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一O‧五

「喔?主人原來期待我的驚嚇,哈哈,真的嚇倒我呢,看來是時候……」藥研藤四郎未等鶴丸國永說完已被藥研藤四郎用刀連刀鞘抵住後背:「小藥研真的很快,要嚇我有點早,或者說……最近已被嚇壞,要真正嚇倒我大概有點難。」


看到太刀的笑容有點苦澀,一貓一刀的眼神不自禁認真起來。


「呀,沒有忘記愚人節呢,我可沒到年紀大得連那種好玩的日子都會忘記的地步,可是,一想起他們的事……嗯,還有那次他被嚇着的畫面……突然失去所有惡作劇的想法。」不只是愚人節,近來鶴丸國永連平日的惡作劇都絕無僅有,只是大家沒注意到。


審神喵點點頭,藥研藤四郎半秒後察覺話裡的奇怪之處提出質疑:「鶴丸大嫂那天在被大家捕獲後才知道嚇倒了源先生,不可能知道當時的情況。」


「……呀,一時沒留神說出來呢,早陣子有人讓我看過,是誰就不方便供出,拜託當沒聽過好嗎?」鶴丸國永苦笑的模式和平日的表情差別很大,審神喵把拽住藥研藤四郎不要再追問,但被她的護身短刀按下伸過去的爪。藥研藤四郎續道:「呀,不追問也沒關係,反正能做到大概只有一個人,我可以答應鶴丸大嫂不說出去。」


「嗯,那謝啦。」鶴丸國永的反應淡然得讓審神喵害怕,再三問鶴丸國永是不是需要幫忙,終令他輕聲笑了笑:「難得主人有興趣看我的驚嚇,不認真回應是一種失禮呢。不過嘛,請主人先幫忙想到一個適合的時間和地點,以免誤傷他人,這個請求會不會很古怪?」


「不。」藥研藤四郎阻止貓咪反對,難得有方法可以滿足眼前的太刀的同時又可以防止孩子們受害……好的,他承認以往績看,一旦出事小藥絕對有能力用拳頭打趴鶴丸國永,他的擔心可能是多餘。現在只剩下挑選一個合適的時間和地點……


「喵!」審神喵舉爪,順便撥開阻擋她的短刀,再送他一個甩尾攻擊:「貓有辦法呢喵!鶴丸可以暫時改造道場,或者請南海老師做一個類似鬼屋的東西,叫……喵喵喵,驚嚇屋!只有進去的人才可以嚇,所以嘛,會進去就要有被嚇的心理準備,而且可以加入免責聲明呢!」


「好主意!」鶴丸國永的眼神明亮起來,這個不就是他想要的折衷方案嗎?可以瘋狂嚇人,又不怕會嚇壞不能受驚的人,藥研藤四郎迅即察覺太刀想「大開殺戒」的念頭,直接祭出要遵守一定的規則,可是鶴丸國永立刻反對:「不是接受驚嚇的人才可以進去嗎?再有規則會不夠有趣嘛……」


「批准權我有份,你不答應我不會批准。」


「……專制,先說看看。」聽到要求不過是不准傷人,發現有人受不了要停之類保障雙方的規則,白色太刀咋舌:「小藥研,你有多不信任我?就算再愛驚嚇,我也會知道要拿捏分寸。」


「上次沒拿捏好分寸的傢伙沒資格說這種話。」


「……是,是,答應小藥研就是,那我可以借道場然後再請南海太郎大人幫忙設計和改建場地嗎?」


「事後要完全還原。」


「這個當然,小藥研……你越來越不相信我,我很傷心……」有鶴假裝以衣袖拭淚,但戲太假,立刻被短刀吐槽:「麻煩假裝也拿出一點誠意。」


「這要求太難啦!總之,我會注意,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知道就好。」


時間也隨之定下來,好像又是在復活節假期期間。似乎,本丸的活動會突然很密集呢……算,不管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