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一九‧五

「清麿,今天我很高興,清麿呢?」

「……水心子高興……呃……」

「不用急,可以慢慢想,無法立刻描述很平常。」

「嗯。」


兩刀回到房間梳洗休息後,靜靜坐在床上擁抱彼此。聽過「治療師」的解說,開始「練習」後,水心子正秀較願意花時間和源清麿一起摸索、尋回作為人身,得到心之後的情緒、感受、自我,被封鎖、被踐踏至以為已經消失之物,不是說「撿回來」就可以重新回到手上,要克服以往所遺留的恐懼和痛苦,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是一種以前從沒想像過的「戰鬥」。


「……好像……沒實感,但……同時很實在……這會不會很奇怪?」過了不知多久,源清麿在水心子正秀的懷裡抬頭,慢慢反問一個他認為只有一個答案的問題。


「不會。」水心子正秀認真並簡潔地給予答案,看到源清麿不掩飾他的疑惑,水心子正秀揉揉對方的腦袋後說出感受:「我的感覺和清麿大概很相似。原本以為早幾天已向大家公佈我們的事,加上我們早已結緣,就算今天再次穿上禮服當作一個儀式也不會有太大感受,但看到清麿的裝扮,伸着清麿的手出去接受大家祝福的時候……很不真實,但,高興之餘有一種莫名的安心、實在感。很有趣,很特別的感覺,對嘛?」


「嗯。」


表面上看來,他們的關係,甚至他人對他們的看法沒有改變,但是,真正經過一個「儀式」,卻會有種一件事實真正落實,得到承認,或者向他人證明自身的意志下的真實感。要說「儀式」嘛,老實也只能勉強說是呢,因為不算正統。要說嘛,較像貓咪主人宣佈要辦宴會的第二天和他們說,現世有些夫妻會把正式入籍和設宴的日子分開,或者以前因財政、時間等種種問題無法舉行一個向親朋好友,更重要是自己的願望所舉行的一個禮節,有一種完夢的意思。至於早陣子為拍婚紗照而辦的派對嘛……審神喵的看法很簡單:


「喵,現世也會有人這樣做喵,雖然不是很多,但那不算婚禮喲喵。」


很簡單粗暴地「解答」他們的問題,直接踹走他們擔心之處。


「水心子?」聽到水心子正秀突然笑了聲,源清麿不解地問。水心子正秀聽到後又笑出聲,輕吻源清麿的額角:「沒事,突然發現我的……我們的主人在某方面特別多有趣的主意。」


「水心子想依水心子的習慣說『我的主人』也可以。現在只有我們兩人,我比較想當水心子的妻子。」


「只是因為她也是清麿的主人而已,沒其他意思。」水心子正秀頓了頓,然後笑容裡多了幾分深意:「我剛才好像聽到清麿說比較想當我的甚麼?」


讀懂對方的意思,源清麿的臉瞬間紅透。


「若照『我的主人』的說法,今天同樣可以算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水心子正秀語帶雙關地用着他常用的稱謂:「請問要下甚麼命令?我的主人。」


「……就是說……」回答就會輸,源清麿意識到的時候只能愣住。


「若清麿不回答,那請問我可以直接對清麿做新婚之夜會做的事嗎?」水心子正秀知道剛剛已戳中源清麿的心思,所以進一步「催逼」對方道出他的感受:「希望得到清麿明確答應後才做。」


「當然可以呢……」源清麿遞上手環住水心子正秀的後腦,坐直身體吻過去,深吻一段時間後才放口:「早就準備好呢,可以請水心子今晚多點疼愛我嗎?」


「當然。」


今夜還很長。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