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一六

深夜,天保組兩刀坐在床上牽着手互相依靠。


「到現在仍然感到意外呢,終於說了出來。」源清麿笑了笑,枕到水心子正秀的肩上,水心子正秀「呀」了一聲後,同樣枕到對方的頭上,神情比之前輕快不少:「沒想到大部分人早知道,我們一直忍着不說沒被視為失禮實在太溫柔。」


「最溫柔的是水心子呢,准許我任性。」

「那是『我們』一起作的決定,不是誰在任性。」


兩刀回想今晚宴會結尾時的一幕,亂藤四郎請有興趣上台親自祝賀的人,當然包括審神喵上台說出祝福、感謝的話,說話的對象當然是籠手切江,但他們沒想到一個小小的,一閃而過的念頭會得到主角和其他人的認同。


相比大家盛讚、感謝籠手切江的表演或是平日在本丸「工作」上的幫忙,天保組較希望感謝對方的開解和為自己打氣的事。


相信是太希望告知對方,告訴大家,源清麿當時拉着水心子正秀走到籠手切江面前,只是未開口又因為怕影響宴會氣氛,或者予人搶注意力的感覺,所以一時間無法開口。幸好籠手切江很快察覺他們的異常,細聽他們的想法不但沒有任何不滿,而且露出感動、高興的笑容,並請他們上台向大家宣佈。


「籠手切大人是一個溫柔、純真的人。」源清麿握緊水心子正秀的手,就像當時兩人一起步上舞台時那樣,當時源時麿先向籠手切江道謝說是他給他勇氣說出這些事,而且非常感謝他的開解,以及他的表演令他感受到活着的意義。


「很抱歉呢,要佔用各位一點時間去聽一些不大快樂的事。」源清麿只是說了他以前發生過令他痛苦的事,而且承認曾為以前的事幾乎做出無法勉回的事,並為那些事影響他近一年的內番工作和本丸氣氛道歉。台下的刀劍男士們由亂藤四郎開始,陸續請他加油,而髭切亦語帶笑意地往台上喊道說錯不在自己時不用道歉。感受到大家的鼓勵和熱情,源清麿繼續開口:「籠手切大人說得很好呢,要面對、認識自己的過去,因為那是屬於自己的歷史。聽到那刻真的很感動……對呢,以前刻意封鎖、忘記過去,實在太輕視僅僅屬於自己的歷史,我會努力學習如何面對。」


接下來源清麿感謝水心子正秀的愛惜和照顧,而且向他遞上麥克風他繼續。


「咳……那個……」水心子正秀花了片刻整理自己的表情、語氣,正式向所有人承認他們兩個已正式在一起,時間在源清麿情況最惡劣的時間。他一方面為隱瞞的事道歉,另一方面認真地表示作為政府出身的刀劍的關係,怕這種事情成為日後被針對的理由,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諒解,至少,請他們不要為難仍努力自我訓練的源清麿。


那時候,台下一片「早知道」的回覆,嚇了他們一大跳,而且立刻聽到他們大聲說願意為他們保守秘密。順便說啊,山姥切長義那刻的臉色、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在他旁邊的山姥切國廣幾乎笑至趴,不,已笑至蹲在地上,結果被山姥切長義暗暗踹了一腳。


「噗……」


「清麿?怎麼了?」


「突然想起我們宣佈時,山姥切大人們的反應呢……太有趣。吶,說起來,原來在stage上的視野、感受很特別,可能感受到大家的心情,看到不同的事。換了個角度,事情可以變得很有趣。」


水心子正秀靜靜聽着源清麿描述他的想法、感覺,這不只是當日心理治療師給他的「練習」,亦是他份內的責任。


正如在舞台上對大家作的承諾,他們會努力學習如何相處,慢慢和以前的事共處,希望可以走向和以前所學、所知、所見等等不一樣的未來。


同時亦學習相信,他們會得到大家的支撐,就像他們的話得到大家的掌聲、打氣聲鼓勵一樣。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