題落在今天主力教訓南海太郎朝尊的水心子正秀身上。


「呀……沒想到師匠會那樣生氣呢。」


「拜託,這是你第幾次炸房間?水心子大人生氣是必然。」肥前忠廣又忍不住抱怨幾句:「收拾要我做,防止你被教訓得更慘又是我……」


「忠廣今天摔得我頗痛耶,這也是幫了我?」

「如果老師希望被圍毆,我可以拖你出去,立刻。」


當時的情況非常驚險,爆炸雖然瞬間已被分類為「南海老師實驗出錯」中,但無改大家衝過來要教訓他們的事實。不只是近侍刀藥研藤四郎,一眾主控刀劍均在磨拳擦掌,準備以圍毆取代說教或者「提醒」。嗯,不能怪責他們,因為不是第一次,而且這次的爆炸聲比之前大太多,還有黑煙冒出,幾乎嚇壞模造刀靈們+剪刀靈 = 開罪全本丸的刀劍(是,包括知道要善後的肥前忠廣)。


「呵呵,可是忠廣不是知道事情不過是意外嗎?相信只要好好解釋……」感到被揪住後領快要被拖出門,南海太郎朝尊立刻舉手投降,以有點討打的方式:「欸,忠廣,我記得這次的爆炸和我無關,只是意外,一連串不幸所構成的意外,麻煩放過我。」


「意外?」肥前忠廣冷笑一聲。要說嘛,南海太郎朝尊不算說謊或者推卸責任,事件起因是因為他又一次聽聞審神喵送了新的精油給天保組和初始刀(是,某紅色的打刀吹噓他從貓咪爪裡收到新寶物),激發起他自行蒸餾精油和純露的念頭。


他不只要得到現世等級的精油,而且要以最傳統,貓咪主人以「傳說級」去形容的傳統工藝製作的精油。


不過,胡亂在網上搜尋+焦急不會有好結果,南海太郎朝尊先是找到神話+浪漫化那種精油的生產過程,然後發覺網絡上那種優雅的方式無法「製造」出他想像中的蒸汽量,在意圖加快進度,又希望保留「原汁原味」的情況下,他以獨特方式改造了蒸餾設備。


嗯,結果就是蒸爐的部分理所當然地因為壓力過大而爆開。單是爆開不會爆炸,而且因為只是實驗性質,那個爐不算很大。可惜,蓋子炸飛的一刻剛巧撞到附近的另一組實物裝置。嗯,這個問題也不算很大,被撞飛的金屬部件只不過「又」撞飛另一邊的物品……如是者連撞不知多少次後,就讓放在原本很安全的一角的試驗中的煙霧彈。


只是意外,一連串巧合做的成意外。


「老師……你還要狡辯?」當時奮力追截每一個撞飛物的肥前忠廣立刻怒氣爆發,很快因為對方一句話而澆熄怒火並臉紅。


「我很希望為忠廣做一種獨一無二的味道,而且符合刀劍氣質的獨有味道。」


多得審神喵以前的「講學」和網絡上的資料,南海太郎朝尊知道有方法可以提煉出不同物品,即使不是植物的氣味。


換言之,刀劍的味道,玉鋼的味道也可以。


「……嘖,我沒興趣。不要做會妨礙工作的東西。」對擅長突襲、行刺的人來說,身體有味道是很大的麻煩。


「呵呵,的確。不過凡事沒有絕對呢……既然我們刀劍男士會對香氣有反應,那用和我們相關的氣味製作精油,有可能可以加強我們的能力。可惜今次失敗呢……嗯,或者下次……」


南海太郎朝尊「如願地」再被摔到地上,抬頭看到是肥前忠廣紅得像要滴出血的臉:「老師,請只用普通的東西做,不要再做危險的實驗!」


「忠廣的意思是我可以繼續為忠廣製作香水?」


「……我甚麼也沒說!」


「那請忠廣期待……呵,差點忘記呢,今天好像還沒聽到忠廣叫我的名字。如果想要新的味道,可以叫一下我嘛?」


「……」


「那我再去準備新的爐……」


「朝……朝尊,拜託,普通就好。」


「呵呵,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