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七六

「終於到了那個日子……」審神喵在審神者論壇見證着分部的同事們,不,他們已經不再是同事,被「請走」的他們不再是審神者。


「大家……」猫丸的刀劍男士們雖然大部分無法感知同體的狀況,但仍可以感同身受,看到一些刀劍在最後的時刻裡與網絡上的相識道別,審神者們陸續貼出感覺他們本丸的刀劍的說話、生活照,再冷漠的「人」亦會有一定感覺。


「真的……真的沒辦法嗎?」五虎退擦着問:「……若……若是戰爭結束,和主人……分離……可以,但……現在……對不起……」


「時之政府主義已決,沒辦法。」審神喵搖搖頭,伸爪過去揉揉五虎退的頭。藥研藤四郎一改平日作風,主動推五虎退到審神喵的懷抱方便她安撫。


先例一開,之後就難以阻止,幾近所有短刀輪流主動張開雙手要抱抱,還多少在狀況外的京極正宗亦被另外兩振正宗刀推到審神喵的懷抱裡,然後石田正宗被「報復」,同樣被推到審神喵面前。


「喵,就算是哥哥也可以要抱抱……不,是要做榜樣,教弟弟們有需要時要接受他人好意呢喵。」


石田正宗成為第一振被抱的打刀,而且審神喵的「命令」下,其他刀劍自當「遵命」。第一振過去的當然是加州清光,接下來是大和守安定,然後其他刀劍先讓源清麿過去(水心子正秀牽他過去),再到水心子正秀。其他刀劍,尤其是主控組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即使不大願意的大俱利伽羅亦被伊達組「押過去」,最後?不好意思,最後才輪到本丸的近侍。


「你們太過份,竟然壓着我不讓我先。」

「吶呢,只是藥研哥哥沒掙扎,與人無尤喔。」亂藤四郎秒回,幾秒後勉強聽到藥研藤四郎反駁說怕不小心會傷到兄弟,審神喵拍拍爪轉移大家的視線:「喵,我們還『活着』,從今天開始,要連他們的份一起努力。」


「……是!」


「今天,是舊曆法的七夕,我們一定要好好地過!」

「是!」

「喵,流水冷麵機呢?」

「現在立刻去準備!」

「配菜呢喵?」

「是,僅遵主人意思。」

「然後……」


「對了,主人不用上班?」

「貓今天提早起床安撫你們……」後半句是從半空中傳回本丸:「你們竟然這樣對貓……喵喵喵喵喵……」


「各位,為了主人下班回來後心情變好,我們今天要為晚上的七夕宴會做萬全準……喂!我在說話!」


「吶,兄弟們上呀呢!」


下一振離場的是藥研藤四郎,他這次有「掙扎」,嘴裡反對那種:「我要準備七夕宴會!」


「說要萬全準備的是藥研哥哥,那當然要連同藥研哥哥都要準備好耶。」亂藤四郎揚手要兄弟們+特別「嘉賓」抬走短刀:「一個可以讓主人回復心情的宴會,要做準備的不可少了藥研哥哥喲~~」


不只審神喵要上班,身為近侍都要特訓!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