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七O‧四

第二組,出陣裡主要的刀工、刀派有江、左文字(歌仙兼定和不動行光,還有地藏行平都歸類在裡面,人間無骨亦因此被加進這一組),上一場未有和「堀川」一起比賽的堀川刀派剩下兩刀,還有長船刀派都在裡面。


呀!包括主角京極正宗在內的正宗刀都在這一場內。要說嘛,第一、第二場的刀派數目不少,畢竟第三場的主力可是人數最多的粟田口家,所以大部分刀派自然不少被攤分到另外兩場中。


地藏行平如那個直播表演裡的地藏行平般很快落敗,而歌仙兼定同樣敗在只懂得喊「御小夜」之下。不知是意料之內還是意料之外,謙信景光則是維持很安全的狀態一段長時間。


「哎呀,實在太難呢,怎可能攻擊下去。喏,不如你上試試?」

「……宗三,你要我至少一星期沒飯吃可以直接說。」

「噯呀,飯不可能會沒有,看來有人在為自己的無能找藉口耶。」

「如果宗三答應幫忙吃納豆,我可以考慮一下。」

「……哼,之後再說。」


大部分刀劍都鑑於長船刀派對謙信景光的寵愛程度,以及在每餐餐單的上的決定權,而全部不敢對謙信景光出手,不只是沒「鬼」去捉他,而且是連名字也沒喊。謙信景光原來對這個遊戲充滿期待,發現但淘汰了近一半刀劍後,他只是在陪玩,甚至有種以為他是隱形人的感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黯淡,終至燭台切光忠發現(順便,為了有飯吃,沒刀劍敢對燭台切光忠出手)。


「謙信,怎麼了?」他們安全得可以站在場內閒聊,鬼跑過都會迴避他們。


「沒……沒事……」語調低沉,怎樣也不像沒事。燭台切光忠努力引誘謙信景光放膽說出心裡的想法,相對安全(多少有人偷襲,但始於有手下留情+反應的確夠快)的小龍景光走過去關心,進至連大般若長光、福島光忠和實休光忠都走過去,很快有新的計策。


「哇呀……Le……不,豐……」正在逃跑的籠手切江感覺背後有一個黑影,然後在他喊出「豐前江」前,聽到一把低沉的聲音:「謙信景光。」


大般若長光閃身鑽進正在當鬼的宗三左文字和籠手切江之間,然後在宗三左文字幾乎無法剎停要碰到他前喊出他們寵愛短刀的名字。


「咦?!」全場嘩然,齊齊望向安坐在小茶室前喝着鮮果梳打特調的審神喵。


「喵……批准!不過一旦失敗被鬼碰到,將會同樣算落敗,喵!」


「咔咔咔!竟然可以以身誘敵,是一個上佳的修行方法!」


「兄弟,可惜你已經落敗呢。不過,請放心,最後回合我一定為兄弟報仇。」


「咔咔咔,技不如人不用報仇,理應好好修行!」


新方法上場後,長船刀派輪流為他們的短刀爭取參與機會,而謙信景光不負所望,很快淘汰不少刀劍。即使途中大般若長光、福島光忠等刀劍因為這個方法而落敗,謙信景光已肯定擁有出戰最後一個回合的資格,而且……


「長義……哥哥,是不是要猜拳?」山姥切長義以「威壓」強逼山姥切國廣不要反抗,面對最後的對手時被對方一句說話弄出重傷。


「……我……投降……」是真正頭上掛上重傷那種,被萌至只剩一血的山姥切長義倒在地上,要由醫療隊(?)抬進手入室「救治」。


第二組的分組冠軍,當然是可愛的謙信景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