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七九‧五

「我們的國俊先前得罪之處,懇請各位原諒。」來派三刀同向正宗派的三刀突然出現並土下坐道歉,正宗刀中有兩刀只能面面相覷,完全不知原由。


「日向,你知道發生甚麼事嗎?」

「不,我以為石田之兄長會知道。」


「……是來看我笑話嗎?你這個矮子竟然大嘴巴在外面亂說!!」京極正宗有試過努力忍住怒火,但看到家裡另外兩刀對話後和來派的刀劍同望向他時,終於忍不住爆發:「沒事發生!你不是說過不算嗎?帶家裡的刀劍來是等着看笑話的話,麻煩你們立刻起身,轉身,給我離開這兒!」


「似乎真的發生了一些事……我家的京極很生氣。」石田正宗眼神馬上認真起來:「請告訴我發生甚麼事。」


「那個……真的沒……」愛染國俊轉眼被本體秒在手裡出現的螢丸擱倒,反應慢了半拍的明石國行則重新按下短刀的頭要他再次道歉。石田正宗見狀阻止,視線轉向京極正宗:「由京極先說,我會給機會你解釋。」


「如果可能的話。」日向正宗的眼神開始升起一絲殺意:「希望不是因為一些難以原諒的事而要來賠罪……」


京極正宗現在看來不說不行,被逼急又尷尬的短刀掩臉着臉大叫:「無端端被抱、差點被親的事,叫我怎說出口?」


咔鏘!


沒人有空吐槽他已經說出來,因為下秒愛染國俊已被一打刀一短刀抵住頸,就算是高等極短,在這情況下要逃走也極為困難,何況,他身邊兩振同派的刀劍已擋住他的退路,根本是退無可退。


「很抱歉,京極。我身為兄長竟然沒發現京極受了這樣大的委屈,待我先教訓這小子後再向京極賠罪。」


「竟然欺負我們的京極,就算是本丸初期已在的刀劍也不代表可以胡來!」


「我……我沒親下去……而且……抱……抱的意思是抱起,方便跳上樹……」自覺性命出了嚴重危機,愛染國俊立刻解釋,可惜,在這個時間作這種發言,絕對絕對被人當作不負責的表現。


「看來,一定要懲戒……」兩刀的本體被另外兩刀擋住,明石國行淡淡的開口:「我記得石田正宗大人承諾過會給國俊解釋,若不滿意,我和阿螢不會再擋。」


石田正宗和日向正宗收刀,在愛染國俊開口的同時,日向正宗往回走緊緊抱住正在發抖的京極正宗。


愛染國俊將京極正宗的疑惑,他帶路去偷窺的事,還有之後解釋身體觸覺的事通通說出來。


「……誰准他多嘴……我沒說要偷看,他帶了我過去,被抱上樹才知道……」

「沒親到……但……他呼吸、身上的熱力都沾到臉上和唇上……然後,又突然說我很漂亮……」京極正宗低聲在日向正宗的耳邊一一反駁愛染國俊的話:「擔心、覺得奇怪是真……但我之後有親口問源大人他們,而且在和他們一起下午茶時談過,不需要偷看。」


「我好像聽到特別的字眼……」石田正宗直視愛染國俊:「看上我們家的京極可以直說,否則,我會認定你的話只是在輕薄他。不,那種行為已是一種輕薄。」


「怎……怎會?之後我邀請他到後山……他有跟上啦!」


「京極是認真、不會輕易低頭的刀劍,當時若他不答應,對他而言是投降、逃走。加上他是新人,不可能無端做出輕視前輩的事。」日向正宗以他的角度去解釋:「請不要因此誤會京極沒有感到反感。」


事實上,真的要打起來,或者單方面責打是不可能。在石田正宗和明石國行的斡旋下,愛染國俊除再次向京極正宗道歉外,之後會另外補上一份代表他心意的禮物。至於京極正宗現時不需要回覆是否原諒對方,但請他答應「暫時」不再叫愛染國俊為「矮子」。與此同時,京極正宗得到來派承諾,一旦愛染國俊再做出讓他不快的事可以直接打爆愛染國俊而不被追究。


並且特別註明,那是他絕對可以做,不是權利,若當時被嚇倒或礙於情況難以反抗,可以告訴螢丸,或者正宗刀派的刀劍代為對付。


條件談妥,不代表愛染國俊脫離苦海。


「噯……我好像聽到有人欺負我們京極家的薔薇。」來派三振刀劍同往正宗刀派房間走這個「張揚的」舉動,不可能逃得極脇差雙眼。早在外面的笑面青江在愛染國俊以為可以鬆一口氣時在門外開口:「身為守護京極家的刀……教訓侮辱京極家的人是義不容辭的事。」


「來吧,笑着接受我的刀吧。」


愛染國俊的受教時間,似乎仍會繼續。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