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三九‧三

山姥切們的婚訊當然以極短的速度傳遍本丸,意料之內。


機動最高的極短是第一批跑去恭賀的刀劍男士,人數絕對不可以少看+個性大多不會跟人客氣的情況下,直接「審問」他們,或者是集中「攻擊」山姥必國廣。


「吶呢,你們誰會穿婚紗喔,白無垢也不錯呢。」

「……我和長義都會穿西洋男裝禮服,已請專業的職人訂造。」

「吶……為甚麼不穿女裝?」

「沒這個必要。」


「吶,那到時可以讓我們幫忙裝飾會場嗎?我們想到很多風格!」

「……不用。」

「讓我們幫忙好嘛……或者幫忙準備食物?可愛的點心似乎不錯呢!」

「點心!」

「不用。」

「那……可以……」


總之問題不是一般的多,山姥切長義不是沒想過拖着山姥切國廣強行離場,但看到其中一個「妨礙」他們的短刀是用期待眼神等他們答應任一事項的謙信景光後,怎樣也不希望做出一絲令他失望的事。沒想到,山姥切國廣卻在此時「出招」:「你們有甚麼要求請找長義,說服得了他就可以。」


「是!」聽到短刀們齊心舉手歡呼,山姥切長義立刻板起臉準備罵人:「喂!偽物你說甚麼……等等……」


嗯,只有半秒,因為他看到準夫婿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山姥切國廣不急於「回應」,而是沒甚麼情緒起伏地應一句:「長義剛剛說甚麼?可以再說一次嘛?」


短刀不只是機動高,偵察亦高,他們立刻意識到會有好戲看,所以沒刀打岔,大家靜靜地盯着山姥切長義看。


「我……」山姥切長義猶豫是否要說謊,看山姥切國廣的表情和身邊短刀們的反應,他們肯定有聽到剛剛說了甚麼,根本無法推託。可是,重覆一次的意味他非常清楚,要現在當眾被對方親,不如打他一個重傷。


「長義。」山姥切國廣輕聲催促。


「……我的仿作,剛剛說甚麼……」


「哎呀……」

「說謊,不對喔。」

「嘿。」

「好孩子不可以說謊……」


山姥切國廣一臉「See?」的表情,山姥切長義惟有在大家面前重複一次「正確的」說法,在山姥切國廣撫上他的臉的一刻「求饒」:「回去才親,拜託。」


「嗯。」


「等等,親就親嘛,都已訂婚,在大家面前親有甚麼關係?不要這樣吝嗇!」

「吶,大家等着看呢。」

「Kiss,那個……想看……抱歉呢。」

「我知道強人所難不是好孩子的行為,但大家都想見證長義大人有多幸福……」

「謙信告訴大家時,大家都很高興,嘿嘿,不過是親一下嘛,男人大丈夫不需要難為情。」

「厚哥哥,你這句不是請求,反而讓人想拒絕呢!」


山姥切國廣趁機拉走山姥切長義,到兩刀回到他們的房間後,山姥切長義低聲抱怨說怕會讓謙信景光失望。


「我可以立刻和長義出去。」


「……還是不要。」山姥切長義別過頭迴避山姥切國廣的視線:「之後很多事要忙,沒時間和他們玩鬧。」


「呵,好。」


「怎麼還盯着我?」


「長義答應回來後可以親,但現在似乎想食言。」


「……來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