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一九

「喵喵喵!今天大家要大吃大喝玩個夠!」由於提出舉辦宴會的「人」是大貓咪,而且理由都是她給,所以由她主持也好,先說幾句當作為宴會定下類型也罷,總之就是把大家都知道的原因都包裝一下,變成「其他東西」。


「喵,對了對了,趁着大家都在,貓也順便宣佈一下呀喵,下星期!對,是下星期,是傳說中結界大幅更新,而且是召喚新人君的日子。為了我們可愛的日向可以有新家人、同伴,貓決定要用力丟資源下去,喵!和以往一樣,誰幫忙刀匠鍛出來誰可以許一個貓有能力實現,又沒違規的願望,喵!」


「知道!」刀劍們齊聲應道,不過有刀舉手:「吶呢,水心子先生和源先生不在場呢,我一會兒幫忙轉告可以嘛?」


「啊……貓忘記他們在準備!是貓失察,不好意思!!喵……那麻煩亂呢。」審神喵用力點頭,合爪爪語帶抱歉地說:那天貓都會主動找他們輪流試,貓希望有個藉口給他們再送一份禮物,讓他們可以去放鬆心情去玩甚麼甚麼喵。」


「嘻,主人若有心可以直接送耶。」亂藤四郎笑起來:「相信主人之前送過一些呢,理由不一定需要喔。」


「嗯嗯嗯,是,貓知道了,喵!」看到審神喵做了個敬禮的動作,大家均笑出聲,貓咪揮一下讓他們停下,然後說:「貓知道大家都想看我們重要的同伴今天盛裝打扮地出場呢,對嘛。」


全場響起一片掌聲,然後審神喵示意歌仙兼定彈奏他早已熟悉,由審神喵很久以前努力甩着貓尾巴指導下的旋律。


兩道純白的身影從緣側出現,沿着緣側步上舖上地毯的路到庭園,穿過一排排舖上白色餐桌布,上面放有一瓶美麗的花裝飾的餐桌,還有全部綁有蝴蝶結或是緞帶球裝飾的餐椅,隨着琴音慢慢步向細小,以白色為主調,飾有花壇的講台。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身上的禮服不是他們拍婚紗日所穿的一套,兩套全新的純白禮服,配上優雅閃耀又不會搶去風頭首飾或者配飾,畫面美麗得猶如夢境一樣。


「雖然仍然滿身傷痕,但兩隻小雛鳥終於可以安心展翅。」山鳥毛低聲說出感想。


「呀,愛可以克服一切障礙,我深深相信。」一文字則宗笑着點頭:「我會儘快得到可以讓那兩個小傢伙安心的證據。」


「御前?」


「嘿……現在透露日後不會有驚喜呢。嘛……或者說,為了大事可成,我不會容許有一絲外洩的機會。」一文字則宗搖搖紙扇,眼裡閃過睿智又危險的光芒。在台上的兩刀再次當着眾人面前立誓會守護彼此,而源清麿的誓言和拍結婚照當日相比,已減少退讓、自貶,不再是過度恭謹柔順,而多了幾分願意和水心子正秀一起守護彼此,以及努力和丈夫開啟屬於他們的幸福未來。聽完他們的誓言,自稱隱世的老爺爺滿意地點頭:「評分總算是優,那漂亮的小傢伙終於理解他們應是平等相待的人,希望他能身體力行,不會被壞習慣拉回去。」


「御前所言甚是。」山鳥毛遠遠望看源清麿:「翅膀傷勢仍重,但總算有所好轉,冀求有一天可以真正地展翅高飛。」


「一定可以,我保證可以讓他們可以安心再次展現光芒。敢輕視刀劍男士,玩弄我的人的傢伙,絕對會一個不留……在這種日子怎麼說這些可怕的話,哈哈哈哈哈,去吃東西吧!聽說燭台切小子,還有其他小子們弄了很多好東西。」


「我立刻去為御前準備!」一直聽着他們對話的日光一文字隨着審神喵宣佈宴會開始而衝出去。


「拜託喔。」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