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七七

熱鬧、輕鬆的氣氛的確可以減輕不安、失落、不甘等等負面情緒,可是,人潮散去後,人仍然要面對真實。


即使刀劍男士亦一樣。


「清麿。」放任對方落寞地坐在窗旁望向天空,等了超過半小時也不見對方的情緒有一絲起色,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輕喚對方一聲。源清麿像是如夢初醒般頓了頓,再回望水心子正秀,遲疑片刻又一次勾起和平日沒太大分別的笑容:「抱歉呢,讓水心子擔心。」


「不用說抱歉。」面對虛假的笑容,水心子正秀即使心痛也沒有即時拆穿,早幾天鶯丸提過的話浮上心頭,所以只是張開雙手抱着對方:「清麿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很正常。」


「無法接受……嗯……的確。」源清麿先是一愣,整理思緒後點頭肯定他的情緒和感受:「很厲害,不愧是水心子呢,說中連我自己都無法理解的感覺。」


「因為得更厲害的人提點。」水心子正秀讓源清麿枕到他的肩膀上,再和他頭碰頭:「清麿需要時間重新學習接受、理解自己的感覺,尤其是和以前的事相關的時候。」


「……不全是,但差不多……大概,我需要時間找答案。」源清麿點點頭,停頓片刻後續道:「或者,我不服氣那些人可以安然退下,或是可以肆無忌憚地繼續以前的勾當……」


「哇哈哈,不會呢。」窗外突然冒出一個人頭,水心子正秀馬上召喚出本體並幾乎拔刀。「神出鬼沒」的一文字則宗一點也不在意,也沒反省他的「所作所為」,反而仗着他是監察官+老人,要他們開門讓他內進。


「現在已是休息時間,則宗大人請回!」難得可以和妻子談心的時間被硬生生打斷,水心子正秀不生氣才奇怪,幸好個人的修養、自我約束在高位面前仍然湊效,所以沒說出任何難聽的話,表情勉強還可以接受。


「不是想知那些人的結局嗎?」一文字則宗意有所指地從窗外指指房門:「在外面不方便說,而且夜深風冷,讓老爺爺進門避避風也是一種愛唷。」


「既然知道夜深就回去睡覺,不是說老人習慣早睡嗎?咕……為了則宗大人的健康,冀請你儘早休息。」再下去有刀會刀設不保,源清麿適時打斷水心子正秀的話,答應讓一文字則宗進門,但明言他需要休息,今天不方便讓對方多待。


「小傢伙們就是嘴硬,好吧,反正關懷小傢伙是老爺爺的責任,就說源小子不說也要懂看空氣。」


源清麿以較高機動掩住水心子正秀快要衝口而出的反駁說話。


一文字則宗進門後,直截了當地說:「目標們沒有回去他們的世界,而且保證已經消失。」


「咦?」


「在原訂他們可以提早『榮休』,安享人生前一天,他們全部失去聯絡,只能確認他們未有離開分部的結界。」一文字則宗搖搖紙扇,見無人奉茶就自行倒了一杯水來喝:「在制度的規定下,結界封鎖並中斷能量支援必須依時進行,所以他們嘛……永遠不可能離開那兒。順便,那邊被封閉後,裡面的刀劍男士們會隨他們的意願到他們要到的地方……嘛,很有愛呢,可以選擇,所以老爺爺一直說時之政府慈悲為懷。」


「選擇怎可能會存在?」源清麿難得頂嘴,一文字則宗低頭輕笑一聲後,不以為然地道:「回到本靈、和同伴們在另一邊等待他們的主人百年之後,在那邊的世界重聚、重新在同一位審神者的本部本丸裡顯現,甚或是轉世為人……不都是選擇嗎?有些事,不要太早放棄。」


「甚麼?」兩刀聞言都愣住。


「只能說到這兒呢,再說下去是禁止事項,總之沒有那些人插足的空間……嘛,那些東西嘛,大概被不知哪個仇家綁起來,丟到一角慢慢體會『終末』的來臨……哈哈哈,可能還有更恐怖的事呢,可惜已不是我們知道,也無法追查耶。」


「老爺爺相信,最麻煩的傢伙已被處理,剩下的就請放心等他們自我毀滅,或是在罪疚感、懺悔中,和那振刀劍一起,非常有愛地渡過餘生吧。」一文字則宗望向源清麿,詳細道出其他「幸運兒」的情況:「像你這種逃出來,以『一般刀劍男士』為『其中一個本丸』效力的刀劍男士,我們實在找不到另一個,也可能只是我們沒發現。可是,我們發現一樣有很有愛的故事結尾,有人特意成為審神者,帶着那振刀劍男士到一個新本丸一起生活,也有人和那振刀劍男士約定結伴人生,呀……其中一方懷上愛的結晶,組成真正的家庭也有呢。」


「雖然幾近是萬中無一之事,但愛最後不會缺席……不阻你們恩愛,晚安呢。」有刀說完就走,全然不予兩刀打聽的機會。


「所以……」源清麿過了片刻開始落淚:「他們……」


「嗯,至少有個好的結局。」水心子正秀點頭:「要再休息一會嗎?」


「嗯,拜託水心子。」


「呀……那是理所當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五 「要我來的意思,是要我看管秩序?」藥研藤四郎的眼神充滿怨念,直直盯着亂藤四郎:「這是甚麼意思?」 廚房裏,藥研藤四郎在,亂藤四郎也在,教授朱古力製法的小豆長光當然在場,然後嘛,天保組在和他相同的時段學製法雖不是必要,亦是非常正常,可是,另外三人是怎樣一回事? 文久土佐刀X2,鶴丸國永X1,拜託,那白色的太刀只出現一振便很足夠。 「哎呀,小藥研怎麼生氣呀?」有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