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三五‧五

「吶……小豆先生,可以嗎?」亂藤四郎如他所說,使出渾身解數去向小豆長光撒嬌:「我們特意留多一點給小豆先生試呢,因為味道和質感很有趣,不過我們相信小豆先生做的話,一定會更好吃耶。」


「看起來很好吃呢,人家可以試試嘛?」察覺到小豆長光感到不好意思,次郎太刀笑着走出來拿起一塊曲奇佯裝要吃解圍。


「當然可以呢!我相信次郎先生一定會喜歡呢!」


「嗯……好吃!」次郎太刀一口咬下去,雙眼頓時發亮,忍不住捧住臉頰一臉陶醉地道:「香濃鬆軟,咬下去立刻感受到濃郁的香味充滿整個口腔……嗯,絕對會是配酒的極品呢!可以嘛,只有這麼一點人家不會捨得再吃,而且那是大家留給小豆的呢。」


呀呀,現在變成左右夾攻呢,不過,小豆長光從一開始亦沒有拒絕的意思,當他聽到亂藤四郎用誇張的動作描述原尺寸的曲奇有多大塊,裡面的流心餡料多美味時,雖然未肯定做法,但多少挑起他挑戰的想法。現在嘛,「請求」的人加上他的伴侶,更不可能拒絕:「嗯,我會盡力在慶祝會那天做出來,希望到時候亂君願意多試一點給我意見。」


「嗯!一定會呢……啊……請問,還可以再點一個嗎?」亂藤四郎一秒變臉,唯妙唯肖地模仿審神喵「哭訴」吃了不好吃的牛角包時的表情,加強語氣在「我們的可愛貓咪主人幾乎哭了」上,聽得讓人心痛。


「Darling,主人很少會因為吃東西的事而傷心呢,我相信情況遠遠比可愛的亂君說的慘耶。欸,人家一起為主人說情可以嘛?」


又一次兩面夾攻,小豆長光紅着臉答應。


「謝謝小豆先生呢。」/「小豆真好(超大心)。」兩刀一起抱住小豆長光,直接令他臉紅炸掉。


「嘻,好像會暈倒呢(笑)。」


答應當然要加油,但不代表一開始就能成功。牛角包小豆長光會做,所以第二天可以很快做幾個出來讓長船家的人試吃,而且令他們非常滿意,可是,要包着流心餡料的鬆軟曲奇,最初兩次都失敗。


「嘛,看來一點都不簡單,可是答應後做不到太不帥氣。」被拉去幫忙的燭台切光忠苦笑。那些曲奇小豆長光有留幾塊給長船家,尤其是謙信景光吃,就算不說亂藤四郎開口懇求,當任何會下廚的刀劍看到謙信景光那時閃閃發亮的眼神、可愛的笑容後,都會做大量同類曲奇投餵的想法。只可惜,嗯,曲奇只能做到香脆,無法做到鬆軟,連帶流心餡料都無法成功,不是變硬就是滲出。


「不可以讓小孩子們失望……」小豆長光低頭苦思,燭台切光忠努力在網上尋找可用的菜譜,但似乎因為關鍵字不夠精準的關係,所以只看到一堆曲奇店介紹,或者不是他們想要的曲奇食譜。在兩刀嘆氣的時候,廚房門外來了一隻「聞香而至」的貓咪:「喵,燭台切午安,小豆午安安……哇!貓沒聞錯,是曲奇!還有牛角包!!!!!」


「呀……被主人看到失敗作實在不夠帥……哇!等等,小心燙!!!」看到有貓往「美食」飛撲,燭台切光忠急急制止,後知後覺地發現貓咪身上「又」掛着「今天放假不要丟」的木板:「主人今天休息?啊……好的好的,牛角包是成功,主人先吃。」


被塞了一個牛角包的審神喵旋即露出幸福的表情,然後他們就聽到貓咪用哀傷的語氣說着昨天的遭遇,還有多想念小豆長光做的麵包和曲奇:「喵……餓……那時真的吃不飽……只吃了一肚很難吃的油……嗚喵……」


小豆長光相信亂藤四郎沒有誇大,燭台切光忠看到貓咪主人「楚楚可憐」的模樣,立刻保證說就算再困難都會研究出做到那種鬆軟口感,又有夾心的曲奇讓她可以吃個夠,而且會特製大量牛角包和各種餡料去即場製作三文治給她吃。


「貓吃不下那樣多喵……等等……再困難?喵?」


因為長船之祖的一時口快,審神喵知道他們未成功研究出鬆軟曲奇的製法:「喵,用黑糖或者黃糖,去代替部分或者全部白砂糖就可以喵。貓較喜歡黑糖,會較香和有營養呢喵。」


「咦?」兩刀一起愣住。


「你們只用白砂糖喵?」見兩刀的反應,審神喵知道她已猜中,然後立刻咬住剩下的牛角包,飛快地在電話裡找到基本食譜:「唔唔唔……」


「主人,咬住食物說話很失禮,請注意儀態,我和小豆……好好好,我立刻看和記下……」燭台切光忠立刻從小豆長光手裡接過紙筆抄下材料和做法,發現和他們平日做的曲奇分別最大在糖的種類,而食譜中亦有明確寫出那是最重要的關鍵。


「我有會成功的預感。」燭台切光忠鬥志滿滿,至於小豆長光的笑容亦輕快不少。


「喵,貓的美味拜託兩位了。」審神喵快口咬掉最後兩口牛角包,順便偷了兩塊「失敗作」:「喵,只是平日的版本,貓相信一樣好吃……」


爪裡的曲奇被「搶走」。


「請主人稍候,我們保證午飯後會為主人送上更好的版本讓主人試吃。」燭台切光忠認真時的笑容非常可怕。


「……是……好……喵,遵命……」


總之,曲奇基本食譜到小豆長光等刀手,美味的各款曲奇絕對!絕對會在本丸裡出現,再等一下當然可以(也不得不可以)。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